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暴行星 > 第89章 久别之人

我的书架

第89章 久别之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贮藏罐前,周萍本能的后退了两步,“啊……”的一声刚喊了一半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孙巍闻声而到,看见孙巍的周萍赶忙一只手摆摆手表示没什么,而另一只手此时正紧紧的捂住胸口,看来被吓的够呛。

孙巍也发现了贮藏罐中的手,上前观察。

“他是你的爸爸!”劈柴说到。

孙巍转过头吃惊的看着劈柴说:“我的……”

“不是你!”劈柴打断了孙巍的问话。

孙巍转头惊讶的看向周萍,此时周萍也满脸的震惊嘴巴不受控制的张着,半晌才说出两个字:“爸……爸……”

劈柴抓了一把身旁操作台上花盆中胡乱生长的植物叶子放到了最终咀嚼起来,一边检查着面前面如死灰的扎克,一边吐字不清的说到:“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你跌落虫洞是有人故意的,只不过出现了失误而已!”

“有人需要我!”周萍很快便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呵呵呵……不亏是做刑警的,这条路我没有为你选错!”劈柴说。

孙巍的脸上此时的表情就如同雕刻石像一般僵硬,周萍看着他觉得好笑,但更重要的是她需要了解这背后完全的真相,随后继续将注意力投入到罐子中贮存的人的身上。

“爸爸……”周萍对这个人的长相以及年龄有所疑惑,“但是……”

“严格意义上讲只能称他为父亲!”一旁的劈柴边将嘴中已经咀嚼烂的植物吐到手上边说,“你们只存在基因的承继关系!”

“克隆人!?”孙巍总算反映了过来说。

周萍也诧异的不住的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全身。

劈柴一把捏住扎克的嘴逼迫他张开并将手中混有自己唾液的咀嚼物一把塞进了扎克的嘴中,孙巍看的极度恶心的呲牙咧嘴,周萍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将注意力放在自己以及罐中的人身上。

劈柴使劲捂住扎克的嘴避免他吐出来,片刻后咀嚼物貌似已经进入了扎克的身体内导致他全身不住的颤抖,而劈柴的手则捂得更紧了,半晌扎克的身体消停了下来,满头大汗的劈柴也松开了手,缓缓的说到:“无论怎样,这样都会麻痹他身体里边的所有东西,虽然我并不知道也没能力知道到底是什么钻进了他的体内!”抬起头,劈柴看向周萍说:“其实你就是你,肉体、血液什么的都是原生的,只不过体内拥有了属于那个人的部分元素。”

孙巍摆出大小眼的表情犹如在听天书,周萍却没有那么的奇怪,似乎理解其中的奥妙。

“呵呵,哈哈哈……”看着孙巍的表情,劈柴哈哈大笑起来对他说:“你当然不了解其中的奥妙了,这只有真正的人类才能了解。”一转身劈柴拿出了一本书《封神演义》,看到书名孙巍也明白了其中的奥妙惊奇地看着劈柴说:“老东西,你还有什么我不知道!”

“多着呢,多着呢!”劈柴答到,随后打开话匣子讲起了存放在贮藏罐中的人的事情,“我是一只刺猬,”劈柴回头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后背摸了摸额头上的汗自嘲道:“虽然没毛,但也是刺猬!”随后他接着说,“钻地是我的本领,因为我需要一个安全的家,而家越深就会越安全,但有一天我发现了他!”劈柴一指罐子中的人……

……看起来很年轻的劈柴拼命的刨着地,但在他的面前却有着什么包裹着坚硬外壳的物体阻挡着,这对于好奇心极强的年轻劈柴来说必须要探个究竟,他采取迂回战术硬是将这物体的周围全部刨空,嘴中一颗巨型蛋显露在他的面前。

劈柴凑近了闻了闻,随后转头打了一喷嚏,又围着它转了转,突然他听见了什么声音随即趴在了蛋上听了听只听见微弱的心跳声从蛋中传了出来,而与他脸部接触的表面则传来了电子般盈绿色的光芒以及电路线条,劈柴吓得赶忙后退了两步,但随后冷静下来的他想到了什么赶忙在自己的背包中翻找出来了一部旧苹果手机,播放起一部电影《高地人》,当中有关不死战士穿越时空的情境令他入迷。

再一次劈柴将手伸向面前的巨蛋,随即又传出盈绿色的电子纹路,第三次、第四次,劈柴不断的触摸巨蛋,美妙的纹路令他着迷,很快他发现这些纹路正汇聚到一处,他将手移动想纹路的汇聚点,刚一触碰巨蛋瞬间上下开启,一名赤裸的续着长发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男人蜷缩着身体,被各种导管插满全身,仔细观瞧,劈柴发现这个男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脸庞刚毅,两道剑眉又黑又重,天庭饱满鼻梁笔直,浑身上下的皮肤光滑而又富有光泽,巨蛋下半部内藏上标有一排数字:ssss0002!

