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恰似君心照影来 > 第三章 宫廷盛宴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宫廷盛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几日她精神恍惚,一直如在梦中,近乎贪婪的感受着周身的一切,温柔的娘,严厉的爹爹,宠爱纵容的哥哥,一切都与从前一样,没有杀戮,没有锥心刺骨的痛楚和害怕。当然,也不可避免的见到了那时与她几乎亲如姐妹的叶清欢。深秋的天气,已然多了一丝寒意,园内植被红黄蓝绿交织,衬着碧蓝的天空,显出一种明净的美丽。叶兰儿此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刚才脑中隐隐的疼痛才消散了很多。
  叶清欢快走几步,冲她温婉的笑着,“兰儿姐姐,你去哪里呀,等等我,我也去好不好?”“我要去我母亲那里,你要不先回去吧。”叶兰儿此时直接拒绝,脸上有些冷淡。”
  叶清欢楞了一下,神色渐渐低落下了,“哦”了一声,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
  紫苏跟着自家小姐向主院走去。两个人谁都没有看向身后的女孩子一眼。叶兰儿的脚步不快不慢,紫苏觉得自家的小姐这几天变得有些奇怪,不似平日的明丽活泼,反而经常蹙着眉,脸上带了一种少见的端疑。她们家小姐最近好像对三小姐态度很奇怪呢,以前她们经常形影不离,怎么现在…….
  叶家的主院坐北朝南,正堂朱墙碧瓦,翘角飞檐,沿途一簇簇金菊开的浓烈金黄。叶夫人的贴身大丫鬟连翘正站在门口,一看到叶兰儿就笑道“姑娘今日怎么过来了?夫人刚才还在念叨着呢,担心天气降温,怕姑娘冷着了,还准备吩咐奴婢给你送些吃食和保暖衣物呢。边说边殷勤的挑起了帘子,屋角燃着鎏金刻八宝丝暖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转过浓淡浅墨的山水屏风,屋里几个管事丫鬟在站在地上向叶夫人禀报事情。”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清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留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她虽然已是年近四十,可是丽人一样,带着股浑然天成的雍容气度。
  “怎么今日有空过来呀,今儿个不出去了?”见到女儿,叶夫人明显很高兴,向她伸出手示意她过来坐。叶兰儿却一身不吭,直接蹭到母亲怀里,把脸埋到她怀里。
  “哟,你看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小时候那样撒娇呢,向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叶夫人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让丫鬟们都退了出去。顿时原本嘈杂的屋子安静了下来,屋里面只留下了母女二人。“是不是最近累了,累的话就在这儿躺会,娘去给你准备点你爱吃的点心,对啦,听说近日宫中有盛宴,你要好好准备一下哈。”叶夫人絮絮叨叨的说着,屋里燃着安神的熏香,有一种淡淡的静谧的味道。叶兰儿抱着母亲,清楚的听到她的心跳声,一颗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还好,现在那些噩梦都还没有发生,一切都还来的及。嗅着母亲身上熟悉的味道,叶兰儿安心的闭上了眼睛。不知过了多久,看着她睡着了,叶夫人起身,把帘子放了下来,轻轻的走到了外面。等她再次醒了过来发现竟然看到了哥哥。那人逆着光,却显得脸部轮廓清俊如玉,一身青衫更显得修眉俊目。眼泪不自觉的留了下来。
  “怎么了,告诉哥哥,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叶重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替她擦眼泪。
  叶兰儿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心跳慢慢缓下来,“没事,谁敢欺负我呀,我只是没休息好……”她的声音有气无力,脸色有些苍白。那天色不早了,女儿就先回去了。
  叶兰儿没有再说什么,望着院子的方向,带着紫苏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一整晚都昏昏欲睡,再次醒来的时候,叶兰儿的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紫苏却在这时候端了脸盆进来,笑着说道“小姐,你醒啦,奴婢伺候您梳洗。”她扶着兰儿下了床,在她的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叶兰儿揉着额头的手一顿,脑中突然想起一件大事。上辈子在她进宫的前几日,哥哥好像上辈子在她进宫的前几日,哥哥好像出事了,那件事给她的印象太深了,她至今为止还记得哥哥狼狈的样子,她怎么会把这件事给忘了呢。想想这件事情好像就出现在宴会上,希望可以救下他。叶兰儿看着灯光昏暗,那些曾经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渐渐连成了一幕幕画面,清晰深刻的宛如昨天,她闭上眼睛,第一次任由记忆泛滥。
