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灵道人 > 第八章 护法请灵

我的书架

第八章 护法请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休走!”
见到如此情况,南风抄起法坛之上的符笔沾饱朱砂,预判阴物即将所到之处,提前将符笔挥臂用力猛甩,笔毫之中朱砂尽数落于地面。随着八道朱砂洒落于地,一副由朱砂墨点画作而成的八卦封禁图此时已然成型。
“阴阳八卦,封禁万象!”
图成,南风握笔双手猛然合十大喝。
随即那落于地上的点点朱砂竟渐渐开始泛光,似有星火燎原之意。
一时间朱砂墨点光芒大作,终是形成一道由白色光墙组成的阴阳八卦图。
随着阴阳八卦图的形成原先四散的黑雾不再四处乱窜,渐渐的再度重新组成了一股巨大的黑色雾团。黑色雾团之中发出异样的声响,仿佛怒火中烧随时会爆发一般。
“噶噶噶……”
声音愈发巨大,黑色雾团亦逐渐紧逼,不断地侵蚀着南风张岳二人周围的一切空间。
“张岳,把黑狗给我放了!”
看到步步紧逼的黑色雾团,南风知道如果再不横加阻拦,等到此阴物若沾染自身只怕万劫不复。
相传黑狗是阴阳的墙体,所以鬼怕黑公狗,怕黑公狗的血、怕黑公狗的牙。黑狗在鬼面前就是两个发光的眼睛。狗血是最腥的,而腥臭属肺,肺属金,而鬼的魂属木,金克木,所以鬼更怕黑公狗血。
听到南风的话张岳二话不说立刻撒开了拴着两只黑狗的铁链,被释放的两只黑狗仿佛被灵附体一般,直面黑雾猛地开始叫了起来。
“汪、汪……!”
随着两只黑狗的叫唤声,二人仿佛被醍醐灌顶一般瞬间清醒。只见黑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回缩,不一会儿再度蜷缩到原本进门的位置。
看到此情景,南风二人不禁心中大喜。
不过尚未等二人喘息片刻,黑雾再度朝着二人紧逼而来。与上次不同的,这次黑雾之中那道诡异的身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血红的双眼更胜几分。
“妈的,这家伙什么来头,还没完了!”
张岳见此情景眉头不禁紧皱,口中大骂。
眼看步步紧逼的黑雾,两只黑狗更不含糊,叫声相比较之前更加猛烈、急促!但这次并没有阻碍黑雾中那道诡异身影的前进脚步。俗话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只黑狗发觉自己的叫喊声丝毫影响不到阴物的步伐,血红色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道身影,二话不说直接冲进了黑雾欲将其撕咬开来。
刹那间两只黑狗没入了黑雾之中,黑雾猛地停住了紧逼的步伐。但是接下来的时间却是出奇的寂静,寂静到仿佛之前的事情完全都是幻觉,只有空中突然弥漫的血腥之气提醒着二人刚才的事情绝对不是幻觉。
“南哥,这啥情况?”
见不到两只黑狗的身影,也听不到丝毫动静,张岳不由得焦急起来。
“唉!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两只黑狗应该是被阴物吞噬化为血雾了。也正是因为这狗血化为血雾,才能够短暂停滞住那阴物。”
见到此情此景南风不由得一声长叹,若非自己的缘故这两只狗绝不会有如此遭遇。但时间已经容不得他多想,过不了多久黑雾将再度卷土重来。
“没办法了,张岳你帮我护法!”
南风朝着张岳大喝一声,张岳二话不说手持金刚法杵立于南风身前挡住其身影。南风确信,若是真的有意外发生,张岳会毫不犹豫的代替他承受一切伤害。
“弟子今遇此劫难,借诸位道法一用。泣血请灵!”
说罢南风心一狠猛地咬破舌尖,顿时一股腥甜之气充斥口腔。
“噗!”
一口舌尖血喷于桃木剑之上,双指以血为墨在剑身之上画下请灵符咒,右手高抬剑身,剑尖直指云霄,顿时血红之气大作。
随着血红之气大作,南风感觉到一股无穷之力从剑身传入手臂,直至全身。这股力量不断的游走于南风体内的每一处经脉、器官、四肢等。虽其力量霸道无比,但游走于体内恰似涓流入海柔顺无比,仿佛与生俱来一般。
大概过了三分钟左右,黑雾中的那道诡异身影渐渐的重新开始凝聚,然后又继续向着南风张岳二人逼近。
张岳看到如此情景,赶忙转头看向南风。此时的南风矗立而站,双目紧闭双臂下垂,剑尖直指地面,身上血红之气大作,仿佛罗刹一般。
“还没好?看来我得替你扛着了!”
显然,此时的南风尚未完成道法,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刻,容不得丝毫打扰。若不是张岳为其护法,换做旁人南风怕是不敢使用此术。泣血请灵之术霸道无比,但存在一定的真空期。此期间若被打扰断了施法,遭此术反噬恐魂魄尽散。
“金刚护法,道法自然!”
张岳高举手中金刚法杵,口中默念口诀。瞬间一道金色光圈散落在二人周围,光圈周围缠绕着无数妙法符咒,仿佛一道道龙盘旋于其中。
此法名为金刚护龙阵,乃是张岳家中历代相传秘法。此法虽无霸道无比的攻击之力,却有无穷尽的守护之道。面对此等阴物张岳不敢有半分马虎,仅一个照面便拿出看家本领,毕竟身后站着的可是南风,容不得一丝大意。
“嘭!”
黑雾终是触碰到了金色光圈。仅只是一个简单触碰,便发出无比沉闷的声响。
随着那一道碰撞,张岳紧握金刚法杵的右手便开始颤抖起来。
“嘭!”
黑雾之中那道诡异的身影仿佛是觉察到了这点,并没有给张岳丝毫喘息的机会,第二次碰撞随即接踵而至。
“嘭!”
接下来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不断的撞击,让金色光圈的光芒渐渐的黯淡了下来。
此时的张岳已经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体力不支,每一次的撞击都让他的全身感到剧痛无比,握着金刚法杵的右手早已虎口皲裂流血不止。
突然,黑雾停止了撞击,渐渐的向后退去。
张岳心里明白,那并不是它打算放弃,而是觉察到了自己已是萤虫之光,它是打算蓄力一击彻底击垮掉自己。
不到片刻时间,黑雾便再度卷土重来,其中阴物的眼神更是弥漫着无比浓郁的血腥之气。
转头瞄了一眼南风,张岳终是支撑不住眼前一黑一口血吐在胸前,右手渐渐的放了下来,手中的金刚杵摔落在地,金色光圈应声而逝,周围再度充斥黑暗。
“孽畜,今日我必杀你!”
就在张岳即将失去意识倒下之时,后背突然被人托起。转头发现南风终是醒了!
南风此时被红色血气包裹全身,血腥之气比起那阴物有过之而无不及。双眼泛红眼珠带有惧人寒意,手中桃木剑迸发金光覆盖剑身。右臂轻抬剑尖直指黑雾大喝,声音中所蕴含的空灵与霸道着实让黑雾之中的身影一阵发颤。
“干,干死他!朝死里打……”
说完这句话张岳便乏力昏迷过去。
“来,试试?”
南风看了看对面的身影轻声蔑笑,左手指了指阴物,右手的剑终是要抬起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