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章 七星煞血阵

我的书架

第1章 七星煞血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里沙场,血色满天。

  身处其中的人,早被染成红色,面目全非。

  “将军,这是七星煞血阵,我们冲不出去了。”副将急奔过来,一腿跪在沙土里。

  膝盖巨大的冲力,把沙地砸出深深的一个窝。

  随即那窝以肉眼可看的速度成了红色,他伤口流出的血,无声地渗进沙里。

  杨涣一手杵龙纹剑,一手往前伸,力若狂风般一把挽起了副将。

  “知道。传令下去,本将军已找到阵眼,我军即刻能破阵杀敌。”

  她声音冷静,目光如寒夜孤星,在那一刹那间,让副将看到了决心,还有生路。

  他心安了。

  返身出去,传将军令。

  杨涣待他走远,目光瞬间结成冰霜。

  她手腕用力,“锵”的一声将龙纹剑拔起,带起了一股风沙。

  风沙过后,人早已不在原地。

  她确实找到了七星煞血阵的阵眼,也有了破阵的方法。

  那就是,以她,血祭阵眼。

  杨涣看出来了,这个阵法完全是针对她做的,如今她数十万大军,已经伤亡过半。

  她不死,阵不破。

  剩下来的兵将便没有活口。

  那好,来吧,她从不畏死。

  一片巨石林,石高数丈。

  杨涣以剑戳地,一个倒翻,便越上就近的一块石头。

  睥睨四方。

  果然,以大石为底,摆成七星勺状。

  勺子中心,即为阵眼,此时旋成飞沙的涡。

  她想都未想,仗剑往那处落去。

  刹时,一阵血腥爆散进空气里,血味混着零星碎片从阵眼里飞出,碰到周边巨石,发出“轰”的巨响。

  摆成七星阵的石头,竟被那飞出的碎片震的稀碎,又以炸开的势头往更远处飞去……

  此时,一位衣着白袍,面容冷俊的男子,自飞沙走砾中穿身而来。

  正正好看到这一幕。

  他眸光陡暗,心似沉海。

  到底是来晚了。

  ……

  数日后,大宛国皇帝收到边疆捷报,另附一把剑柄。

  那剑柄上刻有龙纹图样,镶有皇家红宝石,正好点亮龙睛,在清冷的大殿之上,睃巡着杨涣以身保下的江山。

  击退敌寇,边疆完好,主帅杨涣大将军身葬沙场。

  这是捷报的全部内容。

  杨涣的一生,最后只留下四个字——身葬沙场。

  彼时,丞相傅柏游家的清芷院里,昏睡多日的三小姐悠悠转醒。

  她一睁眼,便看到面前数张放大的脸孔。

  娘的,地狱还有这种刑罚吗?这一个个都瞪大眼睛瞅着她做甚?

  杨涣只看一眼,就连忙把眼闭上了。

  她自认自己手染鲜血,杀伐无数,死后入天门什么的从没想过,倒是把传说中地狱的刑罚研究过。

  自信地觉得,那些都是小儿游戏,她还是能扛过去的。

  可传说里没讲,上刑之前,还有这么多人要用眼睛慰问她一番呀!

  正在杨涣心思急转时,突觉人中一痛……

  她猛然睁眼,一张老树皮似的脸已占据她的瞳孔。

  不对呀,这人怎么这么眼熟?

  “宋太医,你……你不会也死了吧?咱俩这是在地狱遇着了?还真是有缘哈……”

  此话一出,屋内顿时一片凌乱,各人声音鱼贯入耳。

  “小姐,您怎么了?您不要吓奴婢……”

  “宋太医,小女是怎么回事?怎的说起胡话了?”

  “呵,不会是把人救起来了,脑子坏了吧!”

  “那可不好说,她脑子本来也不好使,小傻子……”

  ……

  杨涣也呆住了。

  别人的声音她顾不上,只是,她自己的声音怎么变的这么嫩弱?

  宋太医见她醒转来,才把身子挪开,杨涣也及时看到,在那些杂乱的面孔里,竟然有几张是她熟悉的。

  她怕这是没死。

  但应该也不是她自己了。

  大宛国皇帝崇尚阴阳之道,就算大将军杨涣从来不把这事放在眼里,可听得多了,还是会有些印象。

  她大概……是借尸还魂,重生了吧?!

  宋太医在外间跟丞相回话:“相爷,贵妃娘娘说,三小姐自幼体弱,还劳烦您多多费心。”

  傅柏游:“自然,清歌是我的女儿,照顾她是应该的。”

  声音低低传到杨涣的耳朵里,她以惊人的反应能力,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傅丞相府的三小姐傅清歌。

  十三岁。

  自幼多病多灾,全靠在宫里做贵妃的嫡亲姐姐照应,不要钱似地把宫中药材往她身上使。

  这会儿,真的三小姐,怕已经去地府报到了。

  而她,既然拉不回三小姐,便且活着。

  那数万英魂的帐,她正好找找跟谁算。

  七星煞血阵,也弄弄清楚是谁为她准备的?