  从她进宫起,成为了高高在上的皇后,从此只为一人喜,一人悲。完全彻底的失去了自己。她上辈子一身过往,如繁华骤落,落幕时只剩下了满眼血腥,满心疮痍!叶兰儿心口如被刀剜了一样的痛,只剩下一个个破洞,流下汨汨的血。而这一切,都只怪自己识人不清!她痛哭失声,好在上天怜惜也好,总之她回来了,回到了那些事都还没有发生之前,一切都可以重头开始。
  明日,明日就要进宫了。她真的可以重新来过她的人生吗?真的可以阻止一切悲剧的发生吗?上一世的仇,上一世的恨,上一世流下的血,无论如何,她在这一世里,一定要报还给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叶兰儿黯然的向窗外望去,本想清空一下思绪,脑中却想起了许多,这一世,我终究不可以为自己而活。虽以夜深,可几多欢喜几多愁,想必那些明日同样进宫参加宴会的女子而言,怕也是无眠的一夜。
  她发誓,这辈子,绝不会再让叶家落得那样的下场!那些负了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经过了一夜的回想,痛哭之后的叶兰儿总算平静了下来,到了第二天早上,一道明亮的阳光照射进来,一切却似乎已有不同。叶夫人早早的就让紫苏为兰儿梳妆,昨晚早早睡去,可睡的极其不安,一番折腾下来,叶兰儿已梳已梳洗打扮完毕。望向镜中的女子,素日里她不喜奢华,皆是淡衣淡容。着了一身深蓝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的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淡雅。
  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宫中的轿子也接踵而来。宫门前,已经聚集了很多轿子。都都是今日要参加宴会的贵女,轻轻掀开轿子旁边的布帘,通过一丝一丝缝隙叶兰儿扫了眼周围。发现大大小小的轿子足足有二十多辆,想来参加宴会的人数实在是不少。很多人都妄想着有一日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然而最捷径的办法便是嫁进皇宫。只要有望踏进这一步,那么今后的荣光,便也有了可以开启的起点。
  站在身后的叶清欢同样望着宫门,她的脸上只有期盼之色,总有一天,她也会住进这里,接受天下人敬仰的目光。姐妹两个人带着不同的神色进了宫。
  红墙绿瓦。围墙高耸,遮天蔽日,威严皇宫,气势恢宏,一座座庄严的殿宇升起灿烂的金顶,相依而列,高低错乱,鳞次栉比,远远望去引人膜拜,金黄的琉璃瓦重檐殿顶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使人迷糊,辨不清方向。望着这富丽堂皇的座座宫殿,叶兰儿心中感慨万分,没想到我竟然这么快又回到皇宫了,只是不知道太子啥时候会被废掉,好像是这次不久之后吧,太子得罪了皇帝,然后他慕容轩靠着叶家的势力才被推上皇位。在通往宴会的路上,她不仅见到了别人,还见到了一个让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人。
  叶兰儿心里一沉,原来这一世,她与他,竟是会这么快重逢.....是缘,是劫,是命数,不管是什么,终究是又开始了新的较量。说到底,对她这种已经活过一世的人,对于男女之情,还会有那么大的顾忌吗.说到底,男女之情纵使是热情如火,最终也不过是过往如烟。利益之前,算计在后,那几句海誓山盟,相约此生,就是最苍白无力的话,也是最可笑的言语。
  这一辈子,她叶兰儿就是要逆了这天下,也要让他慕容轩后悔活了这一世。叶家的荣光,他慕容轩可以摧毁,自然她也可以找到别的人来守护,同样,她也要杀了他。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羁,但眼里却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双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玉树临风,仙人之资,说的就是这个人吧。叶兰儿一路磕磕绊绊过来,看到这个人,猛地楞在了那里。前世的她,实在是太过于狼狈,这一世,也万万不能如此。
  罢了,不管他前世如何,最后究竟是反了他慕容轩的江山,但叶兰儿清楚,这一世,他定他定然是能够做到的。不为她,不为自己,只为同这命运斗上一斗。
  说实在的,对上慕容枫的凤眸时,叶兰儿的心里一瞬间是空白的。她还没有做好这一世面对这个男人的准备。甚至说,除了前一世对他的一面之缘,她同这个男人是没有半点认识的。她以后的谋划太多,同样,这个人的心思深沉,所以面对这个男人,她必须徐徐图之。这个男人,非池中之物,一遇风雨,便成龙。
  于慕容枫这个名字,在前世的时候她就已经听过了无数遍,天下第一战神,慕容枫!凭借着几千兵马,打败敌国,直到后来慕容轩也对他虎视眈眈想不到前世大名鼎鼎的人物,竟然会在今生相遇。
