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灵道人 > 第十六章 白衣魅影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白衣魅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时间逐渐的向着深夜推移,空气中弥漫着阴冷肃杀的气氛。四人紧紧的挨坐在一起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们不知道今晚是否会有灵异的事情发生,但心中多少都存在着一丝丝恐惧,一种对未知的恐惧。
“今儿这天有点冷啊,冻得我直哆嗦。”
张岳坐在那儿瑟瑟发抖,开始抱怨起来。
突然,封锁线的范围内若隐若现出现了一道身影,时而模糊却时而清晰。
高挑的身材,细长的腰线,一道女士独有的特殊体型逐渐映入眼帘,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那股深彻入骨的寒意。
“我去,还真的有说法!”
张岳赶忙站了起来,手指着那道身影。
说时迟那时快,南风瞬间从地上弹起手持桃木剑敕令符冲向鬼影,张岳二话不说紧随其后。王哲晓颜二人哪里见过这阵势,吓得连连后退,他们的世界观在这一刻基本上全盘崩塌。
“孽畜,我乃探灵道执道!若是有冤屈速速道来,若是为祸人间,今日你必魂飞魄散!”
南风朝着身影大喝,手上却是没有一丝闲着,敕令符咒穿过桃木剑,默念口诀顿时金光大作。
那鬼影似乎十分忌惮南风手中的桃木剑,身影渐渐的暗淡下去,逐渐浮出了身形。
一袭白色连衣纱裙穿着于身,纤细白崭的手臂小腿外露,吹弹可破的皮肤透露出一丝丝惨白。极美的一副面孔五官精巧可人,唯一与众不同的是那双失神空洞的双眸,显得那么的漠然。
“他们……他们都该死。”
那白衣女子嘴唇微微颤动,全身颤抖,极为痛苦的说出这句话。
看到这般情景,南风渐渐的放下了手中的木剑。南风在白衣女子的身上没有察觉到丝毫怨灵的气息,有的只有那一道道微弱的阴气。
“要是有冤屈,自可去找阴司诉苦,为何要危害阳间!”
阴司,是道家教法之中阴间裁决的地处。凡人畜阳寿已尽,皆需通过阴司裁决判定前身过往,独断来世往后。若是有极大冤屈错进阴间的,阴司会根据孽主所作所为进行相应惩罚。轻则夺去阳寿,重则堕入万劫不复。
“阴司……呵呵,他们都得死!哈哈哈哈!”
白衣女子听完南风的话,身体更加的剧烈的都动起来。嘴角渐渐的开始上浮阴笑,面部表情逐渐的扭曲起来。身体逐渐的开始凭空上浮,逐渐的散发出黑色雾气,慢慢的将其身体包裹。
“不好!”
南风暗道不好,他能够感受到白衣女子身上的怨灵气息正在以一种难以置信的方式惊人增长,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快退!”
张岳赶紧呵斥王哲晓颜二人,自己则手持金刚杵横挡在二人身前以作断后。
“姑娘,我劝你及时收手,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南风尝试劝阻,但就目前形势而言怕是难以收手了。
“岳子,保护好他们两个人,小心误伤!”
“好的南哥,你放心!”
说罢张岳默念口诀,金刚杵顿时光芒大作,身后一道金刚身影负手而立,不怒自威。
“敕令!道法万千!”
南风手捏法诀拍于剑身之上,一道金光夺目而出,瞬间冲入女子身形之上。
随着金光没入白衣女子身体,一道道金色符咒犹如涓流入海般在其身上来回游走,逐渐形成一道道金色枷锁捆住全身。
“啊!……”
女子一声刺破耳膜般的惨叫响彻天空,扭动的身体努力的挣扎着金色枷锁。
此时的南风一点也不轻松,口中不断的念着法决。随着白衣女子每一次的挣扎南风额头上的汗珠就多一分,面部的表情显示出其此刻承受的痛苦。
“南哥,能压得住吗?”
站于一旁的张岳此刻别提有多着急,看着南风此刻痛苦的表情,生怕出一丝意外。
“别动,你护住他们二人,这家伙怨念太重,我随机应变!”
此刻王哲晓颜二人皆是面色惨白,他们没想到今晚会发生这样的事。正当他们还未来得及接受新的世界观时,危险仿佛又接踵而至。
“啊!……”
大致只过了片刻,白衣女子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彻底挣脱了金色枷锁。
“噗!”
金色枷锁被破,南风因施法同根受到牵连,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瞬间面色一片苍白,接连倒退险些摔倒在地。
“南风!”
见此情景,晓颜下意思的大叫一声南风,紧握的双手被汗液浸湿。
“别过来!”
南风强忍痛苦手捂胸口,用吐出的鲜血连忙在地上画出一道符咒。
与此同时白衣女子已经被诡异黑气包裹,双眼寒芒深邃,直接朝着南风面门冲来。
“大罗天地,包罗万象。”
南风双手合十,随着法咒念完一道巨型符咒从血迹中腾空而起,径直悬挂于半空之中。符咒发出耀眼血色光茫,白衣女子竟不能向前挪动半步。
“啊!……”
白衣女子受到阻拦,更加疯狂的冲击着血色符咒,随着每一次的冲击符咒都在微微的颤抖。
“你有什么冤屈,我可以尽量帮你解决,不要再进一步的深陷下去了!”
南风朝着白衣女子大喊,寄希望于能够唤醒她。
“南哥,快点下手吧,否则来不及了!”
张岳在一旁看着别提有多着急,南风每次出手都没有下杀招,尽是困锁束缚之法。
“她的秘密太多了,不能都带走了。”
趁着白衣女子冲击血色符咒之时,南风掏出本命道符心一狠,一口舌尖血喷于符咒之上,右手持符朝着其脑门拍去。
“清灵法!敕!”
啪!南风右手的本命道符不偏不倚的正中白衣女子脑门,一道金光瞬间从符咒没入其脑中,白衣女子全身黑雾尽数褪去,恢复往日安静。
白衣女子渐渐的恢复了意识,挣扎着勉强从口中道出一句话。
“都……都是他们的错!”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来帮你讨这份怨债!”
正当南风与白衣女子交谈时,其身影逐渐的开始模糊起来,从她的面部表情来看仿佛是预知道了什么,面部瞬间变得惊恐起来。
“不!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要回去!”
突然,白衣女子的身旁空间出现了一道黑洞,将其瞬间吸入,依稀能够看见的是白衣女子那张痛苦不堪的脸。刹时间整个空间瞬间寂静下来,仿佛一起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件事怕不是这么简单,刚才的空间里还有一个东西存在,直到它显身我才感觉到它的气息,这家伙怕是有些道行。”
经过刚才那一幕南风此刻才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虽说他年纪较轻,入行时间尚浅。但是论道行,现如今在世行走的道人里能够出其左右的也不在多数,能够让他至始至终感受不到一丝气息的东西,那道行怕是绝不在自己之下,而这个白衣女子又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