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91章 已经死了(3)

我的书架

第91章 已经死了(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木王府的案子查的很快。

  寿宴上白晨的态度,是众臣都看在眼里的,这些朝堂上的老油条们,哪个不是见风使舵的好手?

  以前只是听闻木王府落迫,却也没见皇上对他们怎样。

  再则说,他们与丞相傅柏游家,还有姻亲,而傅家则正是飞黄腾达之时。

  一荣俱荣,谁也不敢小瞧了他们。

  如今却不同了,皇上的态度,明显是切掉木家,却未对傅家怎样。

  这种很明显的切割,明明白白地昭告天下,木王府他不要了。

  一旦势落,各种谣言先起。

  关于木家发迹,得皇家重用的事,也被翻了出来。

  随便走到街头巷尾,都能听到关于他们家的传说。

  此时,杨涣坐在醉乡楼的酒桌前,桌上摆着两碟小菜,一壶酒。

  她端起来闻了几次,却一滴未沾。

  做将军的人了,怎么可能自制力不行?杨涣也只有在无关紧要时,才会表显的冲动一些,但凡大事,她半点也不会含糊。

  醉乡楼里,难得客多座少,熙熙攘攘到处是客。

  客人们只来不走,三五一桌围着,皆在闲话。

  一碟咸菜,一壶酒,能坐上一天,就为多听上些小道消息。

  “你们知道吗?已经查出来了,就是木宗光干的,是他把人杀了,还送到皇上面前去的。”

  这话立刻遭到别人的反驳:“木王府莫不是自己不想活了,自己杀了人,还往皇上面前送?”

  “对呀,昨儿还听人说,木宗光当时看到那人头,也是吓了一跳,肯定不可能是他送去的。”

  先前开口的人,被众人一反对,有些急了:“反正人是他杀的,连日子都查出来了,就是八月底的那场大雨,你们还记得吗?那天夜里,下了很大的雨。”

  “知道知道,又打雷又打闪的,按说秋季不该有这种雨的。”

  有人附合,有人又反对。

  “八月底到现在,都十多天了,这天气也没有很凉,怎么会把人头保存那么久?在金殿之上,可是有人亲眼认出是骁骑军的,说明眉目尚且完好。”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木宗光怕人发现,把人杀了之后,拉到城外分尸,我听说,就在城外的烂泥坑那边。

  尸体都埋在地里,早烂了,但他怕人头被人认出来,所以单独扔到一处山坳里。

  没想到那山坳地势地,里面还有泉水,温度也低,所以找到的时候才没烂。

  不过从山上丢下去,也磕的七零八落,听说有人的头骨都磕碎了。”

  显然这解释得到了认同,大家默了片刻。

  稍后,有人感叹:“可怜骁骑军,以前跟着杨大将军时,战功无数,护卫我大宛,如今却被奸人所害。”

  “可不是,你说这木王府也是将帅出身,怎么能对他们下得去手?”

  “哎,这你就不知道了,木王府虽也为将,那跟杨大将军是不一样的。”

  “哪儿不一样,不都是保护大宛边疆,护卫老百姓吗?”

  他这么一说,立刻就引起众人更大声的议论。

  “杨大将军,那可是我大宛真正的战神,是真正保家卫国的。她虽为女子,却一身正气,多少年来,都没有让幽龙族入侵半步,那是我们骄傲。”

  “对,木王府跟她比,提起来都嫌丢人。”

  “可不是嘛,他们是靠卖国,才得了木王府的称号,才得了皇上的恩赐。背主求荣的玩意儿,到底没几个长远的,看,现在不是出事了吗?”

  木王府的祖宗都被扒了出来。

  木家原本不属于大宛国,而是大宛边属的一个小国。

  当年两国交战,木家是敌国将领,但在大宛的武力压制下,败迹已露。

  木千承看情势不对,如果死扛,他们肯定会全军覆没,保不了自家皇室,也会把将士们全搭进去。

  于是,背着国主,私下里找大宛国和谈。

  当年带兵的,还是杨涣的爷爷。

  老爷子有将帅之才,也有悲天怜人的心性,能兵不血刃降敌,自然不想再多杀生。

  便带了他的要求,回了自家国君。

  杨家那时候,何等风光,大宛国大部分的兵力都在他们手里,说话也自然管用。

  于是,当时的国君,便同意了这件事。

  木千承带着他手里所有的兵将,归降大宛,大宛则许他以王爷的地位,并按大宛国皇室王爷的尊宠,允他们入住建安城,常享荣华。

  对于兵家和皇室来说,这当然是好事。

  用一个王爷的位置,换得一个小国的归顺,何乐而不为。

  可在人们的心里,贪生怕死,背主求荣,是永远的耻辱。

  木家得宠的时候,没人敢说,可他们如今失势,这些东西被翻出来,也无可厚非。

  酒菜是冷的,杨涣也许久未动。

  她微低着头,眼皮垂下去,浓密的眼睫把目光遮的严严实实,似乎是睡着了,又像是在入神。

  红叶坐在她对面。

  听着那些人大呼小叫地讨伐木家,她心里还有些爽快,毕竟木家倒了,木挽香便不得势,也不敢再欺负她家小姐了。

  后来听到他们不无惋惜地赞叹杨家,而且越说越多,尤其是那位已故的杨将军,几乎所有誉美之词,用到她身上都不够似的。

  自己就小声咕哝一句:“真有很厉害吗?”

  杨涣抬眼看她。

  红叶赶紧把头低下去,轻声问:“小姐,你与国师常在一处,可有听他说起过杨大将军,真的很厉害吗?”

  杨涣一笑,声音轻的像自语:“厉不厉害,不是都死了吗?”

  她起身:“走吧。”

  红叶赶紧拿了钱放在桌上,叫了声小二,紧跟着她出来。

  外面,秋意浓烈,风吹枝头树叶黄,片片落下。

  有几片落到了杨涣的脚边,她低头看了一眼,踩上去,继续往前走。

  红叶忙着给她护紧披风,嘴里还念叨着:“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会儿怎么又起凉风了……,小姐,你护紧点,咱们应该坐马车来的,你这身子,吹这么冷的风怎么行……”

  她甚是聒噪,一直在杨涣耳边说话。

  杨涣却并不觉得烦,像久别人间,重新听到人类的声音似的,静静地听她念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