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62章 第六十二章不如买十头猪

我的书架

第62章 第六十二章不如买十头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二章

“一个重认识对方的机会, 身份地位平。”江曙又重复了一遍。

季怜星动摇了,江曙的意思是从前的堪可以计,只看未来, 给未来一个机会。

“以什么样的身份?”

“顺其自然吧。”

江曙心想, 该是什么身份就是什么身份, 只要在她身边就好, 漫漫长日, 总有她能重动的那天。

在这方面, 江曙并着急,她要季怜星心甘愿地成为她的女朋友, 而是『逼』来的, 强制来的。

“你觉得呢?”江曙又问了句,“你觉得可以吗?”

“嗯。”季怜星哼出鼻音, 虽然很轻也传到了江曙耳朵里。

江曙松了口气,唇角的笑『荡』漾开来。

“那小刺猬, 很高兴能重认识?”她一只手伸向季怜星,那是一双纤长素白的手,指节明。

季怜星犹豫了一下,手还是伸了出去, 两人的掌心轻轻贴了一下, 触感光滑,带着一点冰凉。

触碰那瞬间, 季怜星心脏重重跳了下, 很快又把手收了回来。

那双被江曙握过的手有些无处安放,最终还是抬手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脸火辣辣的。

“得走了。”季怜星起身,声线有些局促。

“嗯?”

“和许舒夏约了一起办事。”

江曙也起身, “方便带上吗?今天事做,明天就得回a市了。”

“你要回去吗?”季怜星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心里那句是你还来来。

她知道江曙以后还会会来到这里,也许会吧,应该会待太久,毕竟并是每个人都喜欢这样的活的,江曙在大城市待了那么久,她可能会习惯的。

“对,明天就回去。”江曙目光滟滟,带着几邀请,问她:“你要回a市玩玩吗?”

“了吧。”季怜星还是拒绝了,“最近很忙。”

她从阳台踏进客厅,影子跟着她动,江曙也跟着她走,两人一前一后步伐一致。

“和许舒夏要去那边的山里,很热的,而且要走一段路,你可以么?”

江曙想也想就点头,“可以。”

季怜星在挂钩上取下两顶帽子,递给江曙一顶,“那就一起吧。”

上午九点半,太阳挂在上空,云层稀薄,紫外线有点强。

三人沿路拦下一辆三轮车,踏上了前往山里的路。

车内,三人在轮流涂防晒霜。

『露』莓县就是这样,日照强云层薄,紫外线偏强,季怜星出门都会戴帽子涂防晒,避免自己被晒黑。

“小季,再来点儿。”许舒夏摊手,示意季怜星给她挤点儿防晒霜,季怜星挤了一大滩在她手里。

下一秒身旁伸来另一只手,“也要。”

季怜星看了江曙一,她本来就白,这防晒霜有美白功能,她这么一涂更白了,“你涂得够多了”

“管,也要。”江曙的神里仿佛在说你是端水大师,两碗水要端平,你要公平。

季怜星无奈,又给她挤了点,“行吧行吧。”

坐在前面的三轮车师傅减慢了车速,叮嘱道:“妹子些,要进山了,扶稳了!”

季怜星和许舒夏都很配合,一只手紧紧扣住车上的把手,而江曙这个“外地人”明显反应过来,当她回过神来时已晚了。

车轱辘在烂路上疯狂颠簸,车里的江曙直接来了个头磕顶,疼得要命,这一下好像只是小试牛刀,司机师傅加大马力,车子直接来了个蹦蹦床。

江曙上半身重心稳,直接朝季怜星怀里倒,这一倒直接倒在了

好软。

“你干嘛!”季怜星推了她一下,想把她推开,下一秒,哐当!毫无预兆的况下,车子来了一次超强颠簸,江曙脑袋来了个二次撞击,这次又狠狠撞了一次。

“你抓住这个!你别抓!”季怜星对她大喊。

颠簸中,江曙终于找到了把手,握紧之后终于从季怜星怀里出来。

坐在一旁的许舒夏别过头去看窗外,憋笑快憋出内伤。

天啊,光天化日之下,这是撞哪儿啊?

而且,姓江的怎么那么听话?季怜星吼她一句她连脸都白了,高冷女王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就这?

