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我的书架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九章

季怜星把一杯冰水递到江曙手里, 让她赶紧喝。

江曙接过水,昂起头喝了一口,液体滑过喉咙很快除去躁意, 在冰块儿的作用下总算是觉得舒服了些。

“鼻血还在流吗?”

江曙摇头,把小纸团拿下来,将带血的纸扔在垃圾桶里。

季怜星递给她一张湿纸巾, 让她擦擦。

“你最近饮食很清淡啊,不应该啊。”季怜星脑袋里还在想江曙到底吃了什么, 觉得唯一上火的那顿就是一周前的小龙虾了。

江曙擦掉鼻子周围的血迹,极力克制自己的眼神,尽量不去看季怜星,她漫不经心道:“可能荔枝味的棒棒糖上火吧。”

“这, 棒棒糖听了都要不乐意了。”季怜星接过江曙手里的水杯, 知道她在瞎扯, “擦完了赶紧睡觉吧, 可能是这两天熬夜了。”

“对,昨晚熬夜了,你不在那几天我也经常失眠,没怎么睡好。”江曙顺着季怜星的话说, 越说越觉得合理。

两人关灯重新躺下,鼻血刚止住的江曙相当克制, 甚至没有去抱季怜星, 觉得要缓缓。

她侧躺着,一只手压在脑袋下, 正面对着季怜星, 问她:“后天我要出差, 大概一周, 明天你有空么?陪我去逛逛街买套衣服。”

“白天可以。”

“那就白天。”

江曙说着说着,一只手搭在季怜星身上,是情不自禁的动作,搭了两秒意识到什么,于是手又收了回来。

季怜星觉得她奇奇怪怪,却又说不出所以然。

“有点困了。”江曙说,她翻过身,平躺着,盯着漆黑的天花板发呆,“晚安小刺猬。”

“晚安。”

季怜星在等江曙抱她,但这个拥抱等了很久都没等到,今晚她不当八爪鱼了?奇了怪了。

最后还是抵不住困意,季怜星很快便睡着了。

而江曙却再次失眠,以前只要是失眠必然是因为工作上的事,但今晚明显不同。

该如何描述那种感觉呢?江曙觉得,就好比一个从来只走陆路的人,今晚去水路走了一趟,看到的、感受到的都截然不同。

那种陌生的感觉从心尖里钻出来,好比一条犀利又恶毒的蛇,带来了终极审判,让江曙对自己产生了莫大的怀疑。

她在想,自己不会成了嘴里的那个傻瓜吧?那个对金丝雀动心的傻金主?

粘稠的夜,盯着墨黑的天花板,江曙越想心越乱,越来越慌,最终强行掐断这种想法,强迫自己入眠。

半夜降温,迷迷糊糊中,江曙翻过身将季怜星搂在怀里。

季怜星也主动迎上她的怀抱,枕在她手臂上,找了个合适的姿势,两人一同好眠。

清晨,季怜星睁开眼时,身旁的人已经没了影子,她伸手,抱起旁边的枕头,鼻尖抵在上面嗅了一下,还带着江曙残留的香味。

下楼的时候听到跑步的声音,在惊叹无数次江曙自律过后,季怜星明白她的成功绝非偶然,单纯从跑步这件事都能看出来。

季怜星趁着她跑步,钻进厨房里准备做早餐。

除了江曙平常喜欢吃的那几样,季怜星准备多做一样东西给她降降火,免得又流鼻血。

于是江曙跑完步之后,发现季怜星站在厨房做早餐。

她穿着那条睡裙,裙子长度刚刚没过腿根,腿暴露在空气中,又细又直,腿部线条非常流畅,是一双好腿。

江曙目光下移,落在她的光洁的脚踝上,是一种孱弱的骨感,就那么看了一眼,便有种想捏在手里的好好呵护的欲望。

厨房发出咕噜噜噜的声音,飘来一阵甜香,江曙走到季怜星身旁,有些好奇她在煮什么。

“冰糖雪梨,可以下火。”季怜星用勺子搅动了几下,换成小火慢熬。

说起下火,昨晚的场景浮现出来,好的,那种尴尬的感觉又来了。

“我去冲个澡。”江曙一秒都不能多待,转身及时逃离。

洗完澡后,早餐差不多刚刚煮好。

早餐是牛油果吐司加煎蛋,江曙的咖啡换成了冰糖雪梨。

两人坐在餐桌上吃早餐,客厅里的电视在播放财经频道新闻。

江曙偶尔会听一听,虽然大多数所谓的专家说的话可能也是割韭菜,但她敏锐的嗅觉总能捕捉到一点有用的信息。

季怜星也在听,两人都是金融专业,有些东西听起来更容易懂。

听着听着,季怜星好像想起了什么,“对了,江总,上上周分析ds集团的数据,总觉得有点问题。”

“怎么说?”江曙放下手里的食物看着季怜星。

“ds集团发行的股价波动很微妙,应该是有大庄家在搞什么东西,明天到公司我发一份资料给你看看。”

“是么?”江曙没想到季怜星工作时还能关注到这一块,“ds集团的大股东是张名岳的老婆,这个张名岳,我上周才和他谈了生意,现在他自己的公司也要和我们合作。”

张名岳,季怜星一点都不陌生,现在想起他还有点想吐。而且他还是有老婆的,竟然在外面这么放肆。

“呃……”季怜星在想要不要提打赏的事,但一想到江曙的性格,还是算了。

到时候张名岳打赏五万江曙能打赏十万,最终浪费的还是江曙的钱。

于是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

季怜星巧妙地转移话题:“你不是今天要买衣服么?我们什么时候出门?”

