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你是不是神经病!(加更)……

我的书架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你是不是神经病!(加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九章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人都擅长自我欺骗, 特别是在感上,在有遇到季怜星前,江曙还抱有一丝期望, 期望小刺猬她还会有所留念。可此刻她的话说得这么坚定, 这么决绝, 怎么忍心呢?

江曙就站在那里, 被她的言语刺痛, 如置冰窖般寒冷。

该说的都说了, 却被觉得戏剧,多少有点心碎。

可她看着季怜星, 看着她的模样, 她的表,好像她也有心到哪里去。或许那件的确是伤害到了所有人, 兰越那一招的确很难让人信。

“该说的我说了。”江曙抿唇,唇角泛白, 正盯着季怜星和许舒夏的手,她们十指紧扣。

“我已经很难再信你。”

“当初我想和喻梦解释,但她听,她说她的任务就是帮你还钱, 不介入别人的感。”后来她发过短信给喻梦, 喻梦拉黑了她,大概是听了也不会信吧, 别说喻梦不信, 要不是当初看到监控内容,江曙一辈子都想象不出来是那样,“但我要说清楚,我和兰越已经断了联系。”

一听起那名字, 季怜星别过头,眶蓦地有点泛红,绪是止不住的,那被她压下无数次的画面又钻了出来,像是摆脱不掉的梦靥紧紧缠绕着她,一遍又一遍重复回放着被背叛的实。

沙发上的那画面,那名叫兰越的人,已经成为了触碰不得的禁区。

此刻她忍不住发抖,掌心冒着冷汗,整张脸苍白如纸。

许舒夏察觉到季怜星的异常,又看了江曙一,沉着眉江曙摇头,示意她别说了。

“走吧,我们先离。”拉着季怜星往外走。

河岸的酒吧传来歌声,唱歌的人绪不同,听不清那些年轻人究竟想表达什么,天空的月亮挂在山顶上,微弱的月光让人觉得困倦。

人并肩走着,季怜星的手抽离出来,说话。

“她就是那姓江的?”许舒夏侧目看了她一,发现她绪很低落。

姓江的,其实季怜星清醒时从提起过,有在她喝醉的时候,她会一边哭一边骂那姓江的,久而久,“姓江的”已经成了一神秘人,以季怜星她恨的程度,人大概率是老死不往来了,许舒夏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再见到本尊,结果想到

“嗯。”

“喔~”许舒夏长长释了口气,难怪呢,伤心成这样,“她刚刚好像在解释。”

季怜星踢走路边的石子,闷闷:“我法信她。”

许舒夏又多看了季怜星一,她和季怜星认识快年了。年前,这女孩一人提着行李箱来到这地方,毅然决然了一家酒吧。

那时候这里有一家酒吧,那老板在东边,她就在边,互不干扰。

后来旅游发,来这里的游客不少,有些供不应求了,她赚了一笔,是了第二家,第家,紧接着是民宿。

短短年时间,面那条河边有家酒吧是她的,民宿也有家,她是在千万创业失败中成功的那。

现在不差钱了,可这年里,许舒夏明白,季怜星并不是真的快乐。

她很少笑,或说,有面顾客的时候会笑,大多都是为了笑而笑,而不是发自内心。

而私下,印象中季怜星笑的次数真的很少,少数的那几次笑都很短促,好像刚刚要激起心里的水花,下一秒又消散了。

在许舒夏的记忆里,季怜星『性』格偏安静,工作不忙时,她常常待在楼顶阳台画画,好像很喜欢画画,但不知她在画什么。有时会放一些歌,她的房间有很多老式cd,那张《重庆森林》是她最喜欢的。

“小季。”

“嗯?”

“姓江的感觉不是坏女人。”下一秒许舒夏又添了句:“当然了,人不可貌!不过我很想知,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她?但你不想说可以不说。”

人走在石子路上,鞋子踩进石沙里发出沙沙声,河里的水潺潺而流,竹影遮住季怜星的脸,好像黑夜将她的脆弱包裹起来了似的。

“啊,有点太久远了。”她声线有些干涩,她从不和别人提江曙,但和许舒夏间的关系,既然她问了,那说说也无妨,“就是一段烂感。”

“有多烂?”

“大概就是我把第一次给她后,第二天碰到了她和她所谓的好朋友上床?我回家那天晚上,指套就摆在桌上,她后来解释说她喝了酒睡得很死,什么都不知。”季怜星皱起眉头,咽下不适,接着说:“然后你也听到了,她说是她朋友给她下『药』。”

许舒夏:“这”

季怜星有些心塞,“我甚至觉得,如果她不说下『药』的,我心里会好受些。”有的解释是多余的,说多了反而膈应了。

许舒夏想了一百种可能,想到是这样,照旁人的角度来看,这说法的确是很牵强。可转念一想那姓江的看起来也不是傻子啊,如果她要编造一借口,也不至这么敷衍。

“小季,你说有有一种可能,她说的的确是真的?”

