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暴行星 > 第2章 我是好人

我的书架

第2章 我是好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武雷的背后突然传来了急促而又众多的脚步声,他急忙转身,只见一众囚犯向着他的方向而来,边跑,边传来,“快,他在那里!”……“抓着暴龙有赏!”……“分尸了更有赏。”的喊声!

武雷一见对方人数众多,自己恐怕没有招架的力量,赶忙转身跳进虫洞,随后虫洞关闭,由于跳入的急促,虫洞关闭的也急促,武雷破碎的衣服并没有完全通过虫洞,被虫洞关闭时产生的锋利的边缘割掉了片片布条,一众囚犯扑了个空。

传送手表显然出了故障,武雷被传送在了离空间站约10公里远的地方,剩下的路程只能徒步。

一路上武雷看到了更惨的场景,空间站方圆20公里的地方显然曾经被来自空间站中的冲击波摧毁,之所以这样断定是因为它们均是以空间站为中心点由内向外成倾斜状。

“空间站发生了大爆炸?”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武雷心头,武雷加快了脚步奔向空间站方向,路过的一栋建筑中传来了对话声,武雷本能的迅速闪躲入一处废墟的墙边,并尽量的靠近说话的人,只听见不远处两名囚犯在对话。

“这暴龙也真他妈的过分,这样冥王星不就成了孤星了吗?”一个说。

“依我看,这里遍地钻石,虽然不大,但在这里称个王也不错!”另一个应和着。

“虫洞都被炸毁了,这星球上的吃喝都靠它,长久下去没吃的没喝的他暴龙再强大都得完蛋!”

“所以嘛,活下来还要靠脑子!”一个说。

“他是靠脑子了,让我们出来找零件修复虫洞,凭什么?”另一个反驳。

“你看这是什么?”那名囚犯似乎掏出了什么武器。

“我靠,哪来的?”另一个有些惊喜。

“刚抓着的那个小妞身上搜到了,得来全不费工夫!”一个解释道。

“所以说,你打算做只黄雀!”另一个有些心领神会。

“哼,哈哈哈……”

墙外的武雷听见建筑内传来外出的脚步声,赶忙就近隐蔽了起来,只见两名囚犯走出建筑,拉起停在门外的一辆拖车向着空间站方向走去,拖车上装满了他们捡来的机器零件。

见他们走远,武雷走了出来,“好的不灵坏的灵!”武雷有些恼怒的看向空间站方向,“空间站果然出事了。”武雷眼珠子转了转,快速的跟着两名囚犯的脚步而去。

空间站内大堂,一名干巴瘦的斯文男人正在虫洞的操作台上用激光仪拆掉面板,三名囚犯在已经破碎的虫洞大回环上用替代品焊接破损,寻找替代品的两名囚犯拖着拖车来到了空间站内大堂。

“主脑老大,看看这些能用吗?”

这个斯文男人就是主脑,他放下手中的工具转身走下操作台来到拖车前,他顺手抄起了拖车上一只钢管,用它撬动着拖车上的杂物,随意翻看着,直到找到一件发动机。

“你们,把它抬到回环下边!”

拖车旁的两名囚犯互相看了看,一名向着另一名努了努嘴,两人撸袖子抬起了发动机,费劲巴拉的抬到了回环下。主脑也走到了回环下抬头观察着回环上的缺口,片刻后,向着回环上正在焊接的囚犯大叫:“喂,那个谁……下来,把这个补到缺口上!”回环上正在焊接的囚犯抬起护面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发动机,顺着挂在回环顶部的锁链滑到了地面。

地面上,他将锁链紧紧的绕在了发动机之上,打了个安全结,又向回环顶部旋转着挥了挥手,正在顶部工作的囚犯领会了意思,抄起放在身边的吊车按钮按了下去,随着巨型齿轮发出的嘎嘎声,发动机被吊了起来。

“往左……再往左……好,再回来一点……稳住……降、降、降,慢点……”

两个人配合下,发动机被稳稳地放在了回环的缺口上,锁链被解开,耷拉到了地面,焊接的囚犯又顺着锁链上升到了回环之上。

隐蔽处,武雷仔细地观察了眼前的情况,心想:“回环被炸毁了,现在就是夺了控制权也没有任何意义,不如任由他们去修,等好了再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武雷又想到了什么:“对了,他们不是抓了个小妞吗?”武雷起身四处观望了下,见大厅一个角落有半扇破损的门,门内传来人影的晃动,武雷悄悄向着那儿移动了过去。

武雷找了门边的杂物堆隐蔽,悄悄向门内探寻,这是一间小型车间,房梁一挂小型吊车上摊下一条锁链,下端吊着一个女人,她显然经受了不同寻往的摧残,浑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现在已经昏死过去,从她衣着的外表可以看出她是冥王星监狱的狱医。武雷转头看看大堂,见所有囚犯都在大回环下忙活,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里,一哈腰潜入了车间。

车间内,武雷找到了一只铁箱作为垫脚工具,登高将捆绑女医的铁链解开,慢慢将她放了下来,可能是由于震荡的原因,女医恢复了意识,武雷见状赶忙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比划着保持安静的动作,女医根本没有听武雷的指示,拼力的挣扎,脚下一滑,武雷从铁箱上摔了下来,铁箱被蹬倒并发出“咣当”的响声。