江曙也有点尴尬,她很确定自己刚刚撞到哪里了,目光往那儿飘,又敢细看。

车子里三人都说话,只有司机师傅在快乐飙车。

二十钟后,车子终于停在了一座村庄门口,村口的石头就歪歪扭扭刻了三个字:饺口村。

江曙其实知道来这里干嘛,总之季怜星来了,她也就跟着来了。

下车后,许舒夏付了10元钱,三人朝村子里走。

季怜星看江曙一脸茫然,对她解释道:“来这里看学。”

“学?”

“对,这里有一个小学,留守儿童挺多,和舒夏定期会来这里看看。”

“哦哦。”江曙只是点头,她记得以前企业之间会有捐款活动,关于建造小学或者帮助留守儿童这类活动江曙少捐。

朝村子里走几步,江曙就发现村里的老年人居多,剩下的都是孩子,而青壮年偏少,这也是常态,都出去工去了。

“学校是『政府』前年重修的,设施完备,还错。”许舒夏带路,一直往前走,江曙发现这里的土房子很多,楼房很少。

还到学校,远远便看见五星红旗在飘扬,还有篮球声,学追逐闹的声音。

三人刚走到学校门口,几个尖的学看到这边,扔下手里的球,大老远就朝这边跑来,其中一个,人还未到声音先行:

“夏姐姐、季姐姐!”跑过来的是王志强,她是个女,为什么女叫要叫王志强,这就要问她爹妈了。

女孩子皮肤白嫩,一张水灵灵的脸,非常秀气,就是头发很短。

据许舒夏和季怜星得知,这并是王志强的意愿,她想扎小辫子,爷爷让,爷爷的命令就是短发,短发好理。

留长发,像个男,连名字也是男,那糟粕表『露』无疑,以至于季怜星每次看到她就特别心疼。

可她脸上的笑容是纯粹的。

“想你了!”

她身后还站了几个学,一脸青涩地看着江曙,或许是看到有人面,所以说话。

江曙好像也感受到了那目光,蓦地有些难过。

该如何描述?如果是季怜星和许舒夏带她来这里,她应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这些。

知道和看到是两回事。

“你吃饭了吗?”季怜星蹲身,身高和王志强齐平。

王志强笑道:“吃过了,鸡蛋加牛『奶』!”她的声音软糯糯的,其实是个特别可爱的女孩子。

江曙默作声站在一旁,听她聊天,问一些很日常的事,做作业有,早餐有有浪费,投篮得了几。

王志强每个问题都回复得特别认真,一双清澈透亮的睛显得特别纯粹。

“小季姐姐。”

“嗯?”

“李红她来上学了。”

“为什么?”

“她爹让她割猪草,早点挣钱,说女孩子读用,让她喂饱家里那头猪就行。”

女孩子读用,这句话季怜星以前都知道听了多少遍,以前是汪孝丽说,村里的那些老头儿老妈子也说,好像读就是浪费时间浪费金钱,大好年华就该挣钱。

那时候季怜星偏,她就拼命读,拼命学,最后考上大学的时候,那些人都改口了,说你是咱的自豪。

“一头猪卖多少钱?”季怜星问她。

王志强掰着指头数了数,愁眉苦脸道:“估计要两千。”

“养一头猪要多少久?”她继续引导。

王志强认真回答:“可能要大半年了。”

“咱去把李红拉回来读行行?用两千块换她半年。”

王志强点头,又摇头,“这么多钱。”

季怜星『摸』『摸』她的脑袋,笑道:“事,姐姐有。”末了还忘对王志强说:“这些钱都是读之后挣的,好好读,一百头猪主动上门找你。对了,你是想改名字吗?你好好读,以后你想改什么名字就改什么名字。”

一直说话的那群孩子中,其中一个忍住开口了,用稚嫩的语气道:“那读岂是无敌了!”

季怜星眯笑道:“对,无敌呀!”

她心想,岂止是无敌,对他来说,读是最好的出路了。

江曙眶泛红,抬头看天,忽然有些难受。她算是明白了季怜星说的,身世的差距,这得选,完靠天。

那瞬间,江曙忽然觉得,花两万块买一件衣服太大意义,是可以买,她已买到麻木了,有时候钱多到知怎么花,她柜子满到衣服都快装下了。

与其那样,还如买十头猪。

一头猪养半年,十头猪,就是一个割猪草的女孩的五年。

季怜星说得对,读可以改变很多,比如,改掉“王志强”这个名字。

篮球声、欢笑声。

天空万里无云。

季怜星和王志强一直在说话,江曙看看季怜星,又看看王志强。

最终她蹲身,加入了她的对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