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50章 第五十章

我的书架

第50章 第五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章

午饭过后, 季怜星接到了喻梦的电话。

“好啊,把熊熊带过来吗?”季怜星隔着电话都在笑,“我还嫌三天少了呢, 包在我身上了。”

挂掉电话,江曙问她们说什么,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喻梦说她出差几天,收养猫咪那边的商家出了点问题, 她说把她的猫给我养几天。”说完这话季怜星很快意识到什么, 添了句:“你不喜欢猫的话我可以带到宋家三院子去养的。”

“不准。”江曙一秒反驳,“你不准回去, 把猫接过来就是,我喜欢的。”

喻梦是个爱猫人士,她对自己的猫向来都是百般呵护。

这边季怜星答应过后,她马不停蹄打车把她的小猫咪送了过来,竟然大包小包拎了两口袋, 像是妈要出差不放心孩子似的。

“这是猫砂盆啊,猫粮和罐头,还有一个智能摄像机, 你连接到手机可以时刻观察到它。”说完这话喻梦才看到季怜星身后的江曙,有些抱歉道:“江总,我来不及了, 两小时后的飞机, 打扰你们了!”

江曙露出笑容,“没事的,我们会照顾好你的熊熊的。”

这边喻梦火速说拜拜, 前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便离开。

季怜星怀抱里多了一只温顺的小猫, 纯白毛, 一双异瞳眼,是一只妥妥的猫中美猫。

“它好可爱呀!超级温顺的。”季怜星抱在怀里替它顺毛,有些爱不释手。

江曙站在旁边,和小家伙目光对视了一下,有被萌到。

“给我也抱抱呢。”

季怜星把熊熊递给江曙,小猫顺势钻进江曙的臂膀里,相当乖巧,一点都不怕生。

江曙其实从来没养过宠物,但这小家伙很亲昵,竟然伸出小舌头舔她的手,一瞬间觉得心都要化了。

“它真的好可爱啊。”

难得能在江曙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看来是真的萌到她心尖尖上了。

“那你抱着,我去弄猫砂盆。”季怜星拎起喻梦那大袋小袋的东西,真的是什么都有,喻梦‘老母亲’真是辛苦了。

弄好猫砂盆,季怜星看到袋子里的摄像头,心想还是插上吧,这样上班偶尔也好观察小猫的动向。

在插摄像头的时候,季怜星发现现在的真的是高科技,还有自动识别功能,小猫跑到那里摄像头就跟在哪里,商家真的是满足了铲屎官们的各种需求。

一切完毕,转过身发现江曙还在逗猫玩。

“这只是纯白英短猫,你这么喜欢,干脆以后我们也养一只好了。”

江曙指尖还放在猫肚子上挠痒痒,毛绒绒的触感很治愈,她抬起头,点头笑道:“可以,真的挺可爱的。”

季怜星也蹲身,和江曙一起撸猫。小猫咪阖上眼睛,发出猫呼噜,似乎特别享受。

“就这么决定了,那我们以后就养一只吧。”

恋爱之后有什么变化呢?觉得空气都是甜的,干什么都开心,江曙觉得生活前所未有的快乐。

从前没有谈恋爱的想法,也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那么热衷于谈恋爱,直到江曙自己也遇到了喜欢的人。

和季怜星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很快。

转眼来到周一,每个周一都是不想上班却又不得不上班的一天。

几分钟前,江曙已经醒来,她正在观察季怜星的睡颜。

小刺猬习惯侧着睡,手放在脸颊下,双颊溢出淡淡的粉色,微微卷翘的睫毛偶尔颤动几下,好像在做梦。

被子半遮着的,是她呼吸时上下起伏的地方,那一抹小浅沟无时无刻不在敲打着江曙悸动的小心脏。

像是可口的小蛋糕,想咬一口。

“小刺猬,起床了~”江曙的手放在季怜星的腰上,轻轻一揽,季怜星便钻进她怀里。

“不想起床。”她声线慵懒,眼睛还是闭着,顺从地往江曙怀里钻,脑袋自然贴在江曙锁骨上,有点撒娇的意味,“冬天太冷了。”

“乖,快起床,开了空调呢。”江曙拉开被子一角,故意掀起一阵冷风。

“呜!”季怜星只能往江曙身上贴,“快给我盖上,我再睡五分钟就马上起床!”