劈柴研究了半晌数字的含义,也没有分析出个所以然……

回到现在,孙巍与周萍听着劈柴讲述的过往。

“这个人是你从地下刨出来的?那跟周萍又有什么关联呢?”孙巍问。

“等一下!”周萍插话到,“这件事发生在你年轻的时候,看你的年纪至少是四、五十年前的事情了……”

“是八十年前!”劈柴肯定道。

周萍摊了摊手说:“好吧,不管几十年,苹果手机顶多是十几年前的产物,你年轻的时候怎么会有,而且看着一部上世纪90年代的电影!”

劈柴捋着胡子笑着说:“呵呵呵,真不愧是警校高材生,!”接着劈柴恢复了正题,“这些不符合时代的产物,与你不小心抵达了未来,同出于相同的原因!”

“时空隧道虫洞!?”没等周萍反应过来,孙巍就抢先说到。

劈柴点点头说:“地球的地下孕育着很多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开发!”

……劈柴继续开启了话匣子,讲述他手上苹果手机的来历……

劈柴的家一直位于地下,这或许是出于他刺猬的本能,而由于他的相貌即使作为兽人也是奇怪的,因此便很少喜欢到外面去,而总是单独呆在加重去研究中国道教的典藏著作。

这天,突然一阵奇怪的音乐传入了他的耳朵,这音乐就犹如铃铛撞击般发出的一样,很快他便发现这声音尤深埋地底之处发来,开墙破土,很快他便找寻到了发出音乐的所在地。

这地方,是一个规则的圆球洞穴,四周洞壁充满了好似被灼烧了一样漆黑一片,而发出声音的苹果手机正位于洞穴底部的中央,一个身穿残破战斗服的亚洲面孔的人正手握着他已经奄奄一息。

劈柴小心翼翼的摸索过去,临近那人,劈柴试探着他的生命体征,突然那人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抓住劈柴的腿,劈柴吓得赶忙后退,但那人根本不容许劈柴后退,他向着劈柴举起手机说到:“拿着……交给……扎克……穿过……改变”随后便断了气。战斗服上胸前原本代表生命体征的指示灯逐渐的熄灭,这指示灯上方用汉字写着他的名字:零!

“零?”周萍惊讶的叫声打断的劈柴的讲述。

“怎么,你认识?”劈柴问。

周萍指了指躺在操作台上的扎克说到:“与他一同来的人,有一个就叫做零!身材有些瘦,矮鼻梁,方下巴,寸头!”

劈柴捻着胡须看向扎克说:“难道他叫做扎克?”

“他就叫扎克!”周萍肯定的答道。

“呵呵呵呵,有意思了,有意思了!”劈柴兴奋起来的喊到。

东翻西找,劈柴找出了那部苹果手机,再翻箱倒柜找到了一根能够匹配的电线与插头为它冲上了电,并自言自语的说:“这手机当中到底会有什么秘密呢?”

“十几年前的手机,从一千多年后的人手上送过来,我只能说,被称为时间线的东西已经完全乱掉了!”周萍说,接着她想到了什么提醒劈柴,“大叔,摆脱先把关于我的是讲完!”

“对对对对……”小眼珠在劈柴的眼眶中转了转,他又自言自语的说到,“这其中或许就有联系!”接着劈柴抬起头看向周萍接着说:“当我看到这个家伙,”劈柴指了指储藏罐中的人,“本来想的是,以我的能力根本无从控制整件事,是好,是坏,我也无法探知,不如随他而去……”

……光景再次回到80年前,劈柴发现巨蛋的时间……

看着蛋中的人,劈柴转身要离开,突然从背后传来挣脱导管的声音,劈柴赶忙转身,只见那人此时已经走出了巨蛋正喘着粗气盯着他,劈柴连忙后退。

“我不会伤害你!”那人居然开口说话了,“我只需要你把手机给我!”

听见手机二字,劈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苹果手机有赶忙揣进了包中对那人说到:“这……这不是给你的!”

“是一个叫零的人,让你转交给扎克!”那人说到,“这正是我安排的,现在我发现这是一个错误,我必须要改正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