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我的书架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六章

江曙和李向彦离开宋家三院子的时候, 门卫大爷还在继续看他的动物世界,电视里那只凶猛的豹子最终还是没捉住逃跑的麋鹿。

“走啦?”大爷乐呵呵道。

江曙心烦意乱,无心闲聊,所以只是点头。

两人踏出宋家三院子, 江曙对李向彦说:“打电话给兰越, 让她出来喝酒。”

李向彦刚想说什么, 江曙打断他:“打电话就行,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话语中明显带着冷感,或者说, 是比冷漠更可怕的东西。

兰越接到电话时很是忐忑,做贼的那个总是心虚的, 她不仅怕江曙,连李向彦也怕。

好在李向彦这边并没什么异常, 他语气平和得跟往常没两样, 只是说江曙失恋了心情很不好, 当朋友的要不要出来陪她喝喝酒。

兰越松了口气,随之心头有种得逞之后的快感, 这对她来说是个好消息,于是在电话里也不忘挑拨离间:“我就说吧, 这些捞女个个心机到不行, 她的下家多着呢,分了也好。你们在哪?我马上过来。”

“江曙说晚上七点约在她家。”

“行。”

李向彦这边挂了电话, 不敢说话,他刚刚开的免提,兰越说的话一字一句都传进了江曙耳朵里。

“李向彦。”

“嗯?”

“你应该知道我要干嘛, 她不仁, 就不要怪我不义了。”

李向彦沉默不语, 如果他遭到这样的背叛,他觉得自己应该会比江曙更愤怒。

太了解江曙的性子了,江曙从不主动挑事,但也不好惹,狠起来是比蝎子更恐怖的女人,在江曙的法则里,背叛等于踏入禁地,兰越已经触碰到她的底线,恐怕会不好过。

“在我和兰越之间做个选择吧,就现在。”

果然还是选择撕破脸么?

李向彦想都没想直接回答:“我选你。”顿了顿,又道:“不仅仅是因为你是江曙,更是因为我明白选择背叛的人不会只背叛一次,所以,我和她不能继续做朋友了。”

那瞬间李向彦蓦地有点难过,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三个人会走丢一个,那感觉就像是蜜糖里多了一口苦药,怎么尝都不会再回到从来的味道。

之后两人一路静默无声,沿着老巷往外走,两边都是待拆迁的老房。

江曙抬头,看着房檐上的瓦片,忽然觉得他们的友谊就像这些房子,曾经的光辉岁月是真的,但如今的一半废墟也是真的。

晚上七点,兰越准时出现在江曙家门口,她摁响门铃,前来开门的是李向彦。

“江曙呢?”

“在厨房做饭。”李向彦看了兰越一秒,很快目光挪开。

兰越未察觉到什么,十分自然地进了屋子,还小声问他:“江曙还好吧?”

李向彦只能答:“嗯。”

厨房内,江曙在煎牛排,是做的前天兰越的同款菜。

那边兰越想来厨房帮忙,李向彦拉着她,说是先让江曙一人静静。

半小时后,三盘西餐上桌,李向彦从酒架上拿了一瓶红酒,接过江曙的杯子,替兰越倒上。

气氛有些奇怪,却说不出哪里奇怪。

兰越拉开凳子坐下,江曙暼了她一眼,递给她一副刀叉。

“好久没聚一聚了,我们仨。”江曙说。

李向彦低头,沉默寡言的,只干瘪瘪答了个字:“是。”

倒是兰越放得开很多,“是啊!太太太怀念一起吃饭的日子了!”

江曙端起酒杯,唇角勾起笑,“碰一杯。”

“碰一杯就碰一杯,江曙,你值得更好的。”兰越唇角的笑意漾开,举起酒杯和江曙碰了一下,李向彦磨磨唧唧,甚至有些敷衍地加入其中。

兰越抿了一口,醇厚香甜的葡萄酒香气绕于唇齿之间,冰凉的液体滑入喉咙。

李向彦低下头。

江曙侧目看着兰越,目光的笑意未达眼底,藏于瞳仁之下的是无尽的冷漠。

“兰越,加了扑尔敏的葡萄酒好喝吗?”

刹那间,兰越眼里的笑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慌张。

“你什么意思?”

“问我干嘛呢?我想你应该最懂了。”江曙手里的酒杯狠狠一泼,鲜红的液体扑在兰越的脸上,甜腻的酒沾湿了她的发丝。

兰越一双手悬在空中,整个人完全愣住,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你算计我?”

江曙摇头, “算计?你怎么能用这个词?”

她转过身,指向客厅电视柜的方向,那个白色小人摄像头正对着他们。

“你知道有摄像头吗?”

