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新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宫里来人,丞相府自然全体出迎。

  也分长幼,傅柏游带着木挽香先一步出去。

  随后是众人。

  三小姐体弱,起身的时候,东摇西歪,把绿珠吓的也不敢动,站在她身后虚扶着,生怕她摔倒。

  再次回到厅堂后,宴席总算在没人打扰的情况下吃完了。

  不过傅清歌高人一等,吃了德妃娘娘的赐菜,没动相府的一粒米。

  倒是四小姐,饭后突然腹疼不至,脸色发青。

  匆匆忙忙叫了李宾来,检查结果是,吃了脏的饭菜,中微毒。

  给灌了一碗苦死人不偿命的药,才算慢慢好了。

  傅柏游却没空去管她。

  他此时正在为长女的旨意犯愁。

  德妃说,以前清歌病着,不方便入宫去见她,如今大好了,她也思妹心切,所以奏请皇上,许她每月进宫两次,以慰她们姐妹多年不见之辛苦。

  相府的家规是不能随意出门。

  嫡长女如今弄一份宫里的旨,他是应,还是不应?

  然而一想到清歌入宫,与她通气,不知会说些什么?傅柏游就有些不安。

  再有,她一个姑娘家,又跟国师扯上些关系,本来就够引人注目了,这再一出门,后面不知还会发生何事。

  正左右为难,没有一个万全的决策,宫里又传来一消息。

  说是一年一度的夏日争奇盛会,今年要提前举行。

  皇上已经派礼部去筹备了,各朝臣府中也要积极起来。

  与往年不同的,今年的盛会允各府女子参与,凡满十二岁女子,皆可去。

  大宛国算是比较保守的国家,还沿用着男尊女卑的制度。

  像杨涣这种,身为女子能做到将军的,除了因为家中世代都为将帅,也是她个人能力太过出众。

  这么说吧,如果军中有男人能力比她稍低一个阶层,那这个将军的位置,绝对不会给她,而会给那个男人。

  她要比别人高出的是三阶,甚至四五阶还要多,还要有干净的家世背景。

  无与伦比,无人取代,如果皇上不想用她,就找不出更合适的人,才能把将帅的位置坐稳。

  往年的争奇盛会,参与者皆为建安城里的男子。

  争奇的项目也是五花八门的。

  谁都可以提出自己擅长的项目,若别人无法超越,那么他便是这个奇事的首位。

  当然,这只是表面,其实还是有规制在的。

  不然若一个人豁出去,硬要来个礼法不容的类型,那不是让朝廷失了脸面?

  人人可报项目,项目却会送到礼部审核,最后通过了,才算能出现在争奇盛会上。

  建安城中,从来不缺青年才俊,且每年这个盛会后,朝廷还会从胜出者里选合适的人,进入官场,所以更惹的人趋之若鹜。

  只不过今年,竟然准许女子参与,又是怎么回事?

  圣恩难测,既然这个旨意下了,那做为丞相的傅柏游自当是配合的。

  傅家除了出嫁的两个女儿,还有一个嫡子,两个庶子,两个嫡女,一个庶女。

  但傅柏游没打算让他们全去。

  跟木挽香商议后,只把嫡子傅宏轩和嫡女傅雪歌的名报了上去,且让他们两人速去准备,一定要为丞相府争气。

  傅雪歌得知这消息,高兴的人都要飞到屋顶上去了。

  去清芷院招摇一番,自然是例行科目。

  “废人就是废人,就算吃了宫里一顿好的,最多变成饭桶,还能怎样呢?”

  红叶看到她就一肚子火:“四小姐,您还是赶快回去准备吧,别到时候输了,不但把相爷给你的机会浪费了,还丢了相爷的人。”

  傅雪歌气恼:“大胆奴婢,本小姐说话岂有你插嘴的份?柴妈妈,给我打,打到她不会说话为止。”

  她身后的婆子抬手就往红叶的脸上打去。

  却被一只斜出来的手抓了个死紧。

  那手稍一用力,柴妈妈便发出一声鬼叫,面部扭曲,人也往地上倒去。

  杨涣站在屋檐下,清凉凉地道:“父亲说了,上门找事者,我可自行处理。

  此时我若把这只手折下来,或是不小心把这婆子打死了……

  四妹妹,你可不能怪我呀!”

  绿珠合着她的话点,一下下的使劲,把柴妈妈扭的“嗷嗷”直叫,冷汗冒了一头。

  最后还是把目光投向傅雪歌:“小姐,救奴婢……”

  傅雪歌不相信她爹会这么说,可现在柴妈妈被那个贱奴捏的受不了,她手上又没有能打的。

  气到要死,却只能甩袖回去。

  红叶在他们身后道:“下次上门时,将嘴巴洗干净再说话,省得再讨打。”

  她声音不轻不重,正好给傅雪歌听到,顿时又一阵恨,银牙都要咬碎了。

  自是要争光的,到时候拿了荣誉回来,也好让父亲允她也挑几个能打能闹的丫头,把傅清歌好好治治。

  傅雪歌回去准备。

  杨涣也未闲着。

  傅柏游不让她去,她却是要利用这次出门的机会做许多事。

  非去不可。

  丞相府的名单已经报上去,再找傅柏游已然没用。

  她如今还有两个人可以用,一是德贵妃,二是东方晞。

  之前因为家宴和出门的事,已经找过德贵妃了,总不能天天去给她找麻烦。

  这次就把目标放到了东方晞的身上,正好也把军中的事一并托给他。

  不几日,便到了东方晞上门的时间。

  这天早上,杨涣一起床,便跟白云说:“梳好看的发髻,穿粉嫩色衣物。”

  白云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先把东西备好。

  对着铜镜,一边给她梳头,一边问:“小姐自病好后,一向喜欢深色衣服,怎的今日要穿粉的。”

  杨涣笑:“我小小年纪,自是要光彩照人的。”

  捂脸,说这话时,她在心里狠狠哆嗦了一下。

  发髻是时下建安城中,小姐们最爱的,上面还特意别了一把贵妃娘娘赏的珠钗。

  圆润的珠子,别在她乌黑亮丽的秀发间,趁着面部似雪肌肤,再加上那一身粉色罗裙,外面又罩了层同色系纱衣。

  整个人看上去如仙子一般,令人眼前发亮,心醉不已。

  红叶从外间进来,一时不防,看到这么一个人,“啊”地一声叫出来,半天没把嘴合上。

  那个口型,能塞下一颗鸡蛋。

  白云已经被震过了,此时含笑道:“小姐今日可真如仙子如凡尘,可是有特别用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