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20章 相府势变(2)

我的书架

第120章 相府势变(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傅柏游去了一趟幽香阁,把自己气到几近昏厥,却一点问题也没有解决。

  李宾又是扎针,又是推拿,好不容易把气给他顺过来,作为医者,不免提醒一句:“相爷,气不可常生,损身。”

  傅柏游一提气,又差点背过去。

  好半天,才缓过来,却再也不敢恼了,只是无限忧伤地说:“都道相府如今好了,咋我看着……”

  没说下去,他自己也不想说惨的。

  牛管家毕竟跟了他几十年,这会儿反而上前安慰:“相爷,要奴才说,就是您太多心了,如今咱府上挺好的。”

  傅柏游瞪他一眼,用眼神告诉他:“你懂个屁。”

  牛管家装憨一笑:“相爷,您别怪奴才多嘴,虽然夫人不太理事,可三小姐长大了呀,如今又有国师帮扶,她要是出来掌家,也不会比夫人差多少吧?”

  “她一个女儿家,还未出阁,掌什么家?”

  牛管家傻傻一笑:“要是出了阁,就是帮别人掌家了,也不掌咱们相府呀!”

  真理!

  连傅柏游都不得不往他的话上考虑。

  李宾只是大夫,一向不掺于这些事,这会儿工夫已经把自己的医药工具收拾好。

  他朝前一鞠躬:“相爷,小的先退下了。”

  傅柏游不耐烦地朝他挥挥手,接着跟牛管家说话。

  待李宾出了兰台院,才看到杨涣站在院子的一侧,正在等着他。

  他忙着整理一下衣摆,往她那边走去。

  “听说病了,怎样?”杨涣开口问。

  李宾如实答:“气血攻心,一时倒也没什么大碍,疏通过就好了。”

  杨涣点头。

  又接着问他:“四小姐那儿怎样?你如今还在给她用药吗?”

  “嗯,已经把国师给的药掺了进去,比之前要好一些。只是这病急不得,还需慢慢来。”

  “好,辛苦你了。”杨涣说完,没打算再聊,转身欲走。

  李宾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叫住她:“三小姐留步?”

  杨涣转身,眼神清明,大大的杏眼,灵动又纯净,是一个孩子的眼神。

  “李大夫,可是还有事?”她开口。

  她一说话,那种孩子气就降了一大半,太沉稳老练了。

  李宾愣了一下,才开口:“相爷似乎想让三小姐掌家。”

  杨涣“哦”了一声,问道:“你在里面听到的?”

  李宾点头,说了最后一句:“正在与牛管家商议此事。”

  掌家这事,杨涣一开始没想过。

  她重生归来,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查自己的死因,然后报仇。

  相府这样的烂摊子,她瞅着就心烦,如果不是要有一个栖身之所,还要利用傅清歌这个身份,她早就一走了之了。

  可如今李宾说出来,她反而从里面看到另外一层。

  回去的路上,她跟绿珠商量:“如果我真掌了家,至少用银子要方便许多,对不对?”

  绿珠点头。

  哪里是方便许多,应该说是应有尽有。

  杨涣又道:“上次跟夫人闹八月节礼时,我大概看了一眼相府库房的帐目,里面好东西还真不少。

  夫人这些年一直管着相府的库房,木王府被抄的时候,里头也有许多不明来路的。

  现在想来,说不定都是从这儿挪过去的。”

  这内幕连傅柏游也不知道,但他应该会猜到。

  杨涣考虑到这一层的直接原因是,一旦她接手了相府,那么以后杨家那边的开销,她便可以一手担起来,甚至都不必再去想办法做什么生意。

  毕竟那些事也不是她所擅长的。

  等傅志轩学成归来,直接入兵部,反而缩短了她查军中关系的时间,倒是一举多得。

  绿珠觑着她的脸色问:“小姐……是想接下此事?”

  杨涣笑意盈然:“为了钱,我就是辛苦一些,接了。”

  牛管家也是个好助功,凭着傅柏游对他的信任,硬是把这件巴结三小姐的事给做成了。

  当傅柏游当着全家的面,宣布相府后宅当家,以后由傅清歌掌管时,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微妙的变化。

  但并无人出声反对,似乎他们早料到会是如此,只是更快一点到来而已。

  杨涣虚虚推辞两句,在傅柏游的坚持下,也就欣然接受了。

  相府势变。

  尽管在此之前,早就出现了苗头,有眼力见的人也都开始往三小姐这边倒了,但正式掌家,与暗地里操纵,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掌家以后,说明傅三小姐,再也不用借由任何人的由头,就可以随意对府上的人调配,惩罚和奖赏。

  这些都是看得见的东西,没人会到这个时候,还眼瞎心肓,不知相府已非当初。

  连李妈妈都偷偷往清芷院里送了一绽银子,被红叶当场拒绝了。

  牛管家也偷偷来了一次。

  他倒没送什么东西,而是有求于杨涣。

  “三小姐,奴才知道这事让您为难,可奴才也实在没有办法,逼不得已才找您的,还请三小姐能帮小得一个忙。”

  杨涣不退缩,也不端架子,大大方方地问他:“何事?”

  牛管家瞬间鼻子一酸,心道:还是巴结三小姐有用,至少没瞧不起他们这些做奴才的。

  话还是要说:“奴才今年四十多岁了,家中六个丫头,才得一个儿子,可这儿子偏偏是个不争气的,到现在都不误正业……”

  说到这里,老泪都快出来了。

  可杨涣还没弄清他的重点,只得问:“你直说,要做什么,我很忙。”

  牛管家抬袖一抹眼,语速立马加快:“我儿如今二十有五,还未娶亲,奴才想请国师大人给算一算,他的姻缘何时才能到?”

  杨涣:“……国师还会这个?”

  牛管家也是一愣:“国师大人不会这个吗?”

  杨涣:“我不知道,不过我下次见他,会帮你问问,还有别的事吗?”

  这一件就是头等重要的大事,处理了,就是把牛管家的心病给剜了,哪还敢有别的事?

  千恩万谢后,退出清芷院,脸上的笑好像是儿子已经成功娶上媳妇。

  杨涣这才转头问绿珠:“国师真的会算这些?”

  绿珠摇头。

  “摇什么头,是不知道,还是他不会?”

  绿珠:“不知道。”

  杨涣忍不住叨叨她了:“你跟在他身边那么久了,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绿珠:并没多久,跟你比,差了很远很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