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灵道尊 > 第六章 医治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医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小虎习惯似的扯住孔向阳的衣角,畏畏缩缩的,孔向阳拍了拍陈小虎的肩膀,让他不必担心,然后就大步流星的走进院内,推开房门,里面突然传出一声吼叫,那声音胜过虎啸,但更恐怖,也让人更胆颤。

孔向阳抬眼看去,就见一只巨大无比的飞尸正悬浮于天上,那尸简直恐怖极了,拥有一双如蝠翼般的翅膀,青面獠牙,指甲足有十公分长。要不是脚下有两条粗壮的脚链束着,恐怕早在开门的那一到,已经扑将上来。

孔向阳也是大惊失色,这已经快要完全成尸了呀,而且是很厉害的飞尸,于是吩咐道。

“去那个香炉来。”

陈小虎听后,急忙去偏房找香炉。而孔向阳则飞身而起,掏出自己的戒尺,直取飞尸眉心。他现在虽然有先天境实力,但并没有多少技巧,更别提术法,只能硬取。

“吼偶。”

那飞尸见孔向阳攻来,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双爪交错,两道血红利芒呈十字迎面而来。

孔向阳没想到这飞尸已经会术法攻击,真理之眼瞬间而开,然后身体在空中扭转,急忙变招,闪到了一旁。

那十字红芒打在身后的木门上,击出好大一个洞。

孔向阳眉头一凝,没有迟疑,再次提尺攻上,同样是飞尸的眉心。

飞尸再次化出一个十字红芒,这次有真理之眼的加持,孔向阳可以清楚的看到,血气在飞尸身体内的流动,以及十字红芒形成的全过程。所以就没有必要再闪躲,直接用戒尺与那红芒撞在一起。那红芒虽然看起来威势极大,但陈氏还未完全变成飞尸,并没有多少血气,遇到戒尺上磅礴的天地正气,立刻便消弥于无形。

孔向阳攻势不减,戒尺直直的钉在飞尸的额间。飞尸痛苦万分,大吼着,迸发出体内的血气,顿时屋内刮起了狂风。

孔向阳见此,模仿那飞尸,化虚为实,打出一块块天地正气所凝聚的戒尺,分别钉在飞尸的手,脚,等几处大穴上。

那些戒尺凝聚不散,不管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飞尸再无法发出半点声音。

“香炉!”

孔向阳刚落在地上,陈小虎便抱着一个灰还斑斑的青铜香炉进来。

“抛过来。”

孔向阳道。

“给。”

陈小虎还小,即便使出吃奶的力气,也不过抛出一米多远。孔向阳立即调动道门法力,形成一个束带,将那香炉拉过来。

“一会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尸毒已攻陷你娘五脏六腑,只还留一点心脉还在,必需先以毒攻毒。”

孔向阳接过铜炉,出言提醒道。

陈小虎和董翠章都默默的点了点头。

孔向阳从自己随身的药袋中找出一把枯草,将其点燃,放入铜炉中,又取来红华丹,红伞菇,小灵芝,七星菌,将他们细细研磨,投入到炉中。

暗红色的火焰中立刻弥漫开一股奇特的香气。等一切烧完,孔向阳不顾灰烬还残留着火星,倒于手掌之中,将其调整均匀,吹向陈大娘所化飞尸。

灰烬撒在飞尸身上,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然而孔向阳并没有做下一步的动作,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好像在等,董翠章和陈小虎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不一会儿,便听四周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几条青灰色的小蛇,从屋中的墙壁缝隙里钻了出来。

小蛇逶迤着爬向飞尸,陈小虎吓的张开了嘴,指着小蛇,一脸的焦急,

“蛇……”

飞尸毕竟是他的母亲所化,他还是十分担心的。

孔向阳闪身到陈小虎身边,抱住他道。

“不要担心,他们是给你娘亲医病的。”

陈小虎闪着大眼睛,虽然知道孔向阳没有说谎,但还是将头深深的埋进孔向阳的怀里,不敢看上一眼。

那几只小蛇来到飞尸身上,就一口咬了上去,然后满足的吸起来。

而紧接着,又是窸窸窣窣杂乱的声音传来。就见各种稀奇古怪的蛇虫鼠蚁,从房子的四面八方赶来,这其中有寸许长的蜈蚣,有着巨大螯的蝎子,有赤黑的蚰蜒,还有生着翅膀的老鼠……乌泱泱的,出现在屋内,看的人头皮发麻。这些飞虫蚁兽,似乎目的很明确,全扑向了飞尸,然后大口大口的吸着。

他们所吸的就是飞尸身上的尸毒,这种毒气属于阴煞之类,这些有些道行的虫类,阴煞之气反而是最好的补药。

孔向阳刚炼制的那团飞灰,就是激发这种阴煞,从而吸引周边的蛇虫蚁兽过来。

不然就算再来十个他,为陈氏排毒,恐怕也无济于事。

飞尸痛苦的脸型都扭曲了,但由于被封了穴道,和束缚了手脚,挣扎不得,也叫不出,只能发出呜呜的痛呼低吟。

“掌柜的。”

