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我的书架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六章

季怜星脸颊滚烫, 烫意从耳根延伸到脖子,肌肤泛起一抹粉红。

是真的害羞了,害羞到觉得整个空间都变成了火炉,得出去透透风才行。

“我出去一下”季怜星转身就走, 简直比第一次在酒店时逃得还快。

江曙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 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意料之中的结果,小刺猬要是能变成大老虎, 那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 有时候知道季怜星会害羞, 但偏偏就爱逗她,要是看到她脸红,会有种莫名的成就感,至于为什么,江曙自己也搞不懂。

逃出浴室, 季怜星小喘着气出来, 解开衬衣第二颗扣子, 走到阳台吹风。

江曙刚刚很明显是故意, 两人其实都心知肚明,洗澡是不可能一起洗的。

但就算知道她是故意的, 却还是忍不住面红心跳,季怜星有些懊恼, 每次都被江曙捉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捉弄捉弄她。

趴在阳台栏杆上吹了会儿风, 身上的温度总算降了下来, 但嗓子还是有点干, 季怜星便进屋倒了杯水喝, 一杯凉水下肚, 身上的躁意才消散。

她朝浴室方向走去,到门口的时候轻轻敲了一下。

“江鼠鼠,好了吗?快十分钟了。”

“好了。”里面传来她的声音,“但我没拿睡衣。”

“喔,那你等等。”

还得给她送睡衣,那等会儿岂不是又要看。不过看就看吧,都是女孩子,她有的自己也有。

想法是简单的,但当她真正站到江曙面前时,那画面还是令人血脉喷涌。

缓缓激荡的水面,露出江曙冷艳的脸,淡粉色的池子里,漫出几缕葡萄酒香。

江曙的双颊因着水气变得绯红,几根沾了水的头发贴在侧脸,双目里藏着撩人的光。

季怜星只看了一眼,便觉得自己好像醉了,仿佛一斤白酒直接倒入喉咙,不但喉咙发烫,脑袋还晕。

她把睡衣递给江曙,抬起头去看落地窗。

“你先穿,我出去了。”

江曙伸手接过衣服,“别走,你不洗澡?”

季怜星站在原地,脚趾抓地,浑身都不自在。

听到江曙从水里出来的声音,扑腾而来一股热气,仅通过余光好像看到了什么,但又没完全看清。

“到你了。”江曙脚踏出浴缸,替她把缸里的水放走,指了指那瓶红酒,“泡澡的时候倒一点进去会更舒服。”

季怜星直点头,发现江曙朝她走来,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紧接着,另一只手也攀了上来,继续往下,手指落在季怜星的衬衣扣子上。

季怜星红着脸压住她的手,一声惊呼:“我自己来!”

“洗得干净吗?”江曙偏头看着她,善睐的眼里带着勾人的光芒,说话时,还不忘在季怜星的浅沟中间轻轻拍了下。

“洗得干净!”

江曙只是逗她,并没有真的要帮她洗澡的想法,好像只是想看到季怜星脸红的模样,达到目的的江曙很快离开,留下季怜星一人在浴室里凌乱。

坏女人,江曙是个妥妥的坏女人!

季怜星在浴缸里泡了很久,大概一小时。她按照江曙说的做,泡澡的时候倒一点红酒,但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同。

上楼的时候江曙已经睡着,估计是她本身就有点醉,挨上枕头很快就困了。

一天的劳累,季怜星也很累,轻手轻脚到她身旁躺下。

黑夜寂静,房间里静悄悄的,江曙睡熟了,呼吸均匀,季怜星侧过身,一只手搭在她身上,轻轻搂着她,靠在她的肩膀上,轻轻一嗅,浅淡的馥郁化开,感到心安。

她想起了今晚江曙说过的话,背她回家的时候,她说就那样挺好的,还说感觉就像在谈恋爱。

谈恋爱。

一个遥不可及却又带着诱惑力的词,季怜星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如果江曙是她的女朋友,那她要把世界上最好的最浪漫的东西都给她。

窗帘缝隙透进一道月光,光线落在木地板上,拉长至床沿一角。

季怜星抱着江曙,静心感受江曙的心跳,她的心跳节奏平稳,季怜星觉得自己跳动的频率是她的两倍。

床头的月光它会读心术吗?

如果读懂了,能不能给她一次大胆爱江曙机会呢?

都说人类都把幻想留在了夜里,迎来白昼还是要面对生活最原本的样子。

这简直就是季怜星的真实写照,好像她的美好愿望永远都在梦里。

第二天清晨,周六,天空下起了小雨。

白天季怜星和江曙窝在家,江曙在书房办公,她在客厅看电影,晚饭过后,她一如往常,该去酒吧驻唱。

“先走啦~”这是季怜星低头穿鞋时对江曙说的话。

届时江曙正在客厅打电话,她转过身对季怜星点了一下头,两人目光相触,都笑了。

江曙隔空对她做了一个飞吻,对她比手势,说晚上唱完去接她,现在打电话忙。

季怜星点点头,在关门的时候回了她一个飞吻。

走出一楼,季怜星撑开伞,背着她的电吉他,到小区门口打车。

天气冷了,她穿着一件黑色大衣,裹上了江曙从衣柜里拿出来的一条围巾,格子围巾上还有江曙的味道。

季怜星低头,将下巴埋进围巾里,深深吸了一口,唇角止不住上扬。

计程车停在小区门口,季怜星打开车门钻进去,目的地是pilot。

想了很久,她最终还是和酒吧老板提出了结束兼职,她想提前结束合约,老板同意了,所以今晚是她最后一次演唱。

凡事都有最后一次,特别是在知道这是最后一次的前提下,人的心境往往会不同。

当初去pilot唱歌虽然只是为了赚钱,但唱了几个月还是有了感情,季怜星是个有始有终的人,她喜欢好好开始好好结束。

车子很快停在pilot门口,一下车便感受到一阵浮躁的吵闹。

她踏进pilot,熟悉的音乐响起,昏暗的灯光下,是年轻人毫不吝啬挥霍的青春,灯光闪耀着,却无法完全照耀每个角落,她避开人群,钻进后台化妆。

“要走了?”造型小哥一边给季怜星扎脏辫一边问她。

“对啊,最后一次。”