“当初我和她分,除了那件,还有别的,太多了太杂了。舒夏,我很累,我不想去想这些,更不想现在的生活节奏被打断。”季怜星『揉』『揉』脑袋,“你知的,我刚断掉『药』,我不想自己绪受到影响。”

吃『药』的,许舒夏也是后来才知的,她了解到季怜星睡眠质量很差,睡觉都靠『药』物助眠,是今年才稍稍好起来的。作为朋友,许舒夏当然希望她快点好起来,不受影响当然最好了。

“嗯,明白。”许舒夏拍拍季怜星的肩膀,安抚她:“不说这了,我们先回家吃瓜。”

许舒夏和她女朋友卫然住在一栋老楼房里,说是老楼房,也是房子外面老旧而已。卫然是学建筑设计的,曾经在一家公司当总监,挺有名气,和所有搞艺术的一样,审都不错,把屋子里设计得当漂亮。

“卫然!”走到门口,许舒夏站在院子里就始喊人。

“啊?”一纤瘦骨感的女人正拿着颜料盘走出来,她五官精致,唇红齿白当漂亮,是一妥妥的冷人。

气质是偏干净的类型,一袭黑发搭在肩头,黑『色』瞳仁里透着清澈的光,她爱穿衬衣,穿搭总是很简单,爱浅『色』调,整人显得特别淡,有种清冷,和她这人的『性』子也很搭。

“你瓜切好有!”

“喔,忘了。”卫然放下颜料盘,看向季怜星,“等等,我这就去。”

“把手洗干净啊!上面全是花花绿绿的!”

“知了”

瓜是卫然自己种的,她前年就尝试种瓜,纯属爱好,但这是技术活,第一年失败了,第二年生出几小瓜,但好在瓜一年比一年大,今年的尤其大。

进屋后,卫然很快将瓜端过来。

“来来~吃瓜!”她把盘子推过去,盘子是深灰『色』的,盘底不深,但上面勾了几朵花,盘口有小裂缝,烧制得虽然不完但依旧很。

毫无疑问,这盘子也是卫然自己烧的,这人兴趣广泛,当万能,就爱捣鼓。

季怜星拿起一片瓜送进嘴里,瓜汁香甜,咬一口便带着瓜香,感觉和外面买的还真不一样,特嫩特新鲜,“然姐,你可以转行去卖瓜了。”

“嗤,又来捧杀我是吧!”卫然抽了张纸递给人,让她们接瓜籽,“了,叫你们回来吃瓜,怎么磨磨蹭蹭这么久?”

许舒夏摇头,“害,别说了,刚刚遇到神秘人了。”

“神秘人?”卫然拧眉,下一秒松,“哦,就是她每次喝醉都会骂的那姓江的?”

季怜星低头,已经被尬住,她也不知自己为什么喝醉了会骂江曙,刚始她不信,直到有一次许舒夏和卫然把视频录了下来。

四字:不堪入目。

“是啊!”

“还真有这人?”

“嗯啊,长得可好看了。”许舒夏瞥了季怜星一,添:“就是太坏了!”

“怎么坏法?”

许舒夏一五一十把刚刚的内容传达,卫然听了后说话。

“卫然!你不发表一下观点吗!”许舒夏轻轻戳了一下她的胳膊。

卫然沉思,或许是她这人有点怪咖,思考的角度总是和常人不一样,她放下手里的瓜,目光里泛着怜悯的光泽。

“小季,我不是要和渣女共,打比方,是打比方,如果姓江的说的都是真的呢?你知的,有些听起来很荒谬,有些言论很假,就像许舒夏说的,小说都不敢这么写,但它就是发生了,就算有百分九十九的概率它是假的,但有百分一可能是真的,不是么?”

季怜星说话。

“所以你她到底还有有感觉?有感觉的话,就让她把视频给你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在撒谎。”

季怜星直摇头,“必要,我又不喜欢她了。”

卫然盯着她,她看着季怜星的睛,下一秒季怜星挪了。

“你不喜欢她,你是为她伤心,是么?”卫然『露』出笑,“上次你喝醉酒的时候抱着我和舒夏哭,一边哭一边骂,骂她——”

许舒夏盯了卫然一,示意她不要说话了。

卫然接收到目光,识趣地闭嘴。

但她记得很清楚,季怜星刚来的那一年,过春节的时候,她就一人,孤零零的。许舒夏热,叫她来家里吃饭,那天季怜星喝了很多酒,喝醉了就哭,哭了就叫江曙的名字,骂她,咒她,到后来骂累了,就念叨她,拉着许舒夏的手问她干嘛出轨,干嘛丢她一人,干嘛让她一人活在这世上遭受孤独。

也是从那时候始,卫然和许舒夏知小季心里装着一人,她太爱她,爱到恨她,讨厌她,但她清醒的时候从不提她。

“瓜挺好吃的。”季怜星擦了擦嘴,直接跳过了这话题,她起身,看了时间,“怎么感觉有点困了?夏姐然姐,我先回去了?”

许舒夏表有些局促,略带担忧地看着季怜星,“这才坐多久?”

季怜星『揉』『揉』脑袋,笑:“真的困了。”

“我送你?”

