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暴行星 > 第29章 危机浮现

我的书架

第29章 危机浮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走廊里仅剩下瑞斯克一人,他对着总统的腿便是一枪,子弹穿过总统的腿击中了他身后的墙壁,可正吸血的总统像麻木了一样完全没有感知,很快那名安保的血便被吸干了,总统转头看向瑞斯克,舌头突然伸出向着瑞斯克展开攻击,瑞斯克迅速闪躲,躲过了舌头一把抓住舌头对着它便是两枪,这次总统感觉到了疼痛,惨叫了起来,瑞斯克趁机使劲一拽舌头,总统一个踉跄便被瑞斯克拉到了身前。

瑞斯克手脚并用将总统顶在墙上,向着他大叫:“总统阁下,我希望你冷静!”而此时总统的智商似乎出了问题,只是低着嗓子吼叫着,他的双手还在竭尽全力的要挣脱瑞斯克,无奈下,瑞斯克用持枪手掏出手铐麻利的铐住总统的左手,随后一甩总统便被翻了个身,瑞斯克将总统的左右手背拷在了一起随后推开总统,即使这样转过身来的总统还是想要伺机吸瑞斯克的血,但动作已经明显变得迟缓,此时瑞斯克正背对着病房,只听见身后传来与总统同样的低吼声,回头一看不由得心里一惊,只见病房中受到总统攻击的其他安保人员纷纷变成与总统一样的摸样正想着瑞斯克而来,再看倒在走廊里的两人也发生了变异慢慢的爬了起来,瑞斯克感觉到情况的不妙与严重性,一枪打穿了墙壁上的热水管,利用水蒸气做掩护借机逃离了重症病房的一级安保区。

安保区外,冲出来的瑞斯克赶忙寻找了跟拐杖塞住了门扶手令它无法被轻易打开,片刻后区域内的几名变异安保便追了过来发出低吼的使劲撞着门,见暂时安全,瑞斯克转身想要寻求支援,可却发现此时的医院中一片狼藉,惊呼逃跑的人、满地血迹、尸体与变异者到处都是,他的身边两名变异者正伺机而动,正前方一群变异者也正缓缓向他靠近,无奈瑞斯克只能开枪反击,“砰、砰、砰”连续几枪没浪费一颗子弹,全部击中头部令变异者倒地身亡。

看着四下到处是变异者瑞斯克只能夺路而逃,他的第一目的地是防火通道,为了节约子弹他抄起了一支拐杖挥舞着便冲向了防火通道门,一名变异者突然从瑞斯克头顶跳了下来,瑞斯克一个撤步躲过了变异者的攻击,举起手中的拐杖便向他的头部砸了下去,变异者顿时不动了,迎面又有两名变异者扑了过来,瑞斯克顺手把放在墙边的铁床横着拉了过来拦住了变异者的去路一转头看见了放在旁边桌上的两支注射器,瑞斯克一把抄了起来分别扔向两名变异者正中两人的眼睛两人倒地,瑞斯克越过铁床继续向着走廊的尽头防护通道跑去,他左侧的门突然被三名变异者撞到,正好砸在瑞克斯的身上把他砸倒在地,三名变异者隔着压在瑞斯克身上的门板直接伸出了舌头进攻瑞斯克,三人重量同时压在自己身上令瑞斯克一时无法动弹,更危机的是他持拐杖的手也被压在了门板之下无法抽出来,眼下瑞斯克只能左右晃着脑袋闪躲着他身上三个变异者的不断进攻,并寻求机会逃脱,可周边没有任何可以利用到的东西,这时第四名变异者冲着瑞斯克扑了过来,直接将压在最上层的变异者踢翻在地,随着门板的一活动,瑞斯克抽出了压在门板下的手并掏出了手枪,一枪来了个串糖葫芦直接崩掉了压在他身上的两名变异者的脑袋,转手又一枪把正要扑要他的另一名变异者击倒,此时还有一名活着的变异者趴在地上没起身,瑞斯克掀翻了门板起身收起手枪抄起了拐杖对着变异者脑袋就是一杖,由于开枪的声音吸引了其他变异者,瑞斯克发现他的身后已经涌来了一群变异者,万幸他的前方没有人,瑞斯克卯足了劲儿跑向防火通道,边跑还边将身边的搁置物放到拽散以阻拦变异者们的脚步,令他感到幸运的是,变异者的智商视乎极低眼看着障碍物还要扑上去,结果一层一层的被绊倒。