  今天皇宫之内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等人来齐了之后圣上陪着皇太后走了出来,两个人端坐在朝堂之上。
  当今太后,风衣雪发,通声的气派,不输于身边当皇帝儿子半分。
  “各位卿家不必拘束了,开宴吧!”皇太后一声令下,几十个宫女鱼贯而入,手中端着各式菜肴来到王公大臣面前和各贵女面前开始布菜。
  “奏乐吧!哀家很久没有看过皇宫里面的歌舞了!”皇太后抚着额头,除了大皇子以外,其他几个皇孙都还没有成婚。这场宴会明面上是为了庆祝,暗地里是为了给几个孙子挑媳妇。
  宴会进行的热闹而流俗,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人人都无聊的紧,彼此之间不过寒暄敷衍,歌舞升平不假,却是宫中数见不鲜的东西,让人只烦不奇了。
  贵女们虽然早就得到了消息,但免不了互相对视一眼,眼底的跃跃欲试和脸上害羞娇俏的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贵女们一个接着一个上去展示了才艺,别看台上这一会功夫,私底下不知道花费了多长时间!她们期盼着能入了太后的眼,指婚给皇子,让整个家族都以她们为荣。
  皇太后表面上乐呵呵的,心里却是一阵失望。她仔细看了,这些贵女要么容貌稍差,要么就是身无长处,平淡无奇。
  一眨眼的功夫就轮到叶清欢上去表演了,她虽然早已见惯了不少场面,但这会儿叶手心冒了冷汗,但却并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激动。她终于可以在皇太后面前崭露头角,为自己的野心铺路了。
  只见叶清欢轻轻抚摸着琴声,走到一旁坐了下来,把琴放平,深吸了一口气,玉指开始在古琴上波动,十分流畅。伴随着古琴,婉转又有些哀愁的歌声缓缓流出。太后看的很是尽兴,不错呀,没想到叶家三小姐竟然也是一位妙人呀。皇太后满意的说道,说话的时候目光也没有从叶清欢身上离开。
  “听闻丞相嫡女叶兰儿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不知本王今日能否有幸一睹为快。”清平王笑着说道。
  “哦,早就听闻叶家大小姐叶兰儿惊世之才,不知道她竟也会跳舞,速速舞来。皇帝慕容靑说着。
  “臣女愿意为大家献舞。我笑着说道。”
  有曼妙女子,清颜白衫,青丝墨染,彩扇飘逸,若仙若灵,水的精灵般仿佛从梦境中走来。天上一轮春月开宫镜,月下的女子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手中扇子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典雅矫健。乐声清冷于耳畔,手中折扇如妙笔如丝弦,转.甩.开.合.拧.圆.曲,流水行云龙飞凤舞。
  “不错不错,不愧是叶家大小姐,没有辱没了京城第一才女的盛名,来人,赏玉如意一对。”太后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人说着。
  “今日的宴会哀家和皇上就先离席了,各位爱卿就请尽兴。”
  “恭送皇上和太后娘娘!”众位大臣齐声说道。
  叶兰儿一边走,一边脑中不断闪过上一世的画面,渐渐的,耳边的脚步越来越多,又过了很久,便是一阵喧闹声,叶兰儿便知道,好戏快要开始了。
  在小径深处,梅花掩映之间,一前一后走来两名华服少年,叶兰儿一见,心底就是微微的一颤,不自觉的别开了目光。这两个人她都认识,前面的那个就是太子,而跟在他身后的就是三皇子慕容轩,那个如同梦魇一般存在,他黑衣墨发,俊美无殇却表情冰冷淡漠。
  冤孽啊,怎么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他呢!这下好了,前世两个仇人都在她面前,她偏生一动都不能动。老天呀,你这是要玩我吗?叶兰儿在心底欲哭无泪。
  现在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装出一副害羞的模样。前世那人的点点滴滴浮上心头,没有什么具体的东西,却依然在她心上弥漫开来,她放在袖子里的手已经失去了温度。
  “臣女见过太子,见过三皇子。”就在叶兰儿垂着头看着自己裙摆的时候,叶清欢已经丢开了叶兰儿上前两步,盈盈的拜着。
  她的声音清婉动人,姿态从容优美,倒是将身边的叶兰儿衬托的十分不知礼仪。“这里没有外人,不必拘泥于那些虚礼。”慕容轩笑着说道。
  她的目光移到身后的叶兰儿身上,笑容却似乎更盛了几分。“这位就是我的大姐,今日第一次来这里。
  说完后她小声对叶兰儿说道“还不赶紧来见过太子和三皇子。”“见过太子和三皇子。”然后就不着痕迹的退到了她的身后。
  太子乃是当今皇后所出,所以一出生就被封了太子。太子殿下行为端方,目朗眉清,是第一选择,没准将来就是皇妃皇贵妃了。叶清欢心里想着,既然这次和太子相遇,何不加以利用太子达到做太子妃的美梦呢,何况太子今日好像对我印象不错,我何不勾引太子,日后也好早日登上皇后的宝座呢。对待太子,不能太急,这次看来,我要好好计划一番,可不能再让叶兰儿毁了本小姐的计划。叶兰儿,等我日后登上皇后的宝座,我看你还敢小瞧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