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38章 父母之命

我的书架

第38章 父母之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孙西瑶请她,当然要去。

  跟着丫头穿过一条树枝低垂的柳巷,便看到一处院门,上书“瑶花院”三字。

  院门原先应该是红色的,不知经过多少年月,上面的漆都斑驳掉,露出原本的木头本色。

  本来很显旧,可跟周围的树木花榭一衬,反而有种反朴归真之感。

  杨涣笑:“这孙老头真会玩儿。”

  白云忙着扭头往四周看,见没人,才低声道:“小姐以前认识孙大人吗?”

  杨涣愣了一下。

  对了,今日跟在她身边的是白云。

  在她面前自己还是傅清歌。

  相府三小姐,又怎么会认识当朝红人孙老呢?

  “不认识,可他都已经七十岁了,还不是老头儿吗?”

  白云:“……小姐,这里不比咱们清芷院,要小心说话,您现在在外名声甚好,要爱惜羽毛。”

  “噗!”杨涣转头:“白云,你快赶上老妈子了。”

  走在前面的丫头,见两人越走越慢,还嘀嘀咕咕不知说什么,便先去前方敲了门,然后敛目收神,垂手而立。

  杨涣也住了之前的话头,对白云说:“瞧见那丫头了吗?我喜欢。”

  白云:“……”

  小姐这是嫌弃她们做事不利吗?

  正要问个明白,杨涣已经快步往那丫头走去,逮着门没开之前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丫头扣手曲膝:“奴婢水笙,是五小姐的贴身丫头。”

  “水笙,好名字,我很喜欢你哦!”

  白云:“……”

  水笙的脸却是一下子红了,原先维持的端庄也有些乱。

  幸好,这时门从里面开了,露出了孙西瑶的脸。

  她显然听到了刚才的对话,笑着道:“原来妹妹喜欢我这个丫头,不如把她送到相府去照顾你如何?”

  杨涣一笑:“君子不夺人所好,她好是因为你教的好,跟了我,没准就没这么好了。你看我的这些丫头,都皮的很。”

  语气里没有嫌弃,反而带着宠溺。

  两人说着话,便往里面走去。

  孙西瑶果然说到了入宫的事。

  “我是感激德妃娘娘的,前次跟着母亲入宫,娘娘却说是妹妹求她帮的忙,所以……”

  杨涣:“所以,你便再来感谢我一回?”

  孙西瑶把头低下去,脸上有羞涩的红晕:“母亲一直想让我入宫,可那日争奇盛会,我看得出来,皇上……

  幸得妹妹帮忙,如今倒是如了母亲的愿。

  过了八月团圆节,我便要入宫去了。

  能见妹妹的机会不多,所以才下拜贴特意把你请来的。”

  她说话轻缓,温柔,带着此年龄该有的青涩和害羞,把杨涣的彪悍都压了下去。

  这才是,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

  她和傅雪歌都不算是。

  所以傅柏游总的来说,像个暴发户,虽然发了迹,做了相,可家教却不好。

  反而是孙家,连下人的修养都是让人称赞的。

  孙卓以前对杨涣还算可以,一文一武本来没什么交际,他却在朝堂上,帮杨涣说过几次话。

  甚至私下里也有提醒过她一些事。

  不过那时候的杨大将军,意得志满,对于别人的提醒,很少放在心里。

  如今想来,至少在说白慕的事上,他提醒的是对的。

  所以,现在她倒有点想提醒孙西瑶了。

  “你入宫的事,孙大人知道吗?我是说你的爷爷。”

  “知道的。”

  杨涣有些意外:“他没反对?”

  孙西瑶神色有些忧郁:“之前说过,后来我母亲坚持,他便也没说什么了。”

  “那你自己想去吗?”

  这句把话题聊死了,孙西瑶好久都没说话。

  就在杨涣觉得,她不会再回答时,才听她幽幽回了一句:“咱们这样的人家,还不都是父母之命……”

  “父母之命。”杨涣嚼着这几个字,有种她把孙西瑶坑了的感觉。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杨涣起身告辞。

  临走前对她说:“左右你八月底才去宫里,最近有空也来我家玩吧。”

  孙西瑶点头:“以前妹妹生病,也无缘一见,如今见了,却是相见恨晚的。我定会去府上叨扰的。”

  杨涣一笑:“随时欢迎,我也难得与人聊这么多的话。”

  出瑶花院,往正院去。

  路上却被一人截住了去路。

  白慕打量着她,眼神郁郁。

  杨涣站着不动,任他打量。

  许久,他才开口:“那衣服你不喜欢?”

  “衣服?什么衣服?”杨涣装糊涂。

  白慕也不绕,开篇点题:“你若不喜欢,告知本王即可,下次本王备上你喜欢的,何必拿它来打发别人?”

  说起雀翎衣,再看白慕此时的表情,大概傅雪歌穿着他送的衣服,没少去他面前显摆,所以才会让他如此郁闷吧?

  她还是大将军的时候,对白慕的感觉真的还不错。

  两人虽没像普通男女那样你情我爱,可也算相敬如宾。

  杨涣一度认为,自己的后半生都会跟此人在一起,相携白头,过完一生。

  可她现在不是大将军,是相府的三小姐。

  与白慕也不过几面之缘,他对自己殷勤,无非是因为她的身份,跟傅柏游,德妃,还有国师,都有一些关系。

  大概白慕是想,通过她,可以把这几种关系全都打通。

  如此一想,以前自己做将军时,他对自己好,是不是也存在着同样的理由?

  很多事情,真相一出,过去的美好就再不存在。

  只是杨涣现在还不能与他翻脸,虚以应付罢了。

  “王爷恕罪,臣女是想着衣服既然是王爷送于我的,那我自己的妹妹喜欢,我再送给她,皆大欢喜,姐妹和谐不是很好吗?不想王爷竟会如此在意?那我回去便收回来,送回王府吧。”

  白慕差点被她这句话呛死。

  这小丫头,明明很聪明,却故意跟他装糊涂。

  “罢了,既然她是你的妹妹,穿了便穿了。那清歌姑娘可有喜欢的东西,本王府上珍奇甚多,可以送几件去相府,供你赏玩。”

  杨涣一笑:“物什珍宝我倒没什么特别中意的,倒是有一样很想要,只是不便与家父提起?”

  “哦?是什么,清歌姑娘尽管说,如有本王能办到的,一定尽力而为。”

  杨涣往前走了半步,与白慕擦肩而过时,身子也俯过去一些。

  轻轻的,笑笑的,吐了两个字:“美男。”

  ------题外话------

  推荐真开薪宠文、爽文《和离之后再高嫁》

  丈夫另有所爱弃糟糠,婆母凶悍刻薄极难缠,心狠手辣害她命,还想谋她嫁妆黑心肝。

  揭穿他们的阴谋诡计,撕碎他们的狼子野心,巧计和离,让这渣男贱女相爱相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