董翠章有些不忍的看向孔向阳,孔向阳则回了他一个让他尽管放心的眼神。

董翠章只好强迫自己安定心神,不过很快心又提到嗓子眼,身体僵直,不敢动上分毫,而且豆自大的汗珠如雨般纷纷而下。因为就在他们身后,一条巨大千足虫,一点点爬进了门内。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千足虫,大概有三米多长,身体粗如树干,全身赤黑发亮,密密麻麻的脚,拍打在地面上,如风过丛林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这只虫子似乎很谨慎,进到屋内,围着三人转了一圈才缓缓爬向飞尸。

而之前那些虫蚁见到千足虫的到来,纷纷躲到了一边。

千足虫来到飞尸身前,便直接附在飞尸的身上。一阵阵红芒自飞尸身上飞出,然后直接过继到千足虫的身上,差不多过了半个时辰,千足虫背上开始亮起一道银线。随着银线越来越亮,越来越粗,陈氏已经快脱去了飞尸的外形。

不过不等孔向阳松一口气,门外突然传来像似结冰的声音,而屋内除了那只巨大的千足虫,其他蛇虫都在瑟瑟发抖,而那只千足虫则是如临大敌,不禁停止了吸收血气,而且做出了攻击的姿态。

孔向阳看向外面,就见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面,已经结上一层厚厚的冰,而且这种冰寒之气正一步步的逼近室内,窗上墙上,都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霜。

而此时孔向阳终于发现了罪魁祸首,那是一只晶莹剔透的蝉,正趴在门上,如若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冰蝉!”

孔向阳心中大怒,将陈小虎交给一旁的董翠章照看。抓起刚才烧纸药物的香炉,便砸了过去。

“知了……”

那蝉名叫一声,张翅飞开,香炉将门砸的四裂而开。

冰蝉飞到天上,翅膀加速抖动,在它的身侧出现两个漩涡,自漩涡中飞出,飞出数道冰锥,直刺向孔向阳。孔向阳飞身躲避,那些冰锥追着他喷射,不一会儿,屋内大片地方到处都是冰锥,那冰锥寒气无比,一旦碰上,就会传递到四肢百骸,看着一片片被冻上的蛇虫蚁兽。孔向阳不再忍让,将道家气旋,全部集聚于拳上,这还是他第一次全力施为,顿时拳头上黄芒迸发,隐隐带着风雷之声,飞身锤向冰蝉。

冰蝉想要躲开,可奈何孔向阳的拳头来的非常快,几乎瞬间便到了眼前。它只好仓促间,给自己做了个寒冰护盾,可是在孔向阳的全力一击下,效果并不是多好。被一拳锤到了院子中,那无可披靡的拳劲在地上轰出一个一米见方的大坑。

“知了……”

玉蝉身上闪着呲呲的电芒,试图再次飞起,但最后都未能成功,惨叫几声,落在坑中,一动不动。

院子里的寒冰在阳光的照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速溶解。

孔向阳走上前去,正想给这可恶的玉蝉来可了解。忽然有破空之声传来,心中一紧,立刻后退。就见几枚非标已经插在他刚才所站的地面上。

一个黑衣人从外面一颗树上飞来,狠狠的剜了孔向阳一眼道

“没想到小小的丰良阵,竟然还潜藏着一个先天级别的人物。”

黑衣人用一个紫金葫芦将冰蝉收起,但并没有出手,虽然他的实力远高于孔向阳,他身上有伤,如果拼斗下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何况一个飞尸而已,并不值得他为之拼命。

“不过,小子,你坏我好事,以后我是不会饶了你的。”

收起葫芦,黑衣人冷冷的警告道。

“以活人炼尸,正道之人,怕是也不会放过阁下。”

孔向阳也看出了黑衣人身体出现了某种反噬,所以也不怕。

活人炼尸,天理不容,甚至可以折寿百年,修道之人最怕折寿。所以此人并没有亲自下手,而是借助其他僵尸,让其自然形成,此人一直在暗中守候,直到尸成的那一刻收取。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孔向阳,破坏了他的计划。有怎能不恨。

“终有一日,我会让你声不如死。”

既然无力回天,,黑衣人就不再逗留,抛下一句话,飞身消失于墙外。

孔向阳走到屋内,见千足虫已经再次附到陈氏身上,而地上那些虫子也已解封,才算嘘了口气

等那只大的千足虫吃饱喝足,离开,那些虫蚁又蜂拥而上。两个时晨过后,陈氏除了两颗尸牙,表面已经看不出来发生过变异。

又等了几个时辰,赶走不肯离开的几只虫蚁。孔向阳掏出小还阳草,揉岀汁液,缓缓送到陈氏的口中。

等药效发挥作用,又用天地正气一点点逼出剩余的尸毒,陈氏已经完全恢复了人样,尸牙和飞羽都自然脱落。

眼见此,陈小虎和董翠章的脸上也露出了喜色,这些天的担惊受怕,没又白费,人算是救回来了。

不过一番操作下来,孔向阳已经累的快要虚脱乐,不得不在陈家的一个靠椅上睡了一夜。第二天又开了些温补的方子,等确保陈氏的尸毒不会再复发后,

又帮陈小虎家修缮了房屋,才在陈小虎的依依不舍的送别中离开。

孔向阳倒不担心黑衣人再来找陈氏,因为陈氏经此变故,体内的纯阴之气,已经消失不见,就算再来,也不会再成为飞尸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