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一命赔一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到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她的暴力摧残下,看似厚实的承重墙居然真的有被推到的架势,然后与垃圾场一墙之隔的地下就是一片大型的私人赛车场。

尹月迷迷糊糊的跨过破碎的石块,听见从地下传来的叫好声和女人们兴奋的呐喊声,便不由自主的随着那声音的来源挪过去。

尹月迷迷糊糊的看见眼前是一条深邃的隧道,隧道表面都是用水晶磨平打造的,所以不用担心塌陷,每隔十步在隧道上方开了十多个与地面相接的通风口。

空气很充足,貌似隧道深处在举行什么活动,试车如命的尹月很敏感的听到了各种型号的轮胎擦过地面所发出的声响,甚至能轻而易举的判断出这些车的型号和牌子……

“奥迪派克峰,限量的法拉利,迈巴赫,兰博基尼?······”尹月喃喃的说出听到的牌子,嗤笑一声。

原来自己是一不小心闯入了一些富二代有钱人的地盘了,只是她还不知道,这里的赛车场隶属于尹氏集团旗下,也就是说她误打误撞的进了自己的地盘。

等到不久以后,尹月从梁炎那里得到这个消息,有些痛心疾首。

早知道是尹氏的产业,她就是再耍酒疯也不至于将整个地下城都毁于一旦,导致尹氏间接性的损失了上百亿美元也就算了,她最爱的一辆车也就此报废,当然,这些是后话了。

她正要往外走,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进来了,听声音倒像是一些半大的孩子。

现在韩国的社会风气她不是不知道,这些有钱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她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更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的牵扯。

听着声音越来越近,尹月还是极明智的选择往隧道深处走过去,好过在这里跟那些富家公子纠缠。

周文云将白夜同陈星请到这里来,主要也是因为周文云在这里同样有股份,也算是半个老板。

当年舒氏给他的一笔钱,他便立刻资助了当时正和白家老宅关系闹僵的白夜,在这里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平日里害怕他妈妈担心,白夜除了容泽几个也没有往外面说,所以这里一直是由另一个老板,尹氏公子尹枫主持大局的。

来的人正是周文云一行人,走在水晶铺成的道路上,纵使是见惯了各种场面的陈星还是有不小的震动。

忍不住的在路上蹦了几下,白夜睨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就是导弹也射不穿你脚下的这条路,这是高强度的水晶浓缩,百分之一百的纯天然水晶,我不得不说······”

他抬头看了一眼一脸平静的周文云,继续说道:“周先生好本事!”不得不说,不知道现在的舒父舒母看到拥有这些的周文云,会作何感想。

要说用来铺路的这么多水晶,每家都拿的出来,但是只是用来铺路的话,估计没有谁会这么做,毕竟大家都不是跟钱过不去。

周文云笑着说:“这里的一切都是由尹氏的装潢师完成的,不求最好只求一个安全性制!这是他们一向贯彻的宗旨,所以不是我有本事,而是尹枫!”

陈星发出啧啧啧的感叹声:“连这么一个旗下的小赛车场都是如此的精致,总不会整个尹氏财团都是用水晶盖的吧?”

白夜笑道:“这个,还没有人知道过!”

陈星愕然:“尹家的小公子不是合作伙伴吗,难道平时不透露什么的?”这未免也有点太神秘了。

周文云道:“这估计是尹氏集团对于每个员工的明文规定,尹枫身为财团公子,才更要遵守,这家赛车场是尹氏的人修的,在最初就是对很多人保密的。”

白夜看了一眼周文云,知道自己或许有些唐突,却还是问道:“你做的这些,有和舒璇讲过么?”

周文云一愣,不动声色道:“并没有。”

“你知道舒璇为什么会去找你么?”白夜平静的问道。

“一点点。”

“那你……”

周文云抬起头,目光真诚恳切,“这一次,我不想在失去她了。”

舒璇在河边坐了很久,直到凝加来叫她,她语气不见得有多好,“喂,婶子喊你吃饭呢。”

舒璇一怔,抬起头逆着阳光看清少女纯净的脸,突然轻声问道:“你很喜欢文云,是么?”

凝加大概是没想到舒璇会如此直接,又因为涉及周文云,一时间不然羞红了脸,不知道如何是好。

“其实,你喜欢她,很好……”只有这样,她才能放心。

“很好?”凝加疑惑的看向舒璇,说道:“你这人真奇怪,你自己不也喜欢她吗?为什么还要这样说?”

