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间唯一的你冷御洛怀桑 > 第十四章怎么可能有爱?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怎么可能有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洛怀桑果然没死,是她回来了。

冷御三步并做两步冲上了楼:“怀……”

“御,你,你在家?”

不是洛怀桑,而是惊慌失措的洛怀柔。

“你在她的房间干什么?”希望变成失望,冷御紧凝的眸子染着寒霜,冷光一扫,看到洛怀柔手里拿着洛怀桑的手机。

“别碰她的东西!”抓向洛怀柔的手腕,冷御用力的一夺差点没把洛怀柔从轮椅上拽下来。

洛怀柔被他粗暴的动作吓住,委屈的解释着:“桑桑不在了,我只是想整理一下她的遗物。”

“她没死,不需要整理!”

“御,你别生气。”洛怀柔急忙道歉,“我知道你一时还接受不了,但桑桑真的死了,虽然生前她伤害了我,但总归是我的姐妹,我只想尽亲人最后的一份心,用她的遗物送她最后一程。”

“你是觉得她的东西碍你的眼吧?”

不知为何,柔弱可怜的洛怀柔让冷御开始厌恶,洛怀桑从来不会这样,她说不出这么多解释的话,就是受了委屈,也只会倔强的昂着头。

“御,我没有,你相信我。”

他愈发的不耐烦,避开她想伸过来的手:“出去。”

“御……”

“还有,不许进我和怀桑的房间。”

洛怀柔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你说这是你和桑桑的房间?”

“我让你出去!”不想再和洛怀桑解释和废话,冷御忍无可忍的爆喝。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洛怀柔脸色如白纸一般,自己转动着轮椅不甘心的退了出去。

头顶的灯光映着冷御暗涩的脸,他站在房间中央,四周很静,静的让他发慌。

房间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就好像洛怀桑只是出去旅行,刚结婚时,洛怀桑总是央求他补一次蜜月,可每一次都被他拒绝。

后来她改了策略,做一些小甜点送到书房讨他的欢心,他甩脸赶她,她也不在乎,笑嘻嘻的等着他。

那时的她是那么爱笑,可是后来,她的笑容越来越少。她不在等他吃饭,更不会像从前一样等他等的在沙发上睡着。

她的话也越来越少,两人的交流只限于床事上他对她无休止的折磨,鲜活的洛怀桑不见了,她变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

“洛怀桑,如果你现在肯出来认错我可以试着去爱你。”

爱?

冷御吼完愣住,他说了什么,他对洛怀桑怎么可能有爱,他不过是愤怒,愤怒她用一场大火消失。

气急败坏的乱扔乱砸,砸开的柜门掉出一个盒子,冷眸一凝,冷御捡起打开,里面是一张银行卡,和一本记事本。

“十五号,总额三万块,妈妈三个月的医药费。”

娟秀的字体属于洛怀桑,冷御忽然想到什么,转身去翻衣柜。

一件件用她的衣服改成的婴儿服在柜子最下面的角落,细密的针脚一看就是手工缝制,每一件都洗的干干净净。

拉开床头的抽屉,洛怀桑所有的证件也都在,曾被他撕碎的结婚证,也被洛怀桑拼凑完整安然的摆放着。

脑子里就在这时浮现出洛怀柔说过的话:“是桑桑把我骗到这里的,她想烧死我。”

洛怀桑既然想烧死洛怀柔,那么在这之前她应该安排好一切才对,可她连给植物人母亲攒的医药费都没有拿走。

还有她的手机,这是唯一能和外部联系的工具,是可以在关键时刻求救的。

这不像是洛怀桑早有预谋,倒像她是在慌乱之中逃走。

既慌乱又哪里有时间骗洛怀柔,哪里有时间放火?

她还是孕妇,他还派了专人看守的,她又是怎么轻易逃出去的?

难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