  伺候的丫头见她眼神复杂,一会儿低回哀伤,一会儿阴寒狠戾,脸色更是变来换去。

  生怕再生变故,紧张地抓住她的手。

  “小姐,您说句话,您没事吧,还有哪儿疼,哪儿不舒服……,宋太医还没走,奴婢去叫他来……”

  “我没事。”杨涣说,“就是累,想休息,你们出去吧。”

  红叶和白云交换了一下眼神。

  担心又不安,却也怕真的打扰她,最后还是默默退了出去。

  杨涣为大宛国一品大将军,生前职位不比傅丞相差。

  且她手握兵权,威震边疆,是大宛国百姓心里实实在在的女英雄,倒是比文臣更有说服力。

  可也因为她常年在外,对京城的局势并不十分了解,甚至有些官员,她都不太认识。

  然而傅丞相,德贵妃可不是普通的官,杨涣再怎么眼高于顶,也知道他们是谁。

  只不过关于相府,和德贵妃私下的事情,她知之甚少,统共也就那么一条。

  德贵妃闺名傅千歌,是傅丞相嫡长女,与这位三小姐一母同胞。亲母逝后,她对妹妹护佑有加,一度被传为建安城佳话。

  以眼前的情况来看,传言非虚。

  不过这三小姐的病也着实奇怪,这么多年好医好药伺候着,竟然丝毫不见好,还越来越重了。

  杨涣抬起那条细如麻杆的胳膊。

  皮包骨头,带着一种病态的白,青筋在雪似的皮下,若隐若现……

  这怕不是单纯的病了吧?

  关于这个身份的一切,杨涣只用三天时间,便从丫鬟红叶和白云那里了解清楚。

  同时,她还发现一件事。

  傅清歌这丫头,病是病的,但小模样长的可真好看。

  小小年纪,眉若远黛,瞳若寒星,鼻梁挺直,唇型都是时下最好看的那种,苍白里带着一点点淡粉,让人一看就生心疼之意。

  胜雪肌肤,虽然瘦,可手感却是好的没话说。

  杨涣照着镜子,伸手摸了一把傅清歌的脸。

  立马把手缩了回去,竟然生出登徒子觊觎小姑娘之感。

  可惜,这么一副好身子,半分力气都没有。

  就她刚才起来照镜子的两步路,已经喘的上气不接下气,赶紧又走回床边躺着。

  还没躺稳当,就听到外面红叶的声音:“国师已经到前院了,马上就往这边来,管家说了,叫咱们给小姐拾掇好……”

  国师?

  呵,那个神棍吗?没想到他跟丞相府还有这等关系。

  一柱香的时间,打扮齐整的傅清歌,在清芷院见到了国师东方晞。

  见过数次,还是被他的美颜恍花了眼。

  他的美,杨涣描述不出来,反正一看到此人,就会想到山间清泉,水中明月,以及神秘又浩瀚的万千星海。

  当然,她习惯于把这种感觉总结成一句话。

  神棍果然最会故弄玄虚,博人好感。

  “三小姐为何如此盯着在下瞧?”东方晞先开口。

  身旁的红叶赶紧解释:“国师勿怪,我家小姐前几日刚生了场重病,这会儿精神还不太好。”

  “嗯,听贵妃娘娘说了。”他转向跟随而来的管家:“你们且退下,在下需测一下此院的阴阳之气。”

  相府的管家也算见过几分世面,可听了东方晞的话,却如沐神恩。

  他满脸堆笑,卑躬曲背:“国师且看,我等去院门口侯着。”

  “嗯。”

  众人退散,屋内剩东方晞和傅清歌两人。

  国师从广袖里摸出一块罗盘,假模假样地寻着清芷院走了一圈。

  傅清歌因身子弱,自然不能陪同。

  不过她站在窗边,冷眼瞧着他如一片流白的月光,自她面前从东走到西。

  最后回到窗台下,隔窗望着她问:“三小姐可是识得在下?”

  杨涣心里打了个突。

  她还真不知道傅清歌有没见过这位,一开口必然会暴露自己。

  重生这种事,相府还是先别知道为好吧?

  心思一转,话也说的圆滑:“国师何出此言?”

  东方晞低首浅然一笑。

  太浅了,也太美了,如同微风吹起湖面轻波,带着氤氲的水汽,扑湿了观望着的心情。

  娘的,以前本将军怎么没发现,神棍竟长的如此好?

  杨涣在心里暴了句粗,目光还在东方晞的脸上流转。

  “在下只是见三小姐目光有疑。”

  “哦,是吗?之前我的丫头不是跟你说了,我有病,得治。”

  她停顿一下,转而问他:“国师趁着丞相不在,来此做甚?”

  东方晞淡定安然:“受贵妃娘娘之托,来看望三小姐。”

  德贵妃,她什么时候跟国师这么好了?

  看这程度,该不会已经给皇上送了绿乌龟吧?

  想法危险,杨涣赶紧晃晃脑袋,把念头掐了。

  哪知,她这一晃,头竟然莫名发疼,两眼一黑,身子就往下斜去。

  未着地,被一双有力的手稳稳扶住。

  那手扶的极有技巧,正好捏在了傅清歌的脉门上。

  片刻,东方晞道:“三小姐的病,怕是被人下了符咒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