“我若说,你可不能生气。”舒璇笑着说道。

“你先说……”

“……”

“好,我不生气。”

“你还小,有些事情都不懂……”舒璇还未说完,便被凝加愤愤不平的打断:“什么叫我还小?你也就比我大三岁好不好。”

“嗯?”她就知道她一定会打断她。

“……好吧好吧,你说。”

舒璇会心一笑,还真是和当年的她一模一样,或许,那个孩子如果还在的话;她没有和容旭在一起过;没有丧心病狂的伤害过宋溪的话,她一定会跟她来几场公平竞争。

“你倒是说呀……”对于这么欲言又止的行径凝加最是痛恨,这样吊着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说着,她又竖起三根手指举过头顶,发誓道:“我保证绝对不打岔,也不会把这话跟她说,怎么样?”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又加之你这么喜欢文云,我便和你聊聊,如果提前三个月,不,一个月找到文云,我都不会放弃她,所以你应该庆幸,是在现在,这样狼狈的我遇见了她。”

“说得好像现在的你跟一个月前的你不一样似得。”凝加一时没忍住撇了撇嘴,表示对舒璇的话提出异议。

这一次舒璇到没有过多纠缠,而是感叹道:“是不一样,一月前我或许嚣张,或许跋扈,可前不久,我差点杀了一个人……”

“哦。”凝加猛然抬起头问道:“什么?!!!你你你……你犯得着跟我开玩笑么,这多不好……”

“怎嘛,你害怕了?”舒璇忽然靠近,猛地搂过凝加的脖子,着实把猝不及防的凝加吓了一跳,“啊!!!!”

“哈哈哈,原来你也知道害怕啊?”舒璇笑着问道,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好奇,一向强势的凝加既然害怕她,不过想想也对,她都差点杀了一个人了,还有什么是她做不了的,估计这丫头现在肯定有些后悔对她那么凶了。

“你……”凝加愣了愣,傻傻的看着面前的舒璇,她的脸好像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她的嘴角上扬的美丽的弧度?,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就是因为这样,周文云才会对她念念不忘,两人都分开六年了还是一直想着她……

想起周文云没日没夜的工作,偶尔喝醉了还叫着她的名字,刚刚开始迟疑的心再一次坚定,她坚信这样做是为了周文云好,虽然知道周文云当年很喜欢她,但是这么久了,好不容易等她快忘记的时候,她怎么可以再次出现搅乱她的生活?

“好了好了,我不想听了,你既然不回去,我就自己回去了……”凝加佯装无奈的说道,不等舒璇做出什么反应,便快速的离开了。她只是想让她离开这里,那些人应该不会伤害她才对。

“这丫头……”舒璇无奈的摇了摇头,收回目光,过了一会儿,身边有细碎的脚步声,舒璇以为是凝加又回来了,道:“我这就回去了……”转身望去,猛的眼前一黑,然后直接就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人声,感觉到被束缚的身体,舒璇心下一沉,因为宋溪一事一直在找她的人,只有是容泽的人终于找到她了。

舒璇不敢睁眼,也不挪动身子,静静的思虑对策,耳边又传来了人声交谈,这一次的舒璇很幸运的听到了这群人的谈话内容:舒璇感觉一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道:“啧啧啧,想不到当初不可一世的舒大小姐今日也会落得这幅田地。”

另一人道:“这也是她咎由自取,谁让她动了老板心上的女人……”

舒璇的心似乎凉了一半,宋溪确实是容泽心尖上的女人。

之前那人又道:“还真是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所以说男人就不能找漂亮的女人,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看你是嫉妒吧!”另一人呛声道。

“我呸,你喜欢,你咋不上?!”

“哎哎哎,你可别害我,我可是上有老上有老上有老啊,我24了还没有结婚,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废话,舒璇可是老板要的人,老板没做出指示之前,舒璇名义上可还算是她们的老板娘呢。

“瞧你那点出息!”

“好了好了,你不困啊,大晚上的。”

男人指了指昏睡中的舒璇,有些不放心,“万一她跑了怎么办,到时候咱们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玩儿的。”

“你害怕个球,之前给她用的麻醉剂有三管,她要是现在能醒我她妈给你跪下,叫你一声爷爷!”

“哎!”

“完犊子!你丫的找死!”

舒璇提着心心惊胆战的看着两个男人走远,这才敢睁开眼睛,舒畅的自由呼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