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良季存钟让商绾 > 第83章 逆袭开启

我的书架

第83章 逆袭开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一个人打车回家,到了家张良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问我,“你家里出事了?”

我一愣,“你怎么……”

“邻居跟我说的,你一个小姑娘独居,家里进贼了,她听到了动静。”

我一边接电话一边在玄关换鞋子,“嗯,不过没事,刚从警局回来。”

“人没受伤吧?”

“嗯。”

“商绾?”

我有些奇怪,就听见张良在手机的另一端问我,“你没事吧?声音听着有点低落。”

原来我的难过已经明显到了,连一个外人都能听出我在难过的地步了啊……

我吸了吸鼻子,“没事,明天还要早起去剧组呢。”

“季存会跟你对戏吗?”

说起季存这个名字,血液倒流回心头三存,我抓着手机的手指无意识紧了紧,随后我笑说,“当然会啊,我演的角色就是他的手下。”

“那要我晚上来接你吗?”

“不用了,一直这样太麻烦你了。”

我没有再逃避张良,而是直白拒绝,“很抱歉,回应不了你的感情。”

那边沉默了好久,许久之后张良才缓慢地对我说,“嗯……那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我喘了口气,故意用轻松的语调说,“当然可以啦。”

张良听到我语气正常,就跟我道了晚安,挂了电话以后,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陷入一种茫然的地步。

接下去的日子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离商闻出来还有三个月,还剩下三个月……

我咬着牙站起来,去了厨房给自己鼓捣夜宵,端出一碗面之后,一个人坐在餐桌边吃饭。

电视机的音量被我刻意加大,营造出一种这个家里热闹腾腾的感觉。我坐在餐桌边,头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深重的无力感。

我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更不知道要如何处理明天和季存的见面。

我先是抓着筷子愣了几秒,随后像是突然被人摁了开始键一样,一个人拼命吃,为了能够感觉到自我的存在,我不停地吃,把东西吃进去,让我的肚子感觉到饱意,似乎这样,我就可以肯定我自己活着。

不这样的话,或许时隔数月会有人敲响这栋房子的门,进来看见的是一具我高度腐烂膨胀的尸体。轻轻一戳,那些情绪就如同**的皮肉组织迅速爆炸飞溅,没有人会想要理会我活着时内心曾经有过多少惊涛骇浪,就像没有人会想要去仔细观察死人的身体一般——在大众眼里,或许都是一样的,腐烂,过时,恶心,又令人抗拒。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会在难过的时候想要暴饮暴食,亦或是一丁点食物都不汲取。极端的两面都像是一种为了感知自我的行为,我靠吃来填补空虚,我的身体太空了,空得要人命。

我埋着头一个人吃面,用力将吃面的声音发出到最大,我不怕的,我一个人这么久都过来了,我都没有一刻怕过。

窗外万家灯火,独独没有一盏在等我。

我将最后一根面条吸进嘴里,嚼了嚼艰难地咽下去。

咽下去,直到一颗眼泪悄无声息砸进了碗里。

******

第二天我早早醒来,盯着天边鱼肚白,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慢吞慢吞从床上爬起来。

刷牙,洗脸,洗澡,吹头发,敷面膜所有的一切我都精致地打扮,到了后来我坐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素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还是温热的。

还是真实的。

我看了眼时间,在发了半小时呆以后,我起身换衣服出门,出发去剧组。

张良租给我的房子离剧组近,不稍片刻我便到达了目的地,下去的时候先去了更衣室把戏服换上,然后在群里喊了一声,我回来啦。

“哇,是商绾吗?”

“你今天好早啊,我们还在来的路上。”

“祝贺呀,存哥说你生病住院去了,现在身体怎么样啦?”

我顿了顿,随后在键盘上打出几个字——我现在特别精神,谢谢大家关心。戏拍到哪里了?

“快要到大结局了,不过你的戏份还没拍,今天可以先搞你的了。”

过了一会我收到一条好友申请,点开来一看,发现是黄钦。

居然是黄钦本人?

黄钦他在我们戏里是主角,扮演那个皇帝,也就是我在剧中要勾引的对象。后来因为事情太多,我和他拍完定妆照就再没一起合作过,直到现在。

黄钦主动来问我,【事情解决了?】

【嗯。】

【那可以安安心心拍戏了,哈哈。】

【感谢黄大帅哥还来找我聊天,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什么话呀,都是一个剧组的。最近情绪酝酿得怎么样了?】

【肯定比之前好,放心吧!我争取一条过,不ng!】

【有志气啊商绾哈哈。】

黄钦是个很随和的人,也非常有礼貌,从之前和他拍定妆照的时候就可以感觉出来,我想了想今天的戏份,大概就是先和贺长安来一出对手戏,再紧跟着就是之前没拍的百花园勾引皇帝细节。

深呼吸一口气,我收回手机,坐在化妆镜面前,一边背着台词,一边等着他们的到来。

******

半小时后,人开始陆陆续续来齐,黄钦到了场地里,就搬了一根小板凳过来在我旁边坐下,故作严肃正经的语气,“来来来,商同学,我们来排演一下。”

我笑了,“遵命!”