小哥露出了然的笑容,“挺好的。”

晚上九点,舞台中央,那个涂着鲜橘眼影的女孩坐在高脚凳上,纤长的手指放在吉他上,拨动了第一个和弦。

“大家好,我是bella,感谢这几个月以来大家的支持,今晚是我在pilot驻唱的最后一次,还是老规矩,先唱歌。一首经典老歌《风继续吹》送给大家。”

台下响起激烈的掌声,狂热粉是离舞台最近的一个男生,他一边尖叫一边抹眼泪,嗓子都吼得沙哑。

季怜星低头看着他,才恍然,这个男生好像每次都来,但她几乎记不得他的样子,印象淡淡。

季怜星挪开目光,唱出第一句:

“我劝你早点归去,你说你不想归去”

她很少唱粤语歌,但因为嗓音好,音色极佳,并不影响歌唱的质量。

“我看见伤心的你,你叫我怎舍得去”

灯光绚烂,颜色明暗交叠,光影落在她的肩膀上,她纤瘦的身躯并不能融入这份虚华。

如同独立于另一个世界,在另一个地方唱歌,好似灵魂已经掀开屋顶,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只是那句躯壳坐在那里嘴巴张合着。

“我已令你快乐,你也令我痴痴醉,你已在我心,不必再问记着谁”

二楼vip坐着那个戴墨镜的男人难得也被歌声本身吸引。

整首歌唱完,张名岳和所有人一起大声地喝彩。紧接着,季怜星背后的屏幕上再次亮起了烟花,比前几次都多。

张名岳毫不吝啬,直接打赏十万。他好像还不过瘾,拿出手机对着季怜星拍了好几张照片。

照片拍了好像还是觉得不够爽,吵闹喧嚣中,张名岳突然露出笑容,好像有了新的想法

江曙收到消息的时候刚办完公,张名岳一共发了五张照片给她,虽然背景很黑,但舞台中央季怜星的模样很清晰。

【什么意思?】

张名岳那边很快回复她:【江总,这个人像不像你的小助理?】

江曙看到消息,抓起手机起身捎了件衣服就往外走。

她的心跳很快,是慌张的快。她本不愿多想,但还是忍不住要想起昨晚季怜星衣服口袋里的名片。

张名岳的名片为什么会在季怜星的口袋里?现在又发照片来什么意思?

江曙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他们不认识啊,季怜星昨天不也是第一次见张名岳的样子么?可是名片又是怎么回事?

其实不是没想过要去问清楚,可觉得两人之间至少要有一些信任。但现在张名岳又发这么几张照片过来,很难不怀疑。

保持冷静,江曙一边朝停车场走,一边暗自对自己说,冷静下来,事情不一定就是她想象中那样。

她沉着性子开车,一路赶往pilot。

到场时,季怜星还在唱歌,她身后的屏幕里烟花还在持续绽放,显示vip号码的张先生十分钟前为她投了100个烟花,5分钟前又投了100个,一共二十万,场子明显比之前更炸。

江曙站在黑暗中,暗中观察,不发一语。

季怜星坐在舞台中央唱着一首英文歌,二楼的张名岳非常捧场,他大声表扬,不停为她喝彩,季怜星虽然没有回应他,但张名岳点的歌她还是会唱。

他们认识吗?在昨天之前就认识吗?张名岳是第一次来吗?看样子不像。

季怜星为什么从来没有提起过?她有什么秘密吗?

江曙向来不是一个妄下断论的人,她明白,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也许有的东西是她脑袋里捏造出来的,她必须搞清楚事实到底是怎样的,于是她就一直那么站着。

看着张名岳不停点歌,季怜星不停唱歌,漫长的一小时终于过去,直到季怜星结束演唱。

散场了,季怜星收拾好吉他,转身去了后台。

夜已深,酒吧门口依旧嘈杂,年轻人陆陆续续出来,一群蓝毛黄毛勾肩搭背,顶着雨过了马路往夜市街走。

江曙坐在酒吧斜对面的家便利店里,透过玻璃,目不斜视注视着酒吧门口。

她见季怜星背着吉他出来,冒雨之中,张名岳跟在她身后走了出来。

他拍了一下季怜星的肩膀,季怜星有些惶恐,左右看了眼,看样子是想避嫌。

张名岳一双手搭在季怜星肩膀上,很快被季怜星拍开了。

紧接着,张名岳开始笑,笑容有些猥琐,他主动靠近季怜星,凑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

季怜星脸色苍白。

“拜拜,宝贝~”看口型好像是说的这两句。

张名岳朝她挥手,嘴巴张合好像又对季怜星说了句什么,紧接着,他冒着雨钻进了一辆跑车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