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27章 翻脸(4)

我的书架

第127章 翻脸(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东方晞神色自若:“将军不同于旁人,是将星,是战神,岂是我一个推演算命的,可以卜算过去未来的?”

  杨涣这次笑的有点狠:“是吗?那国师不怕跟我在一处,被将星方死了?”

  东方晞:“在下甘愿为小姐做任何事,包括死。”

  “好,那你死给我看。”

  杨涣的眼睛里都是冰,紧紧盯着他的脸,冰刃划开他的脸皮,要从上面撕开一条口子,窥其背后真实面目。

  而东方晞手里却多了一把真真实实的刀。

  他甚至都没看杨涣一眼,将刀拿出来的一瞬间,就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杨涣出手如飞,“当”地一声把刀打到地上:“你疯了?”

  东方晞神色平静地看着她,并未应话。

  杨涣却是再也不想跟他坐在一起:“停车。”

  她起身出去,却被东方晞一把抓住手腕:“外面真的很冷,你着不得凉风,坐好,我下去。”

  他话说完,人已经出了车子,并对还赶着车的莫寒说:“把三小姐送回去,城外的雪跟相府没什么区别。”

  杨涣震怒,又莫名其妙。

  刚才自己不出手会怎样?他真的会把自己杀死吗?

  在他的马车里,陪着自己,就这么死了?

  还是他只是拿此事来吓她?那他的目的何在?博得她的同情,以把他引为自己人,从此交于真心?

  杨涣捏着眉心想,想了一堆理由,却没有一种合适东方晞。

  这个人太鬼了,根本不会按正常人的思路行事,就像谁也不会想到,他会知道傅文轩杀人的事一样。

  他竟然还拿这件事,来劝杨涣不要有负罪感?

  真是可笑之极。

  她掀开车帘往外看,远远的雪地里,站着一个乌发白衣之人。

  他面朝马车,一动不动,好像一尊雕塑,自久远的年代传下来,便置于那处,静静凝望。

  还是气,杨涣把车帘放下,再次叫停马车。

  “把你家主子接过来,我没有鸠占鹊巢的习惯,既然一起出来了,就一起回去。”

  莫寒面露感动,麻利的从车上跳下来,往回跑。

  须臾,东方晞又回到了马车内。

  杨涣却是再也不想跟他说半句话,甚至不想看到他。

  她把身子往后靠了靠,闭上眼睛,装睡。

  对面的人也无声无息,连半丝声响都不发出来,让杨涣怀疑这里面只有她自己。

  不过她制止了自己察看的冲动。

  一直到外面的莫寒说“相府到了”,她才睁眼。

  东方晞仍坐在对面,微垂臻首,敛着眉目,不知在想什么?

  杨涣拿了旁边的衣服,懒得当着他的面再一件件套上去,便掀了车帘想出去。

  于是,东方晞今日第二次握住她的手腕。

  还是一样的语调,一样的关切:“把衣服穿好再下去,外面真的冷。”

  杨涣:“……”

  东方晞上辈子一定是个,十分啰嗦的老妈子。

  他难道看不出来自己在生气吗?

  杨涣不知用了多少耐力,才把自己的火气压下去,开始当着他的面一件件的将熊一样的衣服穿回去。

  终于穿完了。

  她的气也成功压住了,稳稳坐在车内看东方晞。

  “三小姐该下车了。”他说。

  杨涣起身,却并不是去掀车帘,而是绕过火炉,往他那边走去。

  她跟东方晞并排坐在一侧,偏头看着他的侧颜问:“国师,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到底要如何?”

  对方默了一下,也侧身看向她。

  “三小姐还记得欠我的人情吗?”

  杨涣的眉尖挑了一下,人往后靠了一些:“当然,怎么?现在要兑现了?”

  东方晞“嗯”了一声。

  杨涣勾起一边嘴角笑:“好,说吧,你待如何?”

  他也不客气,开口道:“如果没记错,三小姐欠在下两个人情,也就是要还两个要求。”

  杨涣又差点被他激恼了。

  他这个样子,像那种没见过银钱的人,好不容易得了两个铜板,小心地拿在手里,翻过来调过去的看。

  慎重,珍惜,还带着几分炫耀。

  十分欠揍。

  杨涣已经懒得回他话了,只点了一头。

  然后,她听到东方晞说。

  “第一个要求是,三小姐务必保重身子,不可以任性伤害,尤其是冬季,天气寒凉,最好呆在屋内。”

  “你……”

  “第二个……”杨涣正要开口,却被他打断,声音也突然轻了许多,“第二个,希望将来有一天,你能……嫁予我。”

  做你的大头梦去吧。

  杨涣跳脚了。

  第一次生这么大的气,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一下子就暴躁起来。

  把前头的马吓了一跳,嘶叫一声就想跑,被莫寒紧紧拉住缰绳,一脸惊慌地看着车内。

  杨涣指着东方晞的鼻子道:“你在想什么?国师大人你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保重身子,这是我自己的事,要你多管闲事来提醒吗?

  真是可笑,还要嫁给你,哈哈哈,你怕是忘了,当初咱们两个是怎么说这个订亲的?

  假的,早晚要取消的。”

  气极败坏。

  尤其是看到那位稳如泰山,半点也感染不到她的怒气,反而一脸平静地看着她。

  末了还回,“这是你欠我的,也是你答应我的。”

  杨涣更气极败坏。

  她后悔之前把他的刀打掉了,现在她想捡起刀,送他归西。

  大概太气了,抓狂了,她没找到刀,手又刚好在东方晞的脸边,就顺手就捏住对方的鼻子,狠狠拧了一把。

  东方晞眼睛瞪大,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这个眼神极大地刺激了杨涣。

  原来他不是不慌,只是自己没找对路。

  很好嘛,手从鼻子上松开,就绕到了耳朵处。

  揪耳朵她很拿手,在白夜离那里练过了。

  此时两只手揪住东方晞的两只耳朵,并未用多大力,但对方的脸却“腾”一下红成了煮熟的虾。

  “你……你做什么?”结巴了。

  杨涣勾唇一笑:“做什么?当然是感谢国师对我如此看重,我也要以礼回之,以表谢意。”

  还不够,头微微一低,嘴唇已经印到了他的额头上。

  东方晞的身子顿时僵住,整个人都傻愣在那里。

  杨涣笑,干脆撤了手,偏头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

  不重,蜻蜓点水一般,但对方瞬间呆若木鸡,僵坐如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