季存被陈婼带进来的时候,导演组还在调设备,我和黄钦都化了妆换好衣服在边上对细节台词,黄钦指着剧本跟我说,“这里,你眼神要那种冷艳,但是勾人,知道吗?你演的这个角色没有柔软的性格,自然也没有那种柔弱又令人想要怜爱的感觉。所以你的勾引,就是要用力,就是要艳压众人那种勾引,使出浑身解数去引起皇帝注意,为了贺长安,什么苦都吃得下去的那种勾引。”

他的解释太到位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要如何去具体演绎这一段,等我和黄钦聊完心得一抬头,季存就站在我们不远处。

人如玉树,衣袍猎猎。

他今天穿了一身白玉的袍子,高高瘦瘦又气质冷漠,精致的五官担得起小说里描写的“剑眉星目”四个字。光是站在那里,不用说一句话,我就仿佛看见了那个名动京城才惊绝艳的长安侯。

贺长安啊贺长安,你到底有真心爱过谁吗?

你爱的,永远是那个穷极一生都登不上的皇位。

季存这会儿双手抱在胸前,皮笑肉不笑看着我,“聊得挺认真啊?”

似乎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强忍着内心的心酸,笑着说,“是啊,太久没回剧组了,总要找人请教重温一下感觉。”

季存对我这个说法回以冷笑,随后对我说,“行啊,这会儿,可千万别ng了。”

我没说话,倒是黄钦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吧,导演组准备好了,你和季存先准备。”

“嗯。”

我点点头,跟在季存身后进场,导演组对着我笑眯眯地喊了早上好,随后跟我提了几个要素,这便开始。

喊下开始那个瞬间,熟悉的感觉一下子回到了我身体里,那些我早已背得烂熟的剧情,那些铭记于心的台词和细节,我看着季存,他却在我眼里化作贺长安。

化作那个我深爱着却永远爱而不得的男人。

“今日百花园,你可准备好了?”

“报告主子,已经准备好。”

“衣服呢?”

“衣服还未……”

“我命人去订了一套红色花钗大袖,你今日穿上,去见皇帝。”

贺长安一个眼神,就有下人端着一个贵重的红木箱子上前,打开箱子,我看到了一套相当华丽的衣服,以及连带的一整套秀丽发簪。边上摆着一对花钿。

愣住,我缓缓抬头看贺长安,听见他说,“穿上这套,皇帝一定会注意到你。”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可今日,他无所不用其极地将我梳妆打扮,只为了让我去替他勾引皇帝。

镜头在我脸上定格了好几秒,就为了拍摄我见到衣服后的眼神和表情。而后我接过那套袖衫,缓缓跪下,“花影……听令。”

******

皇帝设宴百花园,众臣从之,后宫妃嫔也跟着花枝招展地来了,包括受邀一起来的名门贵妇,或是深闺千金。我在暗处,看见贺长安带着平阳公主和众人笑意盈盈地打招呼,我想,贺长安啊,你原来还能笑得如此热。

贺长安对皇帝说,路过异域顺路买下了一位孤身女子,善歌舞,今日带来一并给皇帝助兴,皇帝坐在最中央的位置自然是笑着答应,这一答应,就到了我出场的时候。

一身红袍如同天降,伴随着身影的降落,树上落下叶子和花瓣来。眉间一朵花钿,眼尾一抹嫣红,绮罗纤缕见肌肤,是谁绸缎迷人眼。

我正灼热又绝望地看着谁?

穿过皇帝,我正看着贺长安。

——“咔!”

“快,放商绾下来!”

我猝然清醒,整个人还吊在威压上,机器慢悠悠地将我安稳放下,我这才踉跄两步站稳。

挽了挽宽大的袖袍,我看见黄钦还坐在皇帝的位置上茫然看着我,我上前挥挥手冲他打招呼,“怎么了?”

“拍得真好……”

黄钦下意识伸手来摸我的衣服,“这衣服太飘逸了吧,你出现那个画面搭配它简直美翻了。质感真舒服。”

“我演得没有让你尴尬就好啦。”我笑着说,“你喜欢?我给你订一套。”

周围人哈哈大笑。

“黄钦不会有那种女装的爱好吧!”

“不得了了,这一下可挖出八卦大新闻了。”

远远感觉有人目光冰冷看着我,我一僵,转身对上季存冰冷的眼睛。

瑟缩了一下,我还是继续让自己维持着笑意,季存没说话,只是盯着我许久,转身走开。

“他怎么了?”

“没事,估计还在入戏。这种情况正常。”黄钦安慰我,“我刚刚也还在入戏呢。”

所有人都一边休息一边跑去看导演的机子,导演替我们回放了一遍刚才的情形,大家都夸赞我这一条拍得太好,倒是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这俩月经历了什么呀?眼神更有感觉了。”

经历了什么?

我无声地笑,却一言不发。

画面又回放到我从树上跳下落到百花园中央的慢镜头,又迅速切了一秒黄钦被惊艳的表情,导演特别满意,“哎呀商绾,你看你现在状态,比之前好得不是一点半点嘛!我感觉你这部戏拍完就火了!”

黄钦笑眯眯地说,“是呢。”

我摸了摸鼻子,“别夸我啦,再夸我尾巴要翘到天上去了。”

大家看完演出都散去继续忙接下去的任务,唯有季存站在原地,用力攥紧了矿泉水瓶,发出一阵刺耳的瓶子变形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