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暴行星 > 第28章 非法行动

我的书架

第28章 非法行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三名袭击者直奔克里斯而去,这次他身边的警察到是没有半点迟疑直接掏出手枪开枪射击,中弹的袭击者没有一名倒下也全没有减慢速度,见到这情况又警察楞在原地,一名袭击者举起枪开始射击,克里斯赶忙用肩膀撞向警察,两个人一同向一侧倒去,袭击者的枪打空了,倒地的克里斯一个翻身直接用爆能枪向袭击者射击同样中弹的袭击者没有任何反应,克里斯这才发现“外星武器”遗落在原地。

克里斯掏出手雷扔向袭击者的脚下,随着爆炸三名袭击者被炸飞,克里斯趁机跑向“外星武器”,但此时天空中的强击机虽然受到了贺根的重机枪拦截而无法对地面上的其他人展开攻击,有一个身影却从其中一架强击机上飞了下来,正好落在克里斯面前拦住了克里斯的去路,克里斯本能的用手中的爆能枪与他进行近身格斗,可这个人的身法非常了得,虽然身形瘦弱且赤手空拳却能与强壮的克里斯打成平手,远处被炸飞的袭击者起身对着克里斯就是一枪,克里斯中枪应声倒地,眼睁睁的看着身形瘦弱的袭击者走向外星武器拎了起来,不甘心的克里斯打出了最后一枪正中那名袭击者的头盔,头盔被打掉露出的是一张美丽的面庞,看见袭击者的脸克里斯却愣住了。

“娜塔莉……”克里斯叫出她的名字后昏死过去。

听见克里斯的呼喊,娜塔莉只是背对着克里斯微微的回头望去,随后头也不回地跑向强击机,顺着强击机丢下的绳索重新返回到强击机上,剩下的袭击者也一同登上了强击机远去了,地面上的众人跑向克里斯,叫嚷着:“克里斯……克里斯……”

时间回到现在。

“娜塔莉,她还活着?”希金斯问。

“这正是我怀疑的地方,娜塔莉是副秘书长曼多拉的秘书,具他所说是在随他例行公事视察土星基地时受到反叛者攻击而为了保护他失足跌落要塞而失踪,由于土星气体星球的环境,几乎可以肯定娜塔莉不会幸存,也无法找到尸体!”克里斯说。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隐藏事件真相的手段,活不见人,死了也根本找不到尸体!”希金斯说到,“不过最后怎么就盖棺定论把这件事放下了?”

克里斯脑海中出现了娜塔莉葬礼的景象:天空中阴雨连绵,娜塔莉的葬礼受到了联合国最高级别的待遇,结束后众人离去,只有克里斯默默地站在她的墓碑前,他的手上依然带着与娜塔莉的订婚戒指,副秘书长曼多拉与随从从克里斯的的身后走来,曼多拉轻轻的拍了拍克里斯的肩膀,克里斯一见是副秘书长赶忙立正敬礼,曼多拉轻轻的挥了挥手意思是不必多礼了,他对克里斯说:“我对你未婚妻的事情感到抱歉!”

“不,这是她的责任!”克里斯说。

曼多拉接着说:““如果有什么问题我能够帮到你的话,可以尽管说,她在土卫上出事的时候……”

“等一下!”没等曼多拉把话说完,克里斯便打断了他,“土卫上,不是土星要塞吗?”

“看我这脑子,最近重事缠身,总是忘事!”曼多拉忙解释到,“节哀顺便,保重身体!”说完曼多拉转身与随从走开了。

希金斯听着克里斯的话,也产生了疑问:“据说那次事件后他请了长假,怎么会重事缠身呢?”

克里斯将视线重新回到了电脑显示屏上指着警察档案说:“能够有权利修改这档案的只有联合国的最高层,而最高层没几个人!”

“你的意思是说,是曼多拉更改了档案,删除掉了你要找的人?”希金斯问,“可是你又怎么证明这个人本来就存在呢?”

“这个人的名字叫武雷!”克里斯非常肯定地说,“凭他在冥王星的所作所为,我确信他所说的话是真的,他是被人陷害的!”

与克里斯的对话中,希金斯还不忘进行手上黑客的操作,很快他找到了他所需要的答案,指着屏幕对克里斯说:“看,这里有痕迹,证明他真的是被删掉的,而且是非法时间删掉的!”

盯着屏幕克里斯的眼神中充满了疑问,希金斯插话说:“这可不是你的办事风格呀老大,还想什么,干就完了!”

克里斯点点头,说:“我只是在想,怎样做才不能打草惊蛇!”