她的语气平静而冷漠,目光里却有情绪,如同宁静海面下的深深暗涌。

兰越面容失色,不过一秒钟的时间血色散尽,慌张涌上心头,她就那么看着江曙,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曙低头,拿起刀和叉子,在血淋淋的牛排上割了一刀,两刀,三刀,再用叉子叉起渗血的牛肉,递到兰越面前。

“兰越,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没有任何预兆,江曙把叉子扔在兰越的餐盘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哐当。

与此同时兰越肩膀颤抖了一下,完全被吓到,还没回过神来,领子已经被紧紧攥住,随之是江曙那张脸,平生而来最陌生的一次,表情冷血到好像从未认识过。

啪!

狠狠一耳光。

啪!

反手一耳光。

嗡——

被扇了两耳光的兰越有些耳鸣。

“兰越,这是我们的散伙饭。”江曙低头,长发遮住她的侧脸,看不清她的表情,“不是因为你只该挨两耳光,而是我不想打你,我累。”

客厅里变得安静,李向彦低头,难过到无声落泪,他没有发言权,他也不想说话。

兰越捂着脸,眼泪簌簌而流,她就那么看着江曙,而江曙却不愿看她一眼。

“江曙,我喜欢你,难道我有错吗?”

“嗤。”江曙靠在椅子上,终于抬起头,目光落在餐厅的吊灯上,金灿灿的光芒,一圈一圈压在她的眼睛上,好像世界都变得恍惚,“你的喜欢我可受不起。”

“那她呢?”兰越抬起手抹眼泪,好像也感觉到这段友情已经走到尽头。

“她是我第一次见就想靠近的人,我喜欢她,非常喜欢,现在她走了,我一个人了,你快乐了,是吗?”

“难道我争取一次自己的感情有错吗?江曙,你扪心自问,这些年陪在你身边的是谁?为你付出的那个人是谁?凭什么?凭什么她要代替我,要抢走你对我的爱?”

江曙侧目,视线对上兰越,那泪眼婆娑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恶心。

“别道德绑架我了好吗?我从没要求你为我付出什么,你的自我感动留给自己吧。这么多年,我对你的信任也是一种付出,在这段友情中,我们是公平的,兰越,你并不是付出更多的那一个。”

“我有什么错!我爱上你我有错是吗?你就爱那个装清纯的婊l子我有什么办法?难道我就是罪人吗?”

哐当——

桌上的西餐盘被江曙掀翻在地,一朵西兰花刚好落在兰越的脚上。

江曙一只手狠狠掐着她的脖子,把她往地上摁,这次是真的被彻底激怒。

“你他妈自己就是一个婊l子有什么权力说我爱人是婊l子?”江曙手里的动作重了些,几近失控地对着兰越咆哮:“为什么你不懂你是个彻彻底底的婊l子!啊!该扪心自问的是你,你真的在意过我在意过李向彦吗?你真的爱我们吗还是你爱的是你自己?”

江曙喘着气,松开了手,无力瘫软在地上,手掌碰到一朵西兰花,扔在了兰越身上。

兰越早已泣不成声,双手掩面大声啜泣,两行泪哗啦啦直流,咽进嘴里是咸的也是苦的。

“打我有什么用呢?她不也扔下你走了?”

江曙指向大门,“滚!”

兰越突然笑出声,表情接近病态。

“我得不到你,别人也别想得到你。江曙,到最后,你会发现最爱你的人始终是我。”

李向彦听不下去,终于插话:“兰越,实在不行找个心理医生看看,你生病了。”

兰越瞪大眼睛盯着李向彦,“我没病!我想得到的东西那就是我的!”

李向彦摇头,“你该长大了,不属于你的东西有很多。”他看着兰越,表情有几分同情,“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接受好吗?你已经失去我和江曙了,再这样下去你还要失去什么呢?失去你自己吗?”

李向彦觉得,兰越她的确是该长大了,二十七岁的人,心智不如十七岁的人。

也许是从小养尊处优原因,家里人给予无限溺爱,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她的人生经历过的挫折太少,以至于无法接受江曙不属于她的那种落差感。

她对江曙真的是爱吗?未必。也许是更想掌控她,占有她。

李向彦走到两人面前蹲下,蹲在兰越和江曙中间,一只手放在江曙手上,一只手放在兰越手上。

“兰越,记住了,这件事你不是受害者,我不知道江曙要花多少时间去重新信任别人。你冷静下来想想,到底是谁摧毁了这段感情?”

李向彦紧紧握住江曙的手,用掌心的温度安慰她,又说:

“兰越,这个年纪还如此幼稚是致命的。”他松开了兰越的手,却还是握着江曙的,“从今天开始,友情这条路,我和江曙继续走。”

兰越红着眼,“那我呢?”

“你一个人学着长大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