“我自己回去,就几步路的。”

卫然跟着起身,“把你送到门口吧。”

人到院子门口,许舒夏和卫然她挥手说拜拜,目送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视线里。

“刚刚干嘛说这些!她伤心了!”许舒夏捏着卫然的脸,“你这死坏蛋!”

“她明明就喜欢那姓江的。”

许舒夏手里的更大了,“你『操』什么心啊!她一人过得挺好的!”

卫然脸被捏得变形,蹙眉:“你说她哪次喝酒不是因为那女的?哭得多伤心啊,有的东该面就得面,你想她一辈子都单着?”

许舒夏松手,无奈:“这毕竟是小季自己的,我们就少说吧,让她自己去处理吧。”

从院子出来,夜『色』渐浓,竹林里此起彼伏蝉鸣嘒嘒作响,一声一声让人觉得有些聒噪。

季怜星独自行走在乡间小上,听着鞋和砂石摩擦的声音。

在她觉得江曙最不可能出现的时候江曙出现了,就像当初遇见她一样,那么突然。

脑袋里还在想卫然今晚说的“百分一可能”,她从来想过这问题,因为和江曙分手那天江曙也有说这,分手那天江曙还在维护兰越,季怜星当伤心,可今晚江曙竟然说她和兰越绝交了,还说兰越下『药』。

乍一听是挺荒谬的,但不可细想,如果江曙真的被她下『药』,那兰越也太卑鄙了些。

季怜星越想头越痛,一时半会儿心里答案。

她越来越不想去深究这些问题,因为累。这年酒吧和民宿是赚了不少钱,虽然也请人帮忙管理,但也很累,她已经身心俱疲,现在就想回家歇一歇。

她住的地方就在民宿楼上,那间民宿是当初卫然帮忙设计的,一共层,季怜星一人住最上面一层,空间很大,室一厅,一人住绰绰有余。

十分钟后,抵达民宿门口,季怜星刚走进去便发现大厅里还坐着一人,她竟然还走?

江曙坐在沙发上发呆,听到脚步声的时候才抬起头看季怜星。

人再次四目视,江曙下意识松了口气,她回来了,至少她回来了,有和那女人过夜,同时也印证了心里的想法。

刚刚趁着季怜星离那会儿,一叫小张的男的刚好从楼上下来,好像是前台收银的,江曙成功了一间房,又和小张聊了几句,从小张那里知了一点信息,他说老板是女,但是老板搞业一直单身?

季怜星看到江曙时,脚步顿了一下,但很快继续往前走。同时江曙起身,好像要跟上她的意思。

“不准跟着我!”

江曙偏过头问她:“什么样是跟着你?”

“就是我去哪你就跟在哪!”

“喔。”

季怜星绕到楼梯,准备上楼,走了步,她发现江曙还跟着她。她转过身,有点烦躁,“啧。”

江曙指向楼上,“我订了房,在二楼。”

季怜星倒抽了一口气,她怎么就忘了告诉小张不要给她房呢!

“季老板。”江曙蓦地来了这么一句,“我可是你的顾客。”她环视了一圈,发现这民宿真的不错,至少在风格上花了大心思。

被突然叫季老板的季怜星有点无所适从,她不想和江曙继续周旋,转身直直往上走,阶梯从一步一梯变成了一步梯,可她走多快江曙就走多快,明明到了二楼,江曙却停下脚步,这回季怜星急了,她就住在楼,要是江曙跟着她上去还了得?

终究还是败了下来。

季怜星停下脚步,觉得有必要谈谈,转身江曙说:“这是二楼,你到了。”

“嗯,我知。”

“楼是私人领地,顾客不能去楼。”

“我知。”

“可你想跟着我。”

“。”

季怜星接近崩溃,???她竟然这么理直气壮!!!

“你干嘛跟着我!!!”

“我在想你刚刚不是和你女朋友回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仔细一想,原来你住这儿,所以去她家玩了后还是会回来,而且你们分床睡的。”

说起“分床睡”的时候江曙眉峰上扬,里噙着笑,那笑的含义不太明显,但季怜星还是察觉到了。

江曙是在嘲笑她“女朋友”不行吗??

季怜星:“”一时间竟然不知怎么回答。

她是真想到江曙还等着,更想到一楼的小张还给她了房,早知就在许舒夏那儿多待会儿,实在失策。

“你管得有点多了。”

江曙站在楼,深『色』瞳眸里闪着光泽,不疾不徐:“我关心你。”

季怜星心跳不争气漏了一拍,紧着又突突跳了几下,这感觉实在陌生,她已经很久都有这样过,但很快压下异样,冷静:“你回你房间睡好么?”

“你这是问句,是在问我吗?如果一定要我回答,我当然是想去楼睡。”她就那么看着季怜星,那双睛带着撩人的光。

季怜星绷不住了,完全不敢和她视,年不见,她怎么始一本正经说胡话了?!

“你是不是神经病!!!???”

“我不是。”江曙唇角的笑忍不住漾,“当然,如果你想要我是,我可以是,我听你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