“冥王星危机,突显出了的最大问题便是变异血清的混乱,久而久之这很有可能在全球埋下生化危机的隐患,而你有权利利用所有线索去解除这所有的危机!”希金斯为克里斯出着主意。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没有命令!”克里斯深思熟虑的说。

希金斯一指自己的鼻子不屑地说:“我是干嘛的?队长!”随后几下简单的操作,显示屏上便出现了一道命令文件,内容是命令克里斯带领联合国突发事件应对机动部队第五纵队队长克里斯带领全员解决冥王星危机的遗留问题。

克里斯开着玩笑的一巴掌打在了希金斯的头上,说“有你的!”希金斯装作头部受了重伤一般斜躺在了地上,大叫着:“完了,完了,半身不遂了!”

美国白宫总统椭圆形办公室,现任美国总统克里斯蒂安正在办公桌前签署者文件,几名安保人员正各就各位的保护着总统的安全,赛博.瑞斯克正在其中,一只蚊子从开着的窗户飞了进来,四处找寻着目标,不一会儿它发现了总统便一个猛子扑了过去,直接落在了总统的后脖子上一口咬下去,总统顿时感觉到脖子后侧的刺痛一巴掌爬过去,却感觉仿佛被电到了一般,拿下手总统看见蚊子的尸体此时正躺在他的手心中正在微微的冒出电花,感觉事情不妙的总统起身刚喊出:“来人……”便一头栽倒在地昏死过去,周围的安保人员一拥而上有人试图叫醒总统,有人警戒周边的一切动静,有人赶忙呼叫医生,而总统手上的蚊子尸体滑落到地面在众人的踩踏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医院中重症病房,总统被满身插满管子的躺在了创伤,周边布满了身穿无菌服安保人员,医生在检查完总统的状况后走出了病房,副总统史宾斯等一众官员在门外等候。

“情况如何?”副总统问。

医生摇摇头回答:“情况不乐观,关键问题是我们根本找不到原因!”

副总统看了看国防部长,国防部长点了点头,随后副总统对来到医院的各高官说:“现在,我有义务代替总统履行职责!”没等副总统把话说完他身后的病房内突然发出惨叫声,众人忙回头看去,只见病房内总统已经苏醒但此时正抱住一名安保人员撕咬,惨叫声是这名安保人员发出的,周围的安保人员纷纷掏出手枪对准总统可没有人有胆量开枪,站在门外的瑞斯克迅速掏出手枪对准病房内另一只手赶忙拦住了想要上前观望的众官员。

“请后退!”瑞斯克说!

“总统身体内的病毒发作了,需要立即击毙他!”副总统说。

他身前阻拦众高官的瑞斯克听了这话疑惑的微微转头看向史宾斯,虽然是微表情,但史宾斯还是注意到了瑞斯克,提高音量向身后的高官说:“这里不安全,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他转头看向身体左侧的安保人员说:“约翰尼,你带人保护我们撤退!”

“是,副总统阁下。”约翰尼回答,随后转头看向其他两名安保人员说:“麦克、琼斯随我一起!”三个人一同围在几名高官周围向医院大门撤退。

医院走廊留下了瑞斯克以及其他五位同僚,一名安保想要上前打开病房的大门被瑞斯克阻止,病房内刚被咬过的安保浑身干瘪犹如木乃伊一样被总统扔在了地上,此时再看总统,浑身上下的皮肤尽成灰色,眼睛尤瞪得大大发出令人恐怖的红光,弯曲的四肢好像瞬间失去了很多脂肪一样变得干瘦,后腰弓着,脑袋机警的四处张望盯着房间里的安保人员。

一名安保向着另一名安保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左右开弓同时扑向总统企图制服他可却瞬间一同被总统制服,只见总统将他们踩在脚下,双手抓住他们的脑袋,抬起头他的下巴瞬间开裂成了两半,每半的下巴尖又一个倒钩状的牙齿,从嗓子伸出伸出一条柔软的长舌,舌尖上有一个针状物直插一名保安的脖子,能够够看到明显的血液顺着总统的舌头向着他的嘴里流动,还不是地发出吞咽水流的:“咕咚”声。

“乔治,快出来!”瑞斯克对着屋内仅剩的安保叫到。

屋内的乔治这才想到门就在自己的身后,他转身握住门把手打开了门,可总统的舌头瞬间在他的身后击中了他,使劲一扯乔治便被拉回了屋内,门也被拽坏了,总统并没有理会乔治而是一跃出了病房,瑞斯克大喊:“总统阁下……总统阁下……你是总统!”

总统并没有理会瑞斯克的喊话而是用舌头直接放躺下了其中一名安保,见状紧急,瑞斯克只得向总统扣动了扳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