瑞斯克终于来到了防火通道的闸门前,迅速推开门,但门外的情况更糟糕,一群变异者正在楼梯游荡,一看见有大活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由分说的直接便扑了过来,瑞斯克赶忙向回拽门可为时已晚,已有数名变异者挡住了门,瑞斯克有手中的拐杖捅向变异者,虽然第一下捅中了,可一时间已经扎入变异者身体的拐杖无法拔出来,瑞斯克只能放弃拐杖随手掏出手枪对着离他最近的两名变异者就是两枪,随后一脚将面前中枪的变异者踢向外侧,希望他能够暂时挡住上涌的其他人,瑞斯克转身便跑向电梯间,此时走廊里的变异者越涌越多,电梯间瑞斯克使劲地按着按钮,身后变异者已经涌了进来,瑞斯克只能开枪射击,在五名变异者倒下之后,瑞斯克的子弹打光了恰巧此时电梯门开了,瑞斯克没等门完全打开便闪身进了电梯,一名变异者追了上来被瑞斯克一脚蹬出,电梯门关闭。

电梯中,瑞斯克思量片刻决定向顶层进发,很快电梯到达了顶层,“叮”的一声电梯到达顶层,电梯门打开,瑞斯克小心翼翼的闪身出电梯贴着门框四下打探,见毫无动静便放心的走了出来,顶层因为是整间医院的制冷系统车间因此本就没有什么人,瑞斯克直接上了天台,向大街上望去,此时在新华盛顿的街头,已经是一片惨叫声与变异者的吼声,感觉自身周边的事态已经无法控制,瑞斯克只能在开阔地打开虫洞,设定好虫洞的目标地是白宫后而走入虫洞。

中国北京第三看守所,武雷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监室,突然门外传来了看守的声音:“武雷,出来一下!”听见声音,武雷习惯地起身走出监室跟着看守来到了会见室。一进会见室,瑞贝卡已经在等着武雷了。

“您好,我叫瑞贝卡!是联合国国际特殊任务机动部队第五纵队队员,瑞贝卡.乾博斯!”瑞贝卡自报家门。

“联合国?找我有什么事!”武雷问。

瑞贝卡拿出协查令给武雷说:“因为冥王星危机引起了联合国危机处理部的重视,由于你与制造那起危机的主谋暴龙有直接的关系,所以特命你协助我们进行危机的善后处理!”

“抱歉,这个你应该去找辖区警察,我可以提供暴龙老巢的具体位置!”武雷对瑞贝卡的话并不在意,转身要走出会见室。

“武雷先生,请您注意,请您协助这是我们队长克里斯.霍利菲尔德的建议!”瑞贝卡补充说明。

一听见克里斯的名字武雷站住了转回身问:“你的队长叫克里斯,就是去冥王星执行收复监狱任务的那个克里斯?”

瑞贝卡点点头说:“正是!”

“好吧,我接受你的命令!”武雷回答。

看守所小型传送站,武雷被打着背拷在瑞贝卡的押送下来到这里,瑞贝卡随手开启了自己手上的虫洞手表打开了虫洞,然后对着武雷说:“走吧,进去吧!”武雷微微笑了笑走入了虫洞,随后瑞贝卡也进了虫洞。

地球最底层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旧址大厅,突然出现了一个虫洞,武雷与瑞贝卡走了出来,一见眼前的情景瑞贝卡愣住了。

“这是直接就进入调查阶段了?”武雷看着面前的景象半开玩笑地说道。

“有人干扰了我的手表,我们的目的地应该是第五纵队的训练室。”瑞贝卡认真的说。

“好吧,说句不该说的,现在你该打开我的手铐,我120%的确定我们将会迎接一场恶战!”武雷提着鼻子向着身后闻了闻说。

瑞贝卡拿出钥匙准备遥控打开武雷身后的手铐,可突然被武雷扑到躲过了从暗中射来的音爆枪的一次攻击,也由于这一摔,手铐的钥匙被帅飞掉进了下水道,武雷猛地站起身想要用变身挣脱手铐,但因为自己还是囚犯,身体内被注入了变异抑制剂而无法变身。

“妈的,快跑!”武雷大叫着用身体撞着瑞贝卡,此时瑞贝卡正掏出手枪准备反击,武雷却使劲地推着瑞贝卡对他说:“他们的人太多,我们不是对手,快走!”听了武雷的话瑞贝卡也并不恋战,与武雷一同向大厅的出口跑去,在他们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众衣衫破烂的蒙面人拦住了他们的路,武雷本能的将瑞贝卡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嘿,有本事把脸露出来!”武雷对着他们喊着,话音刚落武雷与瑞贝卡发现此时他们已经被包围了,从四周又出现了很多蒙面人,武雷对瑞贝卡说:“拼了,还是束手就擒?”

瑞贝卡拉响了手中手枪的枪栓,说:“不能给我们第五纵队丢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