“五分钟,你说的哦。”江曙在季怜星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起床,她没有赖床的习惯,从小到大都是说起就起。

“那我先下去做早餐,要是你到时候没下来”江曙目光落在季怜星的腿上,小粉色睡裙遮盖是她昨晚探索过的美妙境地,“要是没下来,就再让你叫一百次姐姐。”

一百次姐姐。

短短五个字让季怜星梦中惊醒,她想起了昨晚发生过的事,直接一个哆嗦,赶紧穿衣服起床。

早餐依旧是老三样,简单但味道不错,而且咖啡喝了也相当提神。

两人穿上工作装一同去上班,季怜星傻乎乎地提议自己还是坐地铁去上班,结果被江曙一把拉进车里。

“在副驾驶给我坐好了,你就安安心心在我车里坐好。”

这边季怜星只能乖巧点头,谁叫她是江曙呢,经历了昨晚的事,季怜星才知道江曙有多霸道。

为了避嫌,江曙把车停在公司附近,让季怜星过马路步行。

季怜星进入写字楼等电梯。vip电梯直通25层以上的楼层,不包括25层,所以员工只能坐普通电梯,江曙停完车也来凑热闹,两人好像一秒钟都离不了似的。

早班高峰期,人群似粥,两人挤进电梯里,大家又是老样子,纷纷变成了压缩饼干,背贴背,手挨手,但所有人还是在狭小的空间里保持安全距离,只有江曙和季怜星来了个无缝贴贴。

别人看起来也没什么问题,但只有季怜星知道江曙有多恶趣味。

两人靠在电梯一角,江曙一只手轻轻搂着季怜星,另一只手在她的背后缓缓画圈圈,指腹隔着面料,有意撩她。

痒意盖过季怜星背部那一片肌肤,升起一片热意,季怜星抿唇,低下头,暗自踩了江曙一脚。

叮。

电梯中途停下,出去一群人,空间剩出来,季怜星瞥了江曙一眼,眼神警告,及时远离她。

江曙眉毛上扬,就那么看着季怜星,目光里噙着几丝讥诮。

该死,她好嚣张。

停在25楼时,季怜星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出去,心想晚上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江曙,掐一掐她的嚣张气焰。

又是日常上班,每日到岗熟练地查阅邮件,看看今天要做什么事,这是季怜星工作以来养成的习惯。

快到九点钟,mia掐着时间走来,这也是她的习惯,总是在上班打卡前一分钟来,而且每次都不迟到。

她路过时,季怜星抬头看了她一眼,两人目光相视。

季怜星发现mia穿了一件新衣服,是上次陪江曙去逛的那家店里的,这大衣应该没个两万拿不下来,看来她对奢侈品真的非常执着。

路过时,mia对季怜星笑了下,笑容比以前更加自信,服饰的昂贵给她增加了不少的底气。

季怜星只是敷衍点了点头,开始准备工作。

周一,对做金融的人来说,通常都是最忙碌的一天,大部分时间大家都是到岗之后便投入工作,闲谈的时间很少。

但今天却和往常不同,不知道是谁开启的话题,几个组员开始窃窃私语。

刚开始季怜星没放在心上,只是零散几个词飘进她的耳朵里,越到后面越不对劲,她发现他们的话题很特殊,好像在谈论江曙。

“真的吗?可别乱传啊!”吕凡皱起眉头,明显刚刚的内容引起严重不适。

“是真的啊,婚内出轨,亏她老公还天天来公司呢,她还能搞别的小白脸,你敢信?”小组内最八卦的女孩说得绘声绘色,好像她就是江曙和小白脸躺着的那张床,什么都看到了似的。

“天啊,她可是我女神啊,我的房子塌了。”吕凡捂住耳朵,表情相当痛苦。

季怜星放下手里的工作,仔细听他们的对话,大概是说有人传江曙最近包养了一个小白脸,对不起李向彦之类的,还牵扯到江曙有孩子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所以你是听谁说的?”季怜星转过脚凳,看着八卦源头女孩。

那女孩愣了一下,镜框下的一双眼里透出几丝慌张。她目光晃悠,最终停留在mia那里,接着又看向季怜星,“我听说的。”

季怜星蹙眉,“听说,这种没实锤的还是少说吧,万一不是真的那影响真的不好。”

这时刚开完早会的组长匆匆忙忙走来,他刚被训了这个月小组业绩不好,发现这几人还有心思闲谈,气不打一处来。

“干什么?数据搞完了?分析完了?你们加班加点做出多少内容出来啊?现在不做是要我帮你做是吧?啊?”

几人同时转身,对着电脑开始工作,组长发起火来可真的不好惹。

季怜星盯着电脑发呆,周围传来密密麻麻的键盘声,她却一个数据都看不进去,有些心烦意乱,到底是谁在传谣?

