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05章 你会感动吗(2)

我的书架

第105章 你会感动吗(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筠十分不舍,又不敢违庄妃的命,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东方晞。

  可惜东方晞连一丝眼光也没分给她,只低眉浅眼眼着杨涣。

  玉妃也躬身告退。

  御花园里没热闹可看,杨涣才觉得此处是真的冷。

  晚秋的风,夹着湖里的水汽,往人身上一扑,湿冷湿冷的,让她不禁瑟缩了一下。

  傅千歌立刻就把自己的披肩拿下来,给她披上,还用手拥着她的肩:“走吧,别站在这儿了,小心着了凉。”

  几人离开御花园,傅千歌才问她:“怎么去那儿了,国师不是说你去中德宫找我吗?”

  杨涣不甚在意地回:“半路遇到二公主,她说御花园里好玩,我便随着她来了。”

  这话傅千歌信,东方晞却是一个字也不信,他料定了杨涣是逞强,才随白筠来的。

  但有德贵妃在,他不便多说,只是耐心听着她们叙话。

  傅千歌在宫里的名声很好。

  如果不是恶意,别人是很难说出她有什么坏处的,那些看她不顺眼的人,不是因为她做了什么坏事,只是单纯的因为,她更得白晨的宠,这便是最大的坏了。

  当然,都是表面现象,后宫之中,哪有什么单纯善良,只不过有些人的心计,玩的人人皆知,有些人却玩的不知不觉。

  傅千歌属于后者。

  她平时是不跟人说心里话的,但眼前这位是她的亲妹妹,且已经搅进宫中争斗,她不得不与之推心置腹。

  “庄妃与姐姐一向不合,你若入宫找我,直来中德宫就好,不要与她有近的接触。”

  杨涣问了一句:“她会怎样?”

  傅千歌摇头:“难说,她胆大心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这点杨涣看出来了,难得她也乖巧地回一句:“嗯,我听姐姐的话。”

  傅千歌轻轻拍她的肩头,脸上是无尽的疼爱。

  杨涣被她这种无私的亲情,以及无时无刻的关心感染,也把头靠在她身上,努力做出一个好妹妹的样子。

  走在她们身后的东方晞,看着前面的一对人,有种想把傅千歌替换出来的感觉。

  也是奇怪,明明她与德贵妃并非亲姐妹,却能相处的如此之好。

  反而是他,从一开始就真心对她,可杨涣总是避之不及。

  自信如国师,此时竟然在反醒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他的关心不够?还是他的方法用错了?

  傅千歌一路把他们送出宫。

  中间又说了一些傅玉歌的事。

  不知是不是怕吓着杨涣,她说的轻描淡写:

  “玉妃最近跟夫人走的较近,许是有什么事,你不知内情,便不要去她那边,以免看到不该看的,听了不该听的,让人无端恼你。”

  杨涣其实很想问问傅玉歌的事,但她一直在傅千歌身边扮单纯,问的太多难免叫她起疑,也就闭口不谈了。

  德贵妃一直把他们送到宫门口,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她把杨涣肩上的披肩裹紧,又拢了拢她的头发,指腹轻轻从她的面颊上划过,眼里多了一些欣慰。

  “歌儿,在相府好好照顾自己,凡事不要逞强,保身要紧。”

  杨涣诚恳点头。

  她又转向东方晞,用极低的姿态说:“国师大人,我妹妹尚小,心思单纯,有时候难免孩子心性,希望你能多包容和护着她,千歌不胜感激。”

  东方晞像模像样地回话,并保证一定会把杨涣照顾好。

  一路净说自己的事,到出宫的这一刻,杨涣才从暖暖的情意里拔出脚,想起了孙西瑶。

  她才一开口,傅千歌便点头说:“你放心,此事我会去问一问,有了结果就传信给你,别太操心了,终归你自己最要紧,知道吗?”

  双方在宫门口分开,傅千歌目送他们出去,才转身往回走。

  脸上的温情已经收起,重回平静寂然,吩咐身边的宫女道:“传玉妃来一趟中德宫吧。”

  宫女领命,先一步离开而去。

  宫门外,杨涣和东方晞已经坐上马车:“皇上找你什么事?”

  东方晞:“无事。”

  杨涣“哦”了一声:“这么说庄妃还挺厉害的嘛,能同时把皇上和德贵妃蒙住,还能把你骗过去。”

  东方晞侧目看她,到底压不住担心和忧虑:“你明知白筠对你不利,为何要跟她走?”

  杨涣懒得在此时跟他吵架,顺口说:“她带了一堆人,把我截在宫道上,我要不跟她走,她就打我。”

  东方晞脸上的咬肌崩了一下:“她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杨涣不怕死,觑着她的脸色问:“国师,她可能是真的喜欢你,为了你,连德贵妃都得罪,你就不感动吗?”

  东方晞抬眼,目光与她对视:“如果我说,为了你,我连皇上都得罪,你会感动吗?”

  他的表情太过认真,脸上没有一丝笑,眼底幽深幽深的,在那黑亮的眼珠里,此时就装着一个杨涣。

  她本来想一笑置之,可表情好像被什么卡住,怎么都笑不出来。

  过了半晌,才嘟囔一句:“别开这种玩笑了,咱俩不是早把话说清楚了吗,都是为了大局。”

  东方晞的脸又绷了片刻,最终还是把气一松,侧过脸去。

  杨涣也悄悄吐了一口气,偏偏心又悬了起来。

  看来他刚才也只是随便说说,被自己言语一拔,便撤了回去。

  幸好自己没当真,要不然不就成了第二个白筠了吗?这神棍果然是最不可信的。

  一路再无话。

  马车行至相府门口,杨涣要下去时,东方晞才又叮嘱她:“德贵妃的话,你还是听些吧,宫里不比相府,很多事情不是你任性就能解决的,而且白筠也不值得你这么做。”

  杨涣挑了一下眉,并未应他。

  她利落地从车上下来,进了相府的门,抬脚往里走时,又转过头,对一直注视着她的东方晞笑了一下。

  这一笑,所有的担心,所有的气恼,所有来自她不听话的难过,以及她对自己的误解与冷淡,都随风而去了。

  东方晞久久站在相府门口,看着她如一只蝴蝶般,乘风而去,越飞越远,心里莫名又涌起不舍和希望。

  是他先错了,今时的一切自当由他承担。

  ------题外话------

  各位小伙伴们,从今天开始,调整一下更新时间。

  凌晨,也就是每天这个时候两更,中午十二点前三更。

  豆子一直都在,么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