“吃完饭就去吧,上午逛,人少些。”



江曙买衣服一向都很简单,一般就那几家,也是季怜星从前都不会踏进去的那几家。

店内满满亮白色的灯光,营造出一种现代感和华丽感。

导购看到江曙,大老远就露出了笑容,凭借多年的销售直觉,她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差钱,从她手上提的那款包包便可以看出来。

“两位女士好,请问这次需要购买什么类型的服饰呢?我这边可以给您推荐。”

“看看风衣。”

“好的,两位这边二楼跟我来。”导购做出礼貌的手势为两人带路,一路上她都在给江曙介绍本季最新款最流行的风衣。

到二楼过后,导购继续介绍道:“女士,这款trench系列的风衣您觉得怎么样?它是单排扣的宽松版型,腰部也是有收腰设计的,您身材好,很适合您。”

江曙看了一眼,“这款我有了,有别的推荐吗?颜色稍微淡一点的。”

“哦~这款您有了。”导购露出更灿烂的笑容,转身赶紧拿了另一件,“您看看这件呢?它也是trench系列的,它是精纺的嘎巴甸面料,经典卡其色,搭上这个麂皮环扣,相当衬托您。”

江曙想都没想直接说:“那就这件吧,包起来。”

导购脸都快笑烂了,“好的,我这就给您包,您还有别的需要么?”

江曙目光落在季怜星脸上,笑道:“给她买一件。”

季怜星一秒惊恐,“不不不不,我不要!”

她不是在客气,而是真的不想要,她知道这家店的价格,随随便便一件衣服肯定是五位数,就刚刚江曙那件衣服就要两万块。

导购当然不能错过挣业绩的机会,站在一旁添油加醋:“女士,您这么漂亮,我给您推荐一款吧,您肯定喜欢。”

她拿了另一件衣服,对着季怜星说:“这件淡咖色的轻便大衣,和这位女士刚刚那件很搭的,您穿的话,肯定好看。”

江曙站在一旁,听到“很搭”两个字,她已经自动脑补了她和季怜星各自穿着衣服走在路上的样子,好像是挺像情侣装的。

“挺好,包起来。”

季怜星吓得脸色苍白,“江总!我不要!”

“必须要,给我包起来。”

导购当然是听江曙的,笑吟吟道:“穿着肯定好看!我这就去给你包起来。”

季怜星说了一万个不要,导购好像听不见,赶紧打包,带着江曙去结账,结账过后还不忘夸季怜星好看。

季怜星心想好看个头,太浪费钱了,内心已经在暴风雨哭泣。

她刚刚看了价目表,她那件衣服的价格是16500,江曙是20500,这加起来就快四万块。

江曙买衣服前前后后还没到二十分钟,感觉比买一包盐还简单,季怜星拎着那个袋子挺着急的。

“能退么?江总,真的不想穿。”

江曙停下脚步,“买给你的你就好好收着不好吗?”

“不好。”季怜星把袋子塞到江曙手里,“太贵了,和我不搭。”

“有什么不搭的,它就是一件衣服,怎么穿不是穿呢?”江曙有点不明白,以她的经验,给金丝雀买衣服,没有哪个是不高兴的,结果今天还真来了一个不高兴的。

“就是因为它是一件衣服,所以我觉得一万六千五就买一件衣服很不划算啊,我心里负担重,没法穿它。”

季怜星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目光毫不畏惧,“而且,江总,希望你理解我一下。什么经济条件穿什么衣服,我穿两三百的衣服挺开心的。”

江曙看着她,觉得她好认真,于是也情不自禁要认真回答她:“这只是我表达喜欢的方式。”

季怜星愣了下,又说:“我理解你,但是下次不要这样子了。你不能把你的金钱观加在我身上,同样我也不会说你不能穿这么贵的衣服,互相理解,好吗?”

江曙有种花了钱还被训的感觉,但她又觉得季怜星说得对,有时候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别人不一定觉得好。

“好吧,听你的,下次不买了。但这件你还是收着,因为不能退了。”

季怜星只能答应下来,但相当心疼,对江曙来说难道钱不是钱吗?

唉!

两人一人拎着一个袋子出门,刚走没两步便听到门口有人在吵架。

“赵宁倩你真的太虚荣了!”

“我怎么虚荣了?你是我男朋友,给我买东西有错吗?”

“前阵子我才花三个月工资给你买了个包,你还要怎样?”

公共场合,女方也不注意嗓音,放高了分贝说:“冬天快来了,我想买件衣服你都没法满足我,真不知道怎么当初看上你什么,作为男人你不能有点上进心吗!”

男方明显被这句话激怒,指着女方的脸一阵臭骂:“两万八的包包,一万六千五的风衣,你他妈疯了吗?你他妈就是一个捞女,捞女,你懂吗?遇上你我倒了八辈子的霉!”

女的听了明显愣了一下,发现周围的人多了起来,目光一转便看到了江曙和季怜星。

三个人目光交接在一起,mia表情瞬间慌张,视线立马转移,背过身去。

季怜星也没心思看热闹,拉着江曙反方向走。

背后传来男人的骂声:“从今天开始你爱找谁找谁,别他妈来祸害我!”

季怜星一边走一边想,原来mia名字叫赵宁倩,刚刚发生了什么也很明显,她男朋友无法满足她的购物欲。

但这些她都不关心,主要是mia看到她和江曙一起逛街,不知道会不会又搞什么八卦,真是冤家路窄,哪儿都能看到她。

“你觉不觉得她挺奇怪?”江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嗯。”季怜星点头,“她男朋友说的那个包上周我见过。”

“哦~我明白了。”江曙不放心,又添了句:“以后离她远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