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77章 试探(四更)

我的书架

第77章 试探(四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一早,带红叶再去花楼。

  这次省劲多了,只敲了两下门,里头便打开了,而且还是花娘亲自开的。

  杨涣十分大方,把准备的银子塞给她,还顺手在她手上摸了一把,把花娘整的心尖都是一颤。

  要不是知道她是女子,老心都要动了。

  “如烟姑娘可回来了?”杨涣往里走着问。

  花娘已经跟上来,脸上依然堆着营业笑。

  “回了回了,爷您楼上请。”

  随花娘到了三楼,在最里面一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只所以说是一组房,是因为这个房特别大,比其它的足足大上三四倍。

  里面是打通的,只以屏风相隔。

  那些屏风也花样百出,美丽绝仑,有折叠风景的,有楠木底座的,甚至还有竹编的。

  花如烟身着轻纱红衣,如墨长发只在脑后松松束了一下,净白无暇的脸,被黑发嵌着,如脂如玉。

  那五官更是无可挑剔,看一眼就让人神魂颠倒。

  就算杨涣同为女子,就算她曾经也见过不少美女,此时看到她还是忍不住惊叹一声。

  “如烟姑娘可真美。”

  花娘笑着让了座,又亲手给她们沏了茶,这才退了出去。

  花如烟看到她时,也是一怔神。

  只不过她出入风月之地,早已练就一身波澜不惊的本事,就算有疑问也不会表现到脸上。

  “听说公子见奴家,是为了姐姐?”

  杨涣“哦”了一声,把红叶拽过来:“对,为了我姐姐,挺傻一个人,怎样,如今见到如烟姑娘,可是死心了?”

  红叶想死的心都有了,哪里还能不死心,忙着点过头,又往她身后站去。

  杨涣“哈哈”一笑,便把此事过了,看着花如烟道:“别说木都督迷如烟姑娘了,我一看也是着迷的,只是不知,要跟如烟姑娘好,需要什么条件。”

  花如烟掩唇一笑,沉鱼落雁,美如天仙。

  “如是投缘,没有条件,如烟也是陪的,若是无缘,掷来千金,如烟也不会见。”

  杨涣又笑了起来。

  她笑的特别恣意,特别放松,一点也不像第一次来花楼,更不在意自己是女子的身份暴露。

  “这么说,我与如烟姑娘也算投缘了?”

  花如烟默而不语。

  她却把话头一转,问道:“我这类型跟木都督不搭吧,怎么如烟姑娘会喜欢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花如烟也答的巧妙:“有人喜甜,并不能说他就不喜咸,口味嘛,总是多样的。”

  杨涣笑着往她身边倾了一些:“那木都督是甜还是咸啊?”

  “他呀,无味。”

  杨涣顺着她的话说:“哦,这么妙,竟然是个无味的人,那如烟姑娘又喜欢他什么呢?”

  花如烟这次没答,反而话题一转,朝向了红叶:“公子为了姐姐,还真是煞费苦心,这么细心地打听一个男人。”

  杨涣:“姐姐是至亲骨肉,我也是不忍看她伤心。”

  “公子真是好人,如烟冒昧问一句,公子贵姓?”

  “免贵,姓傅。”

  “公子年方几何?”

  “十三。”

  杨涣明显看到花如烟的眼神一动,脸部也僵了一下,只是没等她细看,便又恢复如常,继续与之调笑。

  杨涣嘴里跟她说着话,心思已经开始急转。

  花如烟跟傅家有什么关系吗?

  杨涣不天真,她们第一次来,她便发现了花娘的聪明,以一个花楼老板娘的阅历,她跟红叶装的再像,她也能察觉她们不是男儿身的事。

  按照正常的推理,如果花楼里没有私密,收了她们那么多银子,肯定也会见上一面。

  但是绝对不会多说什么话。

  花楼这种地方,是招待男人用的,两名女子来,不用想就是麻烦。

  杨涣都想好了,只要见到花如烟,威逼利诱,什么招她得用出来,以让她跟自己配合。

  可令她意外的是,当她们说起木宗光的时候,她竟然毫不避讳。

  当然,这可能也跟杨涣并未问什么过份的问题有关。

  这么想着,她便起了心,故意问了句:“最近木都督可常来?”

  花如烟摇头:“不常来,八月节快到了,想来大人们也都忙吧。”

  “如烟姑娘可想他?”杨涣笑着又问。

  花如烟却没笑,只是深深看她一眼,答非所问地道:“公子想让我想他,还是不想呢?”

  “我可做不了如烟姑娘的主。”

  这回如烟笑了:“公子是做不了主,但我听花娘说,公子出手阔绰,或许银子能做主呢?”

  杨涣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太主动了,不是正常流程。

  难道她看出了自己的意图?

  可她为什么要帮自己?

  抑或是试探?

  对,花如烟也在试探她,从刚才的问姓问年龄开始。

  杨涣很快便把这个问题捋清楚,再开口,仍是顺着她的话,但已经不是只听话里的内容,而是听弦外之音。

  两人一来一往,说了许多话,把红叶都听迷糊了,一会儿看自家小姐,一会儿看花如烟

  她甚至有一种很可怕的想法,她家小姐怎么看上去跟这位花姑娘这么熟呢?不会是以前就认识吧?

  这么一想,又赶紧掐自己一把,下了狠劲,手背上的肉都捏青了。

  怎么可能,她家小姐以前一直病着,连府门都没出过。

  也就这几个月出来,可她是相府小姐,又怎会来这种地方。

  且她们刚来时,明明那个花娘就不认识她的。

  红叶摇摇头,把自己脑子里杂七杂八的念头清理了,再细心听两人说话,仍然是一句也听不懂。

  最郁闷的是,她家小姐不知怎么想的,突然对她说:“姐姐,你去外面等我会儿,我跟花姑娘有点事要办。”

  红叶:“……”

  她家小姐是女子,女子……

  一名女子,与一名烟花女子,能有什么事可办?

  杨涣见她站着不动,干脆推了她一把,俯她耳边小声说:“去外面等我,别傻站着了。”

  红叶这才忙忙点头,出了那扇门。

  到底是不放心,也不敢走远,只站在门边上,注意听着里面的动静。

  可是听了半天,里面竟然什么声音也没有,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没了。

  红叶心里又是一慌,抬手正要敲门,却听“嗵”地一声响,从里面传了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