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23章 三哭余生(5)

我的书架

第123章 三哭余生(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趁着莫冰去取披肩,东方晞又细细给她把了脉,然后配了新的药丸。

  之后亲自去厨房里,给她做了一盒咸香饼,还煨了一锅鸡汤,说一会儿直接送到相府去。

  看到吃的,杨涣脾气好了许多。

  一锅鸡汤,拿来拿去的,也不太方便了,她便主动提出,在国师府吃完再走。

  东方晞自然欢迎。

  又吃又玩,消磨了多半日,回去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

  杨涣身上披了新的披肩,怀里还抱一个暖手炉,后面绿珠则拎着一大包上好的雪狐皮。

  国师说:“这些你拿回去,想做什么就交给人去做,冬日用着也方便。”

  大门外,莫寒的马车垫的暖暖和和,好整以暇地等着他们。

  杨涣看看自己这一身装扮,再看看车里铺的皮毛,回头问东方晞:“国师,你是想把捂着了?”

  东方晞自顾道:“你身子弱,等觉得冷时,寒已入体,还是防着点好。”

  杨涣又忍不住撇了一下嘴,由他扶着上了马车。

  一行人回到相府,里面已经掌了灯。

  杨涣让绿珠先把东西拿回去,她自己则去兰台院里找牛管家。

  找了一圈,没见着人,问了一个丫头,才知道牛管家去了湘院。

  “三少年病了,挺严重的,把相爷叫了过去,牛管家也跟着去了。”

  傅文轩病了?

  杨涣不由往幽香阁的方向看了一眼。

  脚下倒没停,也往湘院而去。

  湘院里,前所未有的热闹,除了傅柏游牛管家,还有大夫李宾,以及木挽香,跟着她的李妈妈等人。

  三姨娘急的身子矮了半截,见谁都要下跪一样,两眼通红,鼻涕眼泪胡乱抹了一脸。

  杨涣个儿矮,加之外面光线也暗一些,所以进院时,并无人看到她。

  她也不着急,就找一个无甚光亮处站着。

  过了许久,李宾才在里面说话:“此病,小的治不了。”

  三姨娘“哇”地放声声哭了起来,声音之大,让众人都后仰了一下脖子。

  傅柏游更是连眉毛都皱了起来:“嚎什么,不是还有别的办法吗?”

  三姨娘的哭声来了急刹车,两眼像兔子一样盯着傅柏游:“老爷,文轩还是孩子,您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他。”

  傅柏游半点不想听她说话,转身出去。

  到了门口,才看到门外站着的杨涣。

  “清歌回来了,别站这儿了,风冷。”他说。

  杨涣点头,起步要走,衣服却被一个人突然抓住:“三小姐,三小姐您是好人,以前都是我不对,是我不该得罪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救救文轩吧,他还是个孩子……”

  她扒开人群,从屋里面直冲出来,一把拉住杨涣的裙摆,整个人半扑半跪在地,一边哭一边说,把新出的鼻涕眼泪,抹了杨涣一裙子。

  她站着没动,强忍住没去拉快被三姨娘扯掉的衣裙。

  听着她把一句话颠三倒四说了几遍,才问:“三姨娘的意思是说,三哥的病与我有关?”

  正可着劲嚎的三姨娘,瞬间被噎住,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三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杨涣问。

  三姨娘结结巴巴:“我……我的意思……意思是,三小姐一定有办法救文轩的。”

  杨涣摇头笑了:“为什么我就要有办法,三姨娘这话说的好奇怪。”

  “三小姐……”为了儿子,三姨娘也豁出去了,咬咬牙说,“三小姐有国师,国师那么厉害,连三小姐的病都能治好,文轩的病,他也一定能治的。”

  杨涣都没问东方晞,就帮他拒绝了:“国师救我,是因为德贵妃娘娘,请问三姨娘,你跟人家有什么交情?”

  三姨娘为了救儿子,连脸面也不要了,急着道:“三小姐是相府掌家,国师是您的未婚夫……”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三姨娘此前对我很好吗?我如今要来报你的恩情?”

  她们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看。

  相府的人,哪个不知道三姨娘以前的立场,如今也知道她对傅雪歌做的事。

  对她的人品,早已经生出了厌恶。

  但他们都不便对她做什么,如今倒是要看看三小姐要不要帮她。

  如果三小姐此次出手,那以后三姨娘在相府,还会有一点地位。

  可如果三小姐不帮她,三少爷这边再出了什么事,三姨娘以后在相府,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大家都是明白人,眼睛也是雪亮的,此时早有人看出了苗头,脸上不免对三姨娘露出鄙夷的冷笑。

  三姨娘也被杨涣问的哑口无言。

  她就算是再脸皮厚,也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自己以前对这位三小姐有多好?

  但她不想放弃希望,手仍然拉着杨涣的裙摆不放。

  傅柏游同样把整场戏看完了,而且察觉到了杨涣的冷漠。

  他比较狠,过去一把扯开三姨娘,甩手就给了她一耳光:“还有脸哭,文轩跟你住在一处,你没把他照顾好,现在却胡说八道起来。”

  三姨娘被一掌糊到地上,嘴角已显血丝,半天没爬起来。

  杨涣看了她一眼,先一步往外走。

  傅柏游也连忙跟上,其后是牛管家。

  围在湘院里的人,很快便散尽了,只剩三姨娘一个人,还歪倒在门口低低的哭。

  她知道儿子的病来的蹊跷,她甚至有怀疑的对象,可那又怎样?

  现在没人听她说话,也没人会帮她。

  在三姨娘的想法里,木挽香害死花溪夫人,毒害傅清歌,那三小姐一定恨死她了。

  就算她不做什么,傅清歌也会把木挽香弄死。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位三小姐掌了家,不但不报复,竟然还护着她。

  她也想被人护着,可遍寻相府,她连一个能靠得住的人也没有。

  而那个答应,只要她把傅雪歌引到偏院,便把女儿嫁给傅文轩的魏夫人,如今却是连见也不见她一面。

  三姨娘哭的甚是悲痛。

  一哭她轻信别人,没有小心守着相府的安稳日子,反而想攀的更高;

  二哭她自己命苦,没有一个好出身,致使一辈子都低人一等;

  三哭儿子的病,都是她害的。

  ------题外话------

  感谢QQfa9f6e25ec8eb5书友,对虎女的好评。

  感谢藕or饼小仙女的打赏。

  感谢感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