她比江曙更在意江曙的名声,她都能想象到午饭过后,几乎整个部门的人都会知道这事,一件事只要让人足够感兴趣,它的传播速度是不堪设想的。

是谁?季怜星脑袋里蹦出一个人的名字,张名岳。

那天在酒吧门口,张名岳的确是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事情,但有一件事,季怜星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

因为那天从张名岳口中听到“你和江曙竟然是拉拉,你觉得传出去江曙的名声会好么?”,季怜星觉得不可思议,张名岳为什么会知道?自然而然脑袋里又蹦出另一个人的名字。

季怜星转身看了mia一眼,发现mia正气定神闲地工作,她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数据,好不悠闲。

这两个人会有联系么?但他们好像不认识吧。

想起那天张名岳说过的话,以及给过的选择,再加上今天上午那些人的传言,季怜星更加烦躁了,好像有的事情就那么突然,完全没给她准备的时间。

或许得尽快做出一个选择,要么把这件事告诉江曙,要么像张名岳说的去会会他。

但如果告诉江曙,江曙会怎么解决呢?问题是现在所有事都是设想,到底是不是mia,是不是张名岳,这一切都没有定数,如此贸然去告诉江曙,这件事会不会处理不好呢?

季怜星心里没有答案,也不知道张名岳葫芦里卖的什么瓜。

正当烦躁至极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下。

【中午一起吃饭吗?小刺猬。】

季怜星看到江曙的消息,第一反应当然想吃,但一想到刚刚同事的对话,如果她们去食堂,恐怕不太好。

结果下一秒江曙的消息又弹了出来:【不去食堂,在我办公室吃。】

她们之间好像有种默契,江曙总是知道她在想什么。

【嗯嗯,我中午来找你。】

一到午饭时间季怜星便直奔28楼,整个上午她都在担心,害怕江曙会不会听到什么闲言碎语,但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江曙没什么异常,好像她还不知道这件事。

季怜星暗自松了口气,不知道最好,以免影响心情。

两人一起吃午饭,上一次是对坐着,这一次江曙主动要求坐同一侧,说是好夹菜一些,说是夹菜,但事情的发展好像和季怜星想象中不太一样。

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吃着吃着就坐到江曙腿上去了,她怀疑江曙在故意引诱,不然怎么回事呢?

桌上的菜好像已经没了诱惑力,好像江曙的唇要香一些,两人一番缱绻,不拘不泥,将心头的喜欢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

之后季怜星趴在江曙的肩膀上,喘着气问她:“你是想吃饭吗?我觉得你是想吃我。”

江曙笑出声,手停留在季怜星的腰上,她觉得自己的小女友怎么看怎么可爱,“没办法,我整个上午都在想你。”

季怜星听了感觉耳朵痒痒的,总觉得江曙很爱说情话,幸福的同时心里又酸酸的。

“江曙,你到底对多少女孩儿说过这样的话啊。”

“就只有你。”

“我不信。”

江曙表情严肃起来,“是真的,我对别人可不说这些。”

“那我就勉强相信你吧~”那种酸涩感很快从季怜星心里散开,取而代之的是甜蜜。

午饭倒是真的没怎么吃,两人抱在一起睡了个午觉。

季怜星临下楼前江曙送给她一盆宝石花,说是在妈妈花圃里移栽过来的,让她放在办公桌上。

捧着那株淡紫色的植物,季怜星的小心脏砰砰直跳,和江曙谈恋爱真的很好,有种被照顾被在意的感觉。

季怜星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当她回到25楼,又听到了有人在窃窃私语,经过早上的事情之后,总觉得她们在八卦江曙,心里不是滋味。

回到工位上,发现吕凡和八卦女孩还在聊天。

“天啊,怎么是女孩啊!!?她竟然搞百合???”

“是啊,骗婚呢,小李哥实惨。”

“你确定吗?你听谁说的啊?”

“你管听谁说的,无风不起浪,反正咱们部门的人都知道了。”

季怜星拉开凳子,把宝石花放在桌子上,盯着多肉状的花瓣看,突然有点难过。

她打开电脑,想把上午没做完的工作继续做完,吕凡他们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里,让她很难集中精力。

她该怎么办?去捂住他们的嘴吗?还是生气发火让他们闭嘴呢?好像都无济于事,有些东西腐烂在人们的脑子里,即使堵住他们的嘴,脑袋还是能加工一百遍。

现在能做的就是知道这件事到底是谁传出来的,除了张名岳,季怜星实在想不出别的人了。

不能继续下去,如果是张名岳,这种疯子指不定还能做出别的事,那天他说过他不会罢休的。

季怜星思考许久,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或许在找张名岳之前,该先去找找那个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