大堂内修复大回环的主脑等人听见了这声响,纷纷将注意力转向小车间,主脑向手下使了眼色,三名手下立即放下了手中的活,抄起工具向着车间走去。

车间内,女医挣扎着起身,踉跄跑向门口,武雷惊慌想要呵止,但发现为时已晚,女医已经跑出门外。

大堂内三名向着车间走来的囚犯立即发现了女医,向着她便追了过去,女医一见惊慌中加快了脚步跑向大门口。

武雷摔得有些迷糊,也挣扎着起身,可不小心又碰到了身边堆积的杂物,发出稀里哗啦的响声。这边,主脑等人刚要回身继续修理大回环,却被响声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车间,主脑一挥手,身边一名手下抄起根铁管走向车间。

走进车间的囚犯正好撞见刚刚站起身的武雷,瞬间武雷做出了第一反应,一计侧鞭腿正中囚犯侧脑,囚犯应声到底,铁管掉落地面发出的“咣当”的声音令主脑认为事态似乎严重了,主脑想着空中旋转着挥了挥手,意思是所有人都过去,大堂内的多数囚犯都就近抄起了家伙,小心翼翼的向着车间走去。

武雷想要向外冲,可一个闪身发现了门外的囚犯人数众多,又闪回了车间内,急中生智,武雷迅速关上车间大门,并用车间内的杂物堵住门口,门外囚犯们一拥而上,可暂时还是无法突破车间大门。车间内,武雷四处找寻着应对的方法与出路,这是一个封闭车间,想要偷偷逃走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另一方面,三名追逐的囚犯很快追上了跌跌撞撞的女狱医,女狱医所要面对的情况不光是寡不敌众,甚至严重到毫无还手之力,危机关头,突然从三囚犯背后窜出一个人影,对着三人一顿狂殴,三名囚犯纷纷犹如被高压电流击中一样痛苦倒地。狱医定睛观察,面前救下她的是一名电鳗基因变异人,此时正慢慢恢复人的形态。

车间内,眼看着大门就要被突破了,急迫下武雷发现了半桶超级能源——氢棒!

时间回到现在,最为普及的能源是石油,但是其副作用也很明显,那就是对空气环境的污染,而且地底储藏资源也因为人类的使用而不断的在减少,人类努力的寻去新的替代能源,天然气是其一,但同样受到储备数量的限制,随后人类发明了电能,但生产电能也会对环境造成影响,最终人类控制掌握了氢能源,它同时不会受到能源储备以及影响环境的限制,因为他可以从水中提取,而消耗后重新变成水,复而周始循环使用而且会产生巨大的能量,随着科技的发展,犹如电池般的氢棒被发明出来,依照型号大小的不同,产生的能量也不同。

一不做二不休,武雷将两根大型氢棒堆积至门口,并随身携带捆绑了十数根小型氢棒,用力打开一根喷枪,抓起随身的一根小型氢棒将其点燃,扔向门口的大型氢棒,数十秒后,一声巨响,发生强烈的爆炸,车间大门周遭的墙体及破损的大门被一起轰出数十米,门外拼命砸门的囚犯伤亡过半,武雷随后举着喷枪与氢棒冲出车间,见还有囚犯向他冲来,武雷又点燃一根氢棒扔向冲过来的囚犯,一声爆炸响声传来,又有几名囚犯被炸伤,武雷向着大门口跑去,5、6名囚犯追去,剩下的被主脑阻止,“必须保证人手修复虫洞!”他吩咐道。

这一边,狱医挣扎踉跄的逃跑着,她身上的衣服比刚才还要破烂,似乎刚刚被什么人撕碎,他的身后跟着的是那条“鳗鱼”,此时他的脸上写满了淫相。刚出虎口又进狼窝,狱医此时已经对生存不报有任何希望了,只是本能的逃避。不远处,武雷与追来的几名囚犯发生近战,喷枪、氢棒齐上阵再加上武雷出色的身手,那几名囚犯很快便败下阵来,一转头,武雷发现了危机中的狱医,大踏步的跑来,发现不是敌手的鳗鱼狡猾的躲开了,瞬间无影无踪。

武雷没去追鳗鱼,而是上前要帮助狱医,却被狱医的奋力反抗弹开了。

“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武雷解释道,“我是……”武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我是警察,押送警察!”

“哼,警察!……装什么装……”狱医一脸痛恨!

听了这话,武雷有些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心想。

“到底发生了什么,抱歉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武雷问。

“装什么……”已经爬不动的狱医第一次正眼看向武雷,从他的眼神中狱医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只见她轻轻侧了侧头似乎有意将耳朵冲向武雷,眉头皱了皱,狱医的眼前出现了电子信号,信号显示眼前的这个人其头部受到了强烈冲击,记忆系统严重的缺失,狱医之所以可以有这样的感知,是因为她的大脑中被植入了增强脑电波能力的芯片。

狱医慢慢的稳住了呼吸,身体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本章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