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14章 你是我的未婚妻(1)

我的书架

第114章 你是我的未婚妻(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既是杨涣一早知道傅柏游的凉薄,也与傅雪歌不对付,此情此景,还是让她大为惊诧。

  家人,处到这种份上,意义何在?

  亲情,只剩单纯利用,还谈什么情?

  东方晞看了眼她的脸色,代为开口:“丞相,脸没有命重要,四小姐是你的女儿。”

  目光极冷,语气更冷,生生把傅柏游的火气压了下去。

  他有些尴尬地回道:“国师说的对,没想到国师对我相府如此关心,受累了。”

  东方晞:“我只是为清歌说话。”

  杨涣往他那边看,一个念头闪过心底:神棍有时候也没那么冷嘛!

  木挽香接近黄昏时才回,是被绿珠带回来的。

  两个人都受了轻伤。

  一进府门,就麻利叫来李宾,先给她们治伤。

  东方晞自出事以后,一直在相府。

  帮杨涣处理了前院的事,又跟她一同回了清芷院。

  把木挽香安顿好,绿珠过来回话。

  “夫人退出订亲宴后,便悄悄出府,一直往城南而去。看样子应该是跟人有约,但是半路被人劫住。”

  “半路?”

  绿珠点头:“有可能是对方发现了我。”

  杨涣“嗯”了一声:“有这可能,但对方也不是善类,估计叫木挽香出去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就是为了杀她,发现你,只是让他们早些动手而已。”

  这个绿珠就不知道了,但她说了另一件事:“对方武力不错,而且很熟悉。”

  “很熟悉?以前跟你交过手?”杨涣马上问。

  绿珠:“杀手,争奇盛会上的那些杀手们。”

  其实在绿珠她们没回来之前,杨涣就想到此事跟白慕有关,因为除了他,没人会对木挽香母女再感兴趣。

  可她没想到,白慕会用杀手,还是曾经木家用过的杀手。

  沉思片刻,她又问:“他们功夫不弱,你们是怎么脱身的?”

  绿珠道:“有人帮忙。”

  “谁?”

  “不知道,出手很快,武功路数也不清楚,把杀手逼退以后,便不见踪迹了。”

  杨涣不由往东方晞看去。

  国师眼神浅淡,微偏着头看渐黑的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杨涣问绿珠:“我们有办法与杀手接头吗?”

  东方晞向外的目光,瞬间收了回来:“都是些亡命之徒,你别去碰。”

  杨涣眼神钢硬:“亡命之徒?我怕他们?”

  “不怕也不必硬碰,我来吧!”

  杨涣再次把眼神转向他,一眨不眨地盯着。

  她表情十分严肃狠辣,好像面前坐着的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稀世怪兽。

  东方晞垂下眼皮,收心凝神,低语解释:“我在建安城较熟,打听起来方便。”

  杨涣冷声应道:“我现在也很熟,哪条街没去过?”

  “去过并不能说明就熟悉。”

  “去多了不就熟悉了?”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一变,突然道,“国师大人,你莫不是忘了咱们的协议?”

  东方晞抬眸,眼底已然澄澈透亮,不太明白她说的是哪一出。

  杨涣一手扣在桌面上,眼睛仍然直视着他,话说的又慢又凉又狠:“我们的关系,是假的,你不准参与我的事。”

  东方晞:“……”

  许多事情,现在争辩,都不合适。

  他把目光敛回,考虑走别的途径。

  却蓦然又听她说:“国师要想掺进来也行,只要答应我两个条件即可。”

  东方晞摇头:“你说的,我都做不到……”

  “我都还未说,你就知道做不到?”杨涣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目光却未离开他的脸半寸。

  这张脸,可真得上天垂爱,长的眉毛是眉毛,眼睛是眼睛,好看到不行。

  要不是太过腹黑,时时刻刻得防他,当成兄弟也很有面子的。

  反正她对美男,是真心喜欢的。

  可惜,东方晞一句话,就把她拍回现实:“增加内力,和将军之死内幕,是与不是?”

  好看是好看,就是心儿太复杂了。

  杨涣:“你既然知道,为何不能告诉我?我还是不是你的未婚妻了?”

  东方晞:“……”

  刚才说关系是假的,是她;如今又拿这个说事的,还是她。

  不过他却半点不气,反而心里升出一丝喜悦:“当然是。”

  像是杨涣会否认一样,又加重语气道:“你是我的未婚妻。”

  杨涣挑了一下眉尖:“这就是对了,咱俩都这关系了,你还这么不相信我,这以后还怎么相处?”

  东方晞点头:“你说的有理,那你可信我?”

  反将一军,把杨涣弄了个措手不及。

  不过她不慌,立马扯出一纯真可爱的笑:“当然,不然我为啥跟你说这么多话嘞?”

  东方晞道:“那我前面说的都是真的。你的内功确实不易操之过急,而那些过去的事,我也……不甚清楚。”

  还以为要真相大白了,乍一听这样的话,杨涣立时就想上去,拧了他的脑袋。

  娘的,又被这家伙套路了,他不但不想告诉她真相,肯定还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

  果不其然,东方晞说完前面的话,接着又道:“你既然信我,我们又是此种关系,当知道事情交予我办,比给别人放心的多。”

  杨涣冷笑数声,也没把心里的火气泼下去。

  愤愤起身:“走了,国师自便。”

  站在角落里的绿珠,已经自动隐身许久,默默窥着你来我往的两个人。

  最后也只是在心里感叹一声。

  她就知道,国师无论输赢,最后都是小姐占上风,他也只能悄悄在背后帮她,明面上,杨涣无论如何都不承他的情。

  待两人出了花厅的门,绿珠才小声劝道:“小姐,以国师的权势,要做这件事会比我们容易的多。”

  杨涣立刻斜刺她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或者他早就知道那帮杀手的来历,且掌握着他们的动向,只是要拿到我面前卖个人情。哼,我偏不买他的帐,订亲的事,假的就是假的,他以为过了这个仪式,就多了要挟我的资本了吗?”

  绿珠:“……”

  不得不说,她家小姐也是高人一筹的,把国师的伎俩看的透透的。

  这两个人,一个城府万千,一个老谋深算,也不知道最后谁输谁赢,又能赢得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