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99章 霸王条约(1)

我的书架

第99章 霸王条约(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系列霸王条约,东方晞全都答应她,总算把婚约暂时保住。

  他走以后,杨涣才撇了一下嘴:“傻不傻,不是之前欠的有人情吗?为啥不现在要?”

  说完又自己扮了一个小人对话:“他要真以人情要胁,提出跟我成婚,那我能答应吗?”

  “好像得答应,咱是说话算数的人。”

  然而东方晞没提,杨涣就当他脑子进水,忘了此事,自留几分小得意。

  西北的消息,很快传遍建安城。

  当天傅柏游散朝回来,还特意提起此事,说大宛国又出猛将,秦隐重夺边疆守城,且得到了皇上的封赏。

  杨涣装作不经意地问:“赏了什么?”

  “封二等侯爵,护国大将军的称号,另赐建安城府邸一座,听说还打算嫁一位公主过去。”

  “公主?”杨涣扒了一下记忆。

  长公主早就出嫁了,小的公主们年龄都还小,算来算去,好像也只有二公主白筠跟他还算合适。

  一想到二公主,杨涣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这婚事要真成了,那皇上这赏赐,一定是奔着毁秦隐而去的。

  就他的性格和脾气,跟那位二公主,用水火不容都过于谦虚。

  但实实在在的封赏和好处,还是摆在了杨涣面前,那个背后害她的人,也直指向秦隐。

  如果他有心,就算当时不在自己身边,也可以令别人取到杨涣的血。

  军中将士,跟杨涣好,也一样跟军师好。

  秦隐要做这事,一点不难。

  可她内心里,又真的不相信秦隐会这么做。

  每次思路追到这个地方,只能强行打断,再从另一边想起。

  有人故意把她往这方面引,故意误导她,想让秦隐做替死鬼。

  可真正的杨大将军,在众人眼里早已经死了,他们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除非对方也知道杨涣还活着。

  恶性循环马上转了回来,知道她活着,又有能力做这事的人,只有东方晞。

  他的嫌疑最大,可他又偏偏劝杨涣相信秦隐。

  天马行空想了一圈,无丝毫头绪,杨涣也不想跟傅柏游说话,自回清芷院,打算仍从建安城查起。

  进门却意外看到傅雪歌在等她。

  “四妹妹,稀客啊,有事吗?”杨涣问。

  傅雪歌咬了下嘴唇,脸上是不情愿,嘴上嗑巴着说:“三姐姐,母亲让我来问问你,可否买一个丫头进来?”

  “丫头?我这里不缺,府上应该也不缺,我买她做什么?”

  傅雪歌再次咬嘴唇,本来粉红色的嘴唇,都快被她自个咬出血来了。

  “那个……那个……,她是我的一个朋友,家道不好,无处可去,所以才……”

  杨涣长长“哦”了一声:“木王府的人?”

  傅雪歌顿时一阵紧张,忙着往外面看。

  杨涣好笑地看着她:“谁让你来找我的?夫人吗?”

  傅雪歌点头:“母亲知道此事为难,可她也没别的办法,只能来求三姐姐,还请您能帮这个忙。”

  杨涣的手指,轻轻磕着桌面,轻微的响声,十分有规律,反趁着傅雪歌的语无伦次,不知所措。

  杨涣倒不是掌了权势,有心虐她们。

  木挽香母女从来都不在她的眼里,她的目标在外面。

  此时,她只是在推测木语聆的速度。

  杨涣把她从官牙子那儿救出,还给她留了一些线索,再加上木挽香知道圣宣王与木家的交易,她们应该会很快行动。

  可木挽香这个时候,要把她弄进府来是什么意思?

  进了相府,没有一点自由,还能做什么?

  杨涣敲了许久,傅雪歌就一直紧张地看着她,刚进来时的不情愿,和小傲娇,这会早就磨完散尽。

  她从小就常去木王府玩,跟木语聆年龄相差又不大,两人也算志趣相投,关系自然好一点。

  又是亲戚,如今看她无家可归,自是可怜,所以是真心想让杨涣帮她。

  无论如何,进了相府,她和母亲还能照顾一二。

  杨涣没如她们的愿:“第一,一开始我就跟夫人说了,用我是很贵的;第二,她是官奴,你们知道私用会怎样吗?会让相府重陷木王府的风波,很有可能落得跟木家一样的下场。”

  傅雪歌:“……这么严重的吗?”

  杨涣笑了:“不然呢?四妹妹你不会不知道连罪吧?”

  她确实不知道,一脸绝望地看着杨涣。

  “回去告诉夫人,虽然她不能进相府,但如果夫人肯告诉我花溪夫人是怎么死的,在外面我一样可以照顾她。”

  傅雪歌古怪地看她一眼,转身奔出清芷院。

  没过多时,她就又回来了:“母亲说,她说……花溪夫人不是病死的,是被害死的。”

  傅雪歌害怕极了,以她的性子,如果听说自己的母亲被人害死,那一定会跟对方拼命的。

  所以此时,她紧紧盯着杨涣,生怕她二话不说,直接把自己杀了。

  然而,看了半天,对方却是一动不动。

  傅雪歌咽了下口水:“这个也不能怪母亲,父亲也是同意的。”

  杨涣“嗯”了一声。

  早知是这结果。

  “好了,回去吧,我会照顾她,不会让她死,也不会让她被别人抓住。”

  傅雪歌脸上立刻划过一丝欣喜,但很快又被另一种担忧代替。

  “她现在很可怜,跟乞丐混在一起,没吃没喝没住……”

  “她不可怜就得死,活着不好吗?”杨涣打断她的话问,“丧家之犬了,过的太好一定会引人注意,命也就没了,她只有这样,别人才不会在意她。”

  傅雪歌似懂非懂,一脸茫然。

  杨涣也懒得跟她解释,让红叶把她送出去。

  红叶回来时一脸得意,还哼着小曲。

  杨涣难得警告她:“不准欺负她,听到没?”

  红叶:“为什么呀,过去她天天来找小姐的麻烦,说说骂骂都是小事,动不动还要动手打人,我只是说她两句,反正她脸皮厚,也不怕说……”

  杨涣面色严肃:“我现在要相府和谐,内斗耗时费劲,没有我的同意,你们谁也不准挑事。”

  红叶撅了下嘴,还是点头:“知道了小姐,你就是心好。”

  杨涣揉了一把她的头发:“乖,去干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