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31章 再次入宫(3)

我的书架

第131章 再次入宫(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年花溪在找傅柏游说之前,一定私下里先跟傅千歌说过此事。

  只是两人到底说些什么,却无人得知。

  但杨涣推测,花溪不会是个简单的人,也不会跟傅千歌说简单的话。

  这让她想起了兰心。

  兰心原先是伺候傅千歌的,在自己需要的时候,这位姐姐没找别人,恰好把她送出来。

  此事杨涣问过绿珠,当时她是怎么进来的。

  绿珠的答案是,她跟在东方晞身边,得知德贵妃要赐宫女给杨涣,便主动提出自己要来。

  消息自然是东方晞刻意说给她的,不然一个小宫女,哪里会知道德贵妃的决定?

  这些细节,根本都不用去问,杨涣已经猜了出来。

  她现在想入宫,看看傅千歌,顺便也聊聊过去的事。

  听了这么多花溪的过去,跟她聊起来,应该不会太快暴露。

  想至此,便没再耽搁,当日便让人递信儿去宫里。

  次日一早,她带了绿珠一起入宫。

  自入冬以来,杨涣不怎么出门,傅千歌也鲜少见她,如今两姐妹见面,难免先说了一番温存关切的话。

  傅千歌的气韵,像极了花溪夫人。

  一举一动,都是矜贵与尊荣,这不是打扮堆出来的,而是骨子里就带着的那股韵味,让人一见就心生倾慕。

  她非常温柔,尤其是看到杨涣时,眼睛里的温情几乎溢出来,常常让杨涣不敢直视。

  可今天她是带着任务来的,难免话就多一些。

  “姐姐,我以前小,身子又弱,更不懂事,也未问过您,这些年在宫里过的可好?”

  傅千歌浅笑:“你看到了,姐姐荣华富贵,好着呢,歌儿不要担心。”

  杨涣摇头:“我不是担心,只是想更多地了解姐姐,毕竟现在只有咱们两个,才是最亲的人。”

  这是傅千歌曾经说给她的话,她如今再说回来,便很容易引起她的共鸣。

  果然,她沉默了。

  这种沉默很耐人寻味。

  真正的好,人们是愿意说的,只有那些表面好,内里苦才不想宣之于口,尤其是对最亲的人。

  杨涣学着她的样子,也拍拍她的手说:“没事的姐姐,如今我长大了,相府也是我在掌家,你有什么需要就对我说,我也会像姐姐当初对我一样,全力帮你的。”

  傅千歌抬头的时候,泪水如珠,滚落于地。

  “歌儿……”她将杨涣抱在怀里,“苦了你了,是姐姐没保护好你。”

  “不,您做的很好,我现在也很好。”

  把话一说开,事情就好办了。

  大概杨涣的表现,也让傅千歌相信,她现在思虑周全,确实过的很好,终于向她吐露了一件事。

  当年,确实是花溪夫人让她入宫的。

  理由是,只有她入宫,得到皇上的宠爱,才能保住自己,也能保住傅清歌。

  花溪甚至还教了她,怎么让她获得圣心。

  傅千歌说:“母亲是最智慧的人,她的目光可以看到很远很远。”

  杨涣信。

  如果不是花溪那一套,这两姐妹应该早死在木挽香手里了。

  而且木挽香当年,没有对傅清歌下毒手,让她立即死掉,而是用慢毒,也不是她心慈手软,只是有傅千歌的威胁。

  她入宫后,很快就得了白晨的宠,一路高歌,升到贵妃。

  这对傅柏游来说,简直是天降好运,喜的他都不知道怎么笑了。

  傅千歌明里也是帮着傅家的,但是暗地里,给过傅柏游警告,如果自己的亲妹妹,在府上有任何闪失,她便与傅家恩断义绝。

  养一个废人,能得一个贵妃的帮忙,傅柏游当然同意。

  所以傅清歌得以活到十三岁。

  而且杨涣觉得,当年花溪没死的时候,也不会是红叶和白云看到的那么简单。

  她一定也用了什么手段,才护得她们三人活到那个时候。

  花溪嫁给傅柏游没多久,木挽香便强行与他成亲,成了平妻。

  凭着木挽香的歹毒,如果没有什么东西制衡她,她绝对不会让花溪活太久,还顺利养大两个女儿。

  想到这一层,杨涣又试探傅千歌:“姐姐,上次你送我的那个丫头,兰心,我把她赶走了。”

  傅千歌明显愣了一下:“为什么?她做的不好吗?”

  杨涣摇头:“她做的挺好,但是她行为古怪,还说我是什么小主子。”

  傅千歌道:“她在清芷院里伺候你,你可不就是她的主子。”

  “那不一样,红叶她们都叫我小姐,就她一个人,老是偷偷叫我主子,感觉怪怪的。”

  见傅千歌不应,杨涣又说:“她还说,她原先是听娘的命令行事的,现在娘不在了,我就是她的小主子。姐姐,你说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傅千歌没回她,反而问:“你知道她现在去哪儿了吗?”

  杨涣摇头:“我给了她银子,把她赶出去了,后来就不知道了。”

  觑着她的脸色问:“姐姐,她是真有什么问题吗?娘没嫁给爹之前,是做什么的,怎么从来没听说她有母家?”

  傅千歌脸色凝重,声音也小了下去:“歌儿,这事你不要再问了,你现在还小,有很多事情知道了,会害了你。姐姐答应你,等你再大一点,或者跟国师成了婚,一定把所有事都告诉你。”

  杨涣:“……”

  这他娘的说的好好的,怎么就扯出跟国师成婚了?

  一提起东方晞那个神棍,她就觉得像是被人踩了尾巴,浑身不对劲。

  “我想跟他解除婚约。”杨涣道。

  傅千歌立马抬眸看她,眼里都是不解:“为何?”

  杨涣脑海便出现那日在马车里的一幕,脸瞬间发热。

  “他那人坏的很,欺负我,这还没成婚呢,他就这样对我,要是以后成了婚,还不知怎样呢,我不要嫁给他。”

  傅千歌是过来人,看到她这样的神色,自然以为是小女孩的娇羞,便笑了起来。

  “姐姐看着国师对你倒是挺好的,他从前在宫里,从来都不抬眼看哪位女子。

  那时我们一同去御花园里接你,他的目光就未从你身上移开过。

  对你的担忧,心疼,爱惜,姐姐都是看在眼里的。

  歌儿,女子为卑,想找一个称心如意的男子,何其难?

  所以能有一个对你好的,珍惜你的,便是最好的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