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容少娇妻心尖宠宋溪容泽 > 第145章 夹缝里的爱情

我的书架

第145章 夹缝里的爱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画她吃饭,画她睡觉,画她因为伤口裂开疼痛纠结流出的汗水。

每一笔,都带着浓重的情谊,也预示着无法阻挡的分别。

也许,他什么都明白吧,因为明白,因为无力,所以在真相没有被彻底撕裂之前,只能装糊涂。

他们尚且不知道,本来,就是这段时光,他们也是不能拥有的。

只是有人,无意中给了他们时间的夹缝。

站直身体,盯着平静的舒璇,明朗纳闷,“不是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出院?”

“这里很贵,你爸妈的能力有限,我不想在临走之前给他们添麻烦。而且,我也不想继续这样沉.沦下去了,在医院里过日子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咱们俩一起好好的玩几天,你应该也知道,我们的日子不多了。”

舒璇说这些话,直白又简单,明朗怎么可能听不懂。

所以,他沉默的低下头,“可是你的伤……”

“我自己的伤我自己心里有数,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舒璇最严重的,其实也不过是小腿上的伤了。和容旭争执间,多少有些震裂,但也算不得是多严重。至少……没有到住院这种程度。

“真的?”明朗还是不敢确定,毕竟,比起分离,她的伤势更重要。

“真的!”舒璇十分确定,“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找大夫来为我验证,他们其实也是为了能够有多一些收入才会一直留着我们住院,毕竟这里是私立医院,咱们就不要这么傻了。”

明朗犹豫了。

他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决定这件事。

他知道,舒璇之所以有这样的打算,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她的身体真的很好的,更多的原因,完全是因为他们分别的日子不远了。

放下手中的床单被褥,明朗走到她面前,第一次,两个人正式面对这个话题。

“如果……如果不走,不行吗?”他说的那些沉重,毫无底气。

年轻的,素来阳光灿烂的男孩子,这会儿却如被阴云遮蔽了,整个人都蔫嗒嗒的。

舒璇的状态也差不多,她低下头,没有应声,她想说好,可现实就是不可以。

有些事,即便是她,也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等到有一天,她真的能放下一切,放下世俗的时候,也许真的会丢下舒家的一切选择和他在一起浪迹天涯。

可是现在,不可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可……可能是真的对那个人彻底死心了吧。

真是……糟糕的有些可怕。就像曾经的自己。

“去和医生说吧,就说我想出院,医院不会不允许的。”其实她的伤势早就过了住院的范畴。

“你先吃吧,一会吃完了我会去问问的。”

这个时候,敲门声传来,明朗纳闷的走过去开门,很巧,是主治医生。

一个四十出头的男医生,夹着病历本,十分严肃的样子,“怎么下床了?”

明朗刚要说医院里被褥的味道太重舒璇受不了,却被舒璇打断,“我让他收拾一下床铺,马上就回去。”

主治医生没有说什么,点点头,开始看舒璇的舌苔和眼球,“还失眠吗?”

舒璇如实地回答。“好多了。”

“食欲还不错?”主治医师问道。

“比前两天好很多。”

舒璇尽量回答的够贴切,够完美,好让自己能够争取今天出院。

刷刷刷,主治医生在单子上迅速写了几行字,随后依旧漫不经心的问,“现在还会有假设性呼吸困难症状吗?”

“除了刚进医院那晚有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过。”

即便舒璇在精神上觉得自己没问题了。但是差点被掐死的那种窒息感,却牢牢地被身体记住。所以她在入院的那一晚,就出现了那样的状况。

刷刷刷,大夫又记了一笔。

明朗就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很怕自己说错了什么再被舒璇给骂一顿,那可真的是不值得。

“我刚才在门外听到你们说,你们打算今天出院?”

