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8章 你们会后悔的

我的书架

第18章 你们会后悔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伙计掌柜自然对她熟悉。

  一见他们家郡主亲自上门,忙领往贵宾室里招待。

  木挽香十分大方,对掌柜的说:“这是相府里的三小姐,要选几套衣物和首饰,你们尽可以拿好的出来,给她挑去。”

  回头又对杨涣道:“别只想省银子,但凡看中的只让他们包了就是,难得出一次门,可不能丢了咱相府的脸面。”

  杨涣也配合,真的随着掌柜的出去。

  绿珠欲跟过去,却被木挽香叫住:“丫头们粗手粗脚,眼光也不济,就留在这里侍奉茶水吧。”

  她今日出来,没带自己的丫头,只带了李妈妈,故意用这一招绊住绿珠的。

  杨涣回头,与绿珠互看一眼。

  如了木挽香的愿,两人分开,一个去挑衣服首饰,一个留在她身边。

  来之前,木挽香已经跟铺子里通了气。

  相府三小姐手无缚鸡之力,随便一个人就能把她放倒。

  至于放倒后的事,当然是看木挽香的心情,想让她活,便待争奇盛会后,再把她放出去。

  不想让她活,傅三小姐从此便可从这世界上消失了。

  原本她还担心有绿珠那丫头在,铺子里的人不好下手。

  没想到蠢货就是蠢货,看到有好东西可选,竟然连丫头也不要了。

  木挽香冷笑。

  外间,杨涣被掌柜的先带到了服饰区。

  凌罗绸缎丝纱,各种布料各种款式,应有尽有,一时间还真让人眼花缭乱。

  不过,她一向对这些不感兴趣,也就是瞟了一眼,便转向掌柜的。

  “这是木王府的铺子吧?”

  掌柜的没想她会有此一问,习惯性地应了一声,马上又否认:“三小姐别多想,都是外间传言,这铺子因木王府女眷和香郡主来的多一些,便被有人心猜测。”

  “是吗?那你说本小姐要是在此被人绑了,你这个没有后台的铺子会怎样?”

  掌柜:“……”

  躲在服饰后头的伙计,已经开始摩拳擦掌。

  她竟然会猜到这一层,那还不快些动手,更待何时?

  掌柜的也是这么想的,可那位三小姐又说:“我的丫头跟夫人在一处,很有些本事。

  我刚跟她说了,如果听到外间有动静,或是我一柱香的时间不回,她就把相府夫人也绑了。

  这样一来,丞相府的夫人小姐来你家铺子,双双没回,很快就会传出去。

  掌柜的,你说,到时候你这铺子还能开下去吗?”

  铺子能不能开下去,自然不是她说了算。

  可万一那丫头真向郡主动手,那还了得?

  还好,他们事先准备齐全,既然店里的伙计治不住她们,那就把木王爷的侍卫叫过来……

  侍卫就混在那些伙计里,此时早已经向贵宾室靠近。

  杨涣看到了掌柜的表情变化。

  她估摸着,这店里的人手不一定是绿珠的对手,可也不想她冒这个险。

  所以,听到身后衣服有动,估摸着藏在那处的人,可能走了一些,到木挽香那儿支援。

  她便往掌柜身边靠了靠,作势要跟他说悄悄话。

  掌柜的才刚把脖子伸出去,她手里的银针便扎了下来。

  又快又利落,眨眼之间,一针而中。

  然后,又被立刻拔了出来,然后笑着跟掌柜的说:“这针上有毒,解药是独门的,被我忘在相府了,你想不想买回来?”

  确实有毒,掌柜的被扎以后,便觉得四肢颤抖,血液好像被什么催着,流的特别快,连眼珠都“突突”狂跳,双腿顿时就软了。

  木挽香的速度算是快的,没等杨涣把掌柜的搞定,那边的人已经开始对绿珠动手。

  铺子里的人原想,先把木挽香撤出去,再动绿珠。

  可他们没想到,绿珠和杨涣早就商定好了,万一事败,她就要把木挽香扣在手里,换回三小姐。

  所以,木挽香肯定不能走。

  那些打手一向绿珠靠近,她随脚就把一张椅子踢了出去,顺手把想溜的木挽香拽了回来。

  还很机智地说:“夫人,我保护你。”

  木挽香:“……噗”

  她想吐血。

  绿珠一手拽着木挽香,还要应付那些打手们,原本是吃力的。

  可打手们投鼠忌器,见他们家郡主没办法脱身,也不敢下狠劲。

  绿珠就更灵活了,看这张牌还挺好用的,马上就把她当成了盾牌。

  有人上来,立马就把她推出去挡,然后再很快地拽回来。

  一脸关切:“夫人您没事吧,不要往前冲,你得躲我后面,这些亡命之徒是不长眼的,万一伤了您可怎么办?”

  木挽香胸口都要气炸了。

  可此时就算她露出真面目,绿珠也不会松手放她走,可能还会把她往死里整。

  今日失策了,应该多带些人来的。

  这铺子里的人也都是废物,连个丫头都收拾不了。

  还没怨恨完,那边杨涣已经拽着掌柜的过来了。

  她搭眼一看,便明白自己占绝对的优势,可脸上却是一副惊呼的表情:“啊?这里怎么了?”

  绿珠赶紧说:“这些奸商,想要对夫人不利。”

  杨涣:“可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木王府和相府是你们能得罪的起的吗?”

  木挽香:“……”

  掌柜的:“……”

  众伙计打手:“……”

  杨涣环视一圈:“快放我们走,不然有你们后悔的。”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自然得把人放走,难不成还真把木挽香绑了?

  几人退出铺子,绿珠十分关心木挽香,一直扶着她。

  木挽香几次想甩开她的手,可都被她抓的更牢,还说:“夫人,今日受惊吓不小,您要小心。”

  言外之意,若不是她扶着,木挽香那就不叫甩手,叫摔倒。

  杨涣倒是大摇大摆的,经过掌柜的身边时,还跟他说了句悄悄话:“别忘了来买解药哦,不然三天后您的铺子可要移主了。”

  哑巴亏。

  既是后来掌柜的把此事告知了木挽香,她也不能去找杨涣要解药。

  那不就说明她跟这事有关系了吗?

  最恼人的是,掌柜的试着去找大夫解毒,竟然没人见过这样的毒,完全不懂解法,甚至还有人说他根本就没中毒。

  可他分明四肢抖完以后,就开始发麻,人也没精打采的,感觉随时要死。

  实在没法,只能备了五百两银子,去跟绿珠换解药。

  解药是一包锅灰,黑漆漆,焦糊糊的,里面不知混了什么东西,还发着一股臭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