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95章 合作(2)

我的书架

第95章 合作(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木挽香的嘴角动了一下:“你怀疑她的死跟我有关?”

  杨涣半分也不客气:“不是怀疑,是一定与你有关。”

  木挽香:“……我现在不会告诉你,等我大仇得报,找到陷害木王府的真凶,再与你详说此事。”

  杨涣的眉角挑了一下,唇边不自觉带上了笑。

  换了话题:“你觉得对方是陷害了木王府?”

  木挽香维持了许久的好脾气,在提到木王府时终于崩溃:“当然,我哥哥不会那么傻,不会看不出那些人是禁卫军,更不会冒死杀他们,一定是有人从背后指示的。”

  杨涣问她:“你知道是谁?”

  木挽香张嘴,话就要脱口而出,却又突然一改:“……我如果知道,早已经把他碎尸万段,哪会等到今日?”

  杨涣也不追问。

  连她都知道是谁,木挽香怎么可能不知?她不说出来,不过是不信杨涣而已。

  这样很好,两个人本来就是敌人,因为各自目的,才谈合作,如果木挽香全然信任她,那才真的有问题。

  至于花溪夫人的死,她也没追问。

  神棍说的对,有些事早晚会水落石出,强行逼问,反而可能会走弯路。

  换个角度来说,花溪夫人的死因,哪有她自己的死因重要?

  杨涣给木挽香的条件,就是保住她在相府的地位,以及儿女们嫡出的地位。

  至于报仇的事,木挽香说:“你可以不用插手,需要你时,我自然会说话。”

  杨涣点头:“也好,用我的代价确实不低。”

  木挽香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以前倒是不知道,三小姐如此精于算计。”

  到了此时,也没什么好谦虚的,杨涣回道:“人总是会长大的,要是早早显露出来,夫人也不会让我活到今日,对不对?”

  木挽香冷笑出声。

  事情都谈妥了,杨涣自然没有留在幽香阁的必要。

  不过出门之前,她还是漫不轻心地提了一句:“夫人这边我自然放心,但是你那女儿,是真的闹腾,昨晚竟然还藏在清芷院门口,想要杀我。你最好劝劝她,我跟她可没交易,如果做的过份,我也就不保她了。”

  “雪儿的事,我自会去处理,不会再打扰你了,三小姐。”

  后面三个字,她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

  杨涣嫣然一笑,飘然出门。

  如此甚好,相府还维持过去的样子,不用她过份操心,便可全身心地去找熊志杰背后的人。

  还有,希望傅志轩能尽快学成归来,独挡一面,帮她料理一些入军的事务。

  晚间的家宴,摆在兰台院里。

  饭席舞乐,倒也齐备,丝毫没因傅柏游下的令晚,就让人感觉到匆忙粗糙。

  各院的人都让牛管家亲自去请了。

  除了傅志轩不在,其他人也跟往年没什么两样。

  只是心情各不相同罢了,尤其是木挽香母子三人,说悲从中来,也不为过。

  二姨娘一向小心,别人失势得势,反正她都是受苦,所以仍旧连眉眼也不敢抬。

  三姨娘的表情有些奇怪,不时往杨涣这边看一眼。

  她以前是靠着木挽香的,没有明着与杨涣为敌,却也没与她为善。

  如今府上情势大变,木挽香明显失势,她有点不知该何去何从?

  搭眼看去,也只有杨涣是最轻松,而且最能吃的。

  从饭食上桌,她便捡这个尝尝,挑那个吃两口。

  对于中间的歌舞乐响,丝毫不感兴趣。

  她相信别人也不会感兴趣,不过是借着看的机会,发自己的呆而已。

  在极其压抑的气氛下,一顿家宴终于接近尾声,各人桌上的饭菜几乎没动。

  只有杨涣面前,除了她吃的,还把多余的都收好,要拿回去给清芷院的丫头们吃。

  傅柏游往她那边看一眼,又觉得莫名的欣慰与欢喜。

  到底是小孩子心性,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吃的下去,也总算是给府里增添些活气。

  他干咳两声,开口:“明日宫里八月节宴,礼部已经传了旨意,要相府入宫。”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

  木挽香,傅宏轩,傅雪歌同时看向他。

  二姨娘和三姨娘倒把头低了下去,她们压根没这幻想。

  傅柏游说:“清歌、宏轩,雪歌,你们三个同我一起入宫吧!”

  傅雪歌的脸上有一瞬间显出喜气,可一看到木挽香的脸色,她的喜便又落了下去。

  往年都是母亲带着她入宫看二姐姐的。

  木挽香努力压着自己的不满,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看上去毫不在意地说:“听凭相爷安排。”

  傅柏游对她的态度还算满意,略点了一下头。

  然后转向杨涣问:“歌儿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这本来就是两人商量好的,他这么问一句,不过是为了抬高三小姐的身份,让在座的各位都知道,从此清芷院的正牌嫡出小姐,才是他的宠女。

  结果杨涣顺着杆就爬了上去,还正经八百地站起来问:“父亲,往年都是夫人跟着去的,今年为何不带她一同去?”

  傅柏游:“……”

  这剧本不对,不是他们对好的那个。

  木挽香:“……”

  她为何此时要为自己说话?安的什么心?

  其他人也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杨涣不理众人脸上的诧异,有理有据地说:“木王府是出了事,皇上也惩罚了他们。

  可夫人已离开木王府,嫁入相府多年,如今是咱们傅家的人了,此事理应与她无关。

  再说了,从人情上讲,木王府出了事,父亲便不待见夫人,那不是让人笑话您凉薄吗?

  虽然女儿知道,您不是这样的人,只不过是怕惹怒皇上而已。

  但我敢保证,您如果带着夫人一起去,皇上会更欣赏您的耿直。

  不以外界的传闻,决定对家人的态度,这才是皇上想看到的吧?”

  很有道理的样子,连傅柏游都忍不住点头。

  木挽香则一脸狐疑,完全被她说懵了。

  其他人更别提了,个个瞠着大眼看她,却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说。

  此事经杨涣一拔,又回到了正常轨道上,相府没受木王府丝毫影。

  她得让木挽香跟玉妃见面,不然她哪有力量与圣宣王斗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