舒璇见大夫主动往这个话题上聊,以为可以,瞬间眼珠子都亮了起来,十分期待的说,“是啊,我觉得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好了,不需要继续住院了。”

“不可以。”大夫基本没怎么犹豫,直接拒绝,“身体好不好不是你感觉出来的事情,不是只有疼的死去活来才叫不好。你这种情况,至少再住一个星期才能出院,别的不说,重新崩裂的伤口是否感染还要观察呢!出院这件事,近期是不要想了,除非有转院手续转院治疗,否则没戏。”

说完,也不管不顾舒璇此时想杀人的表情,直接离开了病房。

独留明朗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舒璇无语的说,“要不要拒绝的这么干脆?真是要死了。明明就是小题大做嘛。哪有说的那么可怕,现在又不是古代,崩裂的伤口处理的也算及时,怎么可能会感染嘛!”

明朗走上前,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别想那么多了,你先好好休息吧,别折腾,身体好了才是真格的,其余的一切都不重要。”

即便马上要分别,即便他们之间永远都不能见面,即便要在留念和养好她身体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

他会毅然决然的选择养好她的身体。

可舒璇怎么都不能接受,这最后待在这里的日子,就这么荒废实在是太可惜了。

可是大夫不允许出院又能怎么办呢?

太不爽了。

瘫坐在椅子上,她无精打采的吃着饭,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们相处的时间本就不多,难道要就这样浪费在医院里吗?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而明朗,虽然是这的希望舒璇能够把身体养好,可是一转头,看着她这么不开心,完全就是活脱脱的一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顿时又开始心疼起来。

不好的心情,对恢复也是没有什么助益的吧……

明朗坐到她对面,他靠近她,两张脸近在咫尺。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说:“舒璇,如果你真的想出去,我……我其实有一个办法。”

舒璇立刻丢到手中的筷子,后脑勺都是精神头,眼睛瞪的老大,“什么办法?快说说。”

“等查房的大夫下班之后,我们,溜出去。”

舒璇还以为明朗这榆木脑袋能想出什么好办法,失望的抽回自己的身子,长叹一口气,“你这算什么办法?大半夜跑出去能玩什么?压马路喝西北风吗?”

明朗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透透气就可以了,不然你的身体还能去哪里?别告诉我你还想出去像正常人那样玩个一大天。”

舒璇抓住明朗的手腕,轻轻摇晃着,那状态看起来真的太像撒娇了,“明朗,你就成全我吧,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不会有事的。这不是强撑的事情,你得相信我啊。”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明朗还是觉得可信度不高,“可医生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你出院,你告诉我你没事。”

“他当然希望我住院了,就他们这种私立医院,乱收费,费用贵,各种不合理的地方。这么不合理人还这么多。”舒璇越说越远。

看着她这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明朗除了无奈的点点头听从还能做什么?恐怕如果不答应,她就会一直闹情绪。

他最害怕的就是舒璇不开心。

其实很多事他都知道,舒璇在遇到他之前,受了很多苦,害了很多人。

所以,有些人希望她死,有些人希望她永远消失。

可即便这样,他心中的悸动依然只增无减,对她的喜欢,也不曾被削弱半分。

很多人都说舒璇是坏人,可是在他看来,她那么单纯美好,完全不懂得争什么。

虽然个性是稍微强势了那么一点,但是完全能在可接受范围之内,并且很多事情都要是绝对的执行者。

所以,那些过往的错误,不管是如何严重,不管是不是人品问题,明朗都不在意。

他只相信他看到的舒璇,眼前这个活灵活现活动在他视线在他了解的舒璇,而不是别人口中的那个他完全不认识的舒璇。

见他一直沉吟不说话,舒璇更加心焦,摇晃明朗的手臂更加厉害,“行不行啊行不行啊,快说话啊。”

明朗的思绪被她的摇晃拉了回来,随即下定决心,“好,一会我带你出去,现在你先把饭吃了。”

“好!”

舒璇乖乖吃饭,明朗看到她这副样子,会心的笑了。

走到床边,继续换掉医院里充满消毒水的床单。

并且在新买的床单上喷了一点点她喜欢的香水味,这下屋子里的气氛瞬间香了起来,清新多了。

舒璇的心情因此更加好了。

吃完了饭,收拾好房间,舒璇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在明朗的搀扶下,慢慢离开了医院。

没有人注意她,也没有人注意病房里的病人不见了。即使定到不见了,也有可能去卫生间了或者去别的地方,总之没有人会想到病人会不要命的跑出去疯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