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13章 订亲惨宴(5)

我的书架

第113章 订亲惨宴(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宛国的订亲宴与成婚礼,最大的不同在于:

  成婚礼重在看新郎新娘拜堂成亲,主角是人;而订婚礼,重在看男方的提亲礼。

  男方送来的东西越多越好,说明对女方越尊重,越有面子。

  开席吃宴,只是一个点,去看东方晞的提亲礼,才是重头戏。

  所以,宴席没结束,已经有人往兰台院两侧的偏院里去了。

  傅柏游带着一众男人,先行一步。

  本来女眷当有木挽香带领,可她在开席前露了一面后,就再也没出现。

  此时一大群的女眷,乱糟糟的也涌了进去,好奇者多,说话者多,羡慕者更多。

  傅家的婆子丫头,哪里敢在这些官夫人面前说话,只小心跟着,尽量不出大差错,已是尽力。

  整个兰台院里,因缺少主母管事,出现了难得的菜市口之繁荣。

  真心为相府着想的人,悄悄感叹,尽量归避自己的行为,以不给主人添乱。

  但大部分人,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傅柏游好事占尽,别人表面敬贺,背地里谁不眼红?

  眼看着好好的订亲宴,弄成这个样子,心里偷着乐的不计其数,还要偷偷使点小绊子,最好再乱一点,乱到此宴成为建安城里的笑话,让国师感觉到嫌弃,不要傅家的女儿,另择佳人才好。

  也有人纳闷的。

  就算相府主母不管事,凭着傅柏游,还有国师的影响,也不会把事情弄成这样子,到底是哪里出了乱子?

  当然,没人看出来是傅三小姐的手笔。

  别人要乱,要趁乱摸鱼。

  她正好以乱添乱,大家一起摸。

  东方晞完全顺从她的心意,只要不伤害到她,大概把丞相府毁了,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于是,整个兰台院里闹腾时,他们二人都安静地站在一个舒服的位置,尽情欣赏着眼前美景。

  东方晞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此时看她浅笑嫣然,双目熠熠,忍不住问:“你故意的?”

  杨涣转头,十分无辜:“怎么可能……”

  还没等东方晞应,她嘴角一挑,笑已经绽开在脸上:“不过,还挺好玩的,是不是国师大人?”

  东方晞:“……”

  自知她爱好独特,但在这种时候来玩兴,当真有别与旁人。

  两人正说着话,听到偏院有丫头一声惊呼……

  众人目光全都往那儿看去,只见围在最内圈的,同时撤出来,而外圈的不知发生了何事,又要往里挤着看。

  内外相撞,互不相让,推搡在一起。

  傅柏游跟几个同僚,正心不在焉地互吹彩虹屁,听到这边闹大,也顾不上他们,直奔过来。

  东方晞问杨涣:“要过去看看吗?”

  杨涣摇头:“我不去,绿珠还没回来。”

  绿珠离开兰台院有一个时辰之久了,到现在还没现身,杨涣的直觉,她那边一定有事发生。

  所以她不着急,先等正经消息。

  还没把脚站稳,又听到傅柏游的吼叫,且是不合他身份的怒骂声:“谁干的,滚出来……”

  杨涣与东方晞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往那处走。

  看热闹的人,用袖子半遮住脸,却又掩不住好奇,探头探脑还要往那处看。

  嘴里早就说憋不住,像开了一场大戏,拉开幕布,主角登台,人声鼎沸,各论褒贬。

  杨涣扒开人群进去,才瞅一眼,立刻回转身子,去挡身后东方晞的眼睛。

  “别看,转过去。”

  她一把将对方拉了个偏身,自己反身走向前。

  动作极快,伸手抽了提亲礼下垫的桌布,“哗啦啦”把地上的几人盖了个严实。

  低声对傅柏游说:“父亲,带宾客去正院。”

  傅柏游初见眼前画面,先是怒火冲天,接着是六神无主,自觉无法收场,根本不知要怎么办?

  突听杨涣这么说,才回了一点神,赶紧叫着人离开此处。

  东方晞与他一同。

  国师的号召力,要比丞相大许多,他一出面,现场马上就安静了,众人跟着他们重回兰台正院。

  后面再有什么精彩之处,已无人关心,目前这一幕,能让他们回去讲上半个月的新鲜。

  傅柏游更是无力再招呼下去,心乱如麻。

  东方晞亲自出面,说今日订亲已经礼成,让大家先行回去。

  牛管家带着一众下人,陪上一麻袋的笑脸,把人往相府外面送。

  内院里,杨涣已经吩咐丫头,把裹着的人先抬入内室,有人跑着去请李宾。

  东方晞差不多跟李宾同时进来。

  结果也很快出来,三死一伤。

  李宾说:“我先给四不姐扎针,让她醒来。”

  杨涣“嗯”了一声,思绪早就飞到外面。

  木挽香还没出现,她去哪里了?

  她答应跟白慕合作,破坏自己的订亲礼,可现在礼都成了,她的人却不见踪影。

  最让人不解的是,傅雪歌怎么会在这里,又是遭了谁的毒手?

  死的三个人里,两个丫头,一个柴妈妈,都是贴身伺候她的。

  而她自己衣衫不整,头发散乱,身上还有几处潜刀伤。

  对方没想让她死,只是让她生不如死。

  报复木挽香吗?

  李宾的针扎下去没多久,傅雪歌就发出“哼咛”声,但她的眼睛一睁开,立刻抱头大叫:“救命救命啊,放过我吧,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救命啊……”

  看这情况,是问不出什么了。

  杨涣对李宾说:“先让她休息吧,等夫人回来再说。”

  又给她一针,人重新晕过去。

  开了几贴药,让丫头们去煎。

  这个时候傅柏游也进来了,他着急忙慌地问:“木挽香呢?”

  杨涣摇头,反问他:“可是外面又出什么事了?”

  傅柏游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都这样了,还要再出事吗?”

  说完,好像才想起来,他面对的是三女儿,马上又改了一下语气:“清歌,是爹不好,把你的订亲礼……”

  杨涣听不下去,提醒他:“父亲,我没事,四妹妹受了很严重的伤,也被吓着了。”

  “她是活该,早就跟她说不要出飞雪院,她偏不听,现在闹了这么大的事,傅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傅柏游暴躁如雷,目露凶光。

  那一刻好似,恨不得傅雪歌就这样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