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38章 好消息来的太突然(5)

我的书架

第138章 好消息来的太突然(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傅文轩的事没什么好说的。

  人都死了,悔呀恨呀都没用,要怪只能怪自己当初没眼光。

  这些事杨涣想的清清楚楚,根本无需别人安慰。

  再说了,就傅文轩的人品,既是留着他,也得防祸患,其实也心累。

  她这么晚不睡的原因,一是因为自己白天睡多了。

  二呢,就跟东方晞有关,翻来覆去想,他白天见到自己看那样的书,会怎么想?看到自己改了以后的书,又会怎么想?

  红叶回来学的不明不白,杨涣本来以为他晚饭时会来一趟,结果一直未等到。

  她没想到,自己想什么来什么,那家伙半夜窜进门来。

  惊吓,外加一点女子的羞涩,让她做出了连自己都鄙视的动作。

  竟然拉被子将自己埋住?

  这得是多小女人的做法,她过去听听都能翻个大白眼的。

  东方晞也只是略提一提傅文轩,话头一转,便说起了宫里的事。

  杨涣听话听音,一见他话头变了,精力便集中起来。

  入冬以后,皇上开始重点关照吏部,似乎有意要提拔新的人才。

  这段时间,杨涣身体不好,人也过于懒散,只让绿珠时不常的留意一下木挽香的动静,对于户部尚书魏忠义,她并未多关注。

  但东方晞的这条消息很重要。

  如果皇上要提拔新臣,那便说明,有些老人该换了。

  魏忠义,也是该动动了。

  只是不知道他那里,到底有多少白慕的黑底,又能为自己做些什么?

  到目前为止,杨涣都还没机会接触兵部,更无法进入军中。

  她不确定自己的死,是不是跟白慕有关,但骁骑军的事,一定跟他有关。

  还有,她很久没有秦隐的消息了。

  因为不出门,便没有去醉乡楼,也没有去杨家,消息闭塞了。

  夜当真是很深了,东方晞说完这些,再无留下来的理由,起身告辞。

  杨涣看了眼他的衣衫,问道:“怎么来的?跳墙?”

  东方晞:“!!!”

  杨涣:“也省得门房开门了,还跳墙走吧。”

  她自己往被子里一缩,已经不看他了。

  冬日虽夜长,可杨涣昨晚睡太晚,所以早晨就起的迟了一些。

  待她意识恢复,眼睛还没睁开,就听到红叶在院子里跟白云说话:“华月国王子入建安城了。”

  白云问道:“你怎么知道?”

  红叶:“我一早去前院找牛管家拿东西,听他说的,相爷今日去朝上,到现在还没回来,听说好像皇上要成立个什么使团,来接待这位王子。”

  杨涣睁眼,看着帐顶想了片刻,突然起身:“白云,打洗脸水来。”

  她朝外面喊。

  绿珠已经先一步进来,也回了华月国王子入建安城的事。

  “是什么时候的事,之前怎么没听说,怎么突然就来了?”杨涣一边穿衣,一边问她。

  绿珠道:“原先订的是腊月到,但不知怎么就提前了,听说昨晚到了城外,今早已经让随从去礼部递贴。”

  杨涣停了手中动作,问道:“这么说,他们现在还在城外?”

  “在的,朝中要先商议出一个对策,组使团去接见,还得预备住所之类。”

  加快手中动作,快速把衣服拉好,对绿珠说:“我们出城一趟,先见见他。”

  绿珠有些犹豫:“小姐,那是华月国王子,咱们能见着吗?”

  “先去了再说,没试怎么知道见不着?”

  因为知道的晚,所以她忙手忙脚,连早饭都带到了马车上去吃,心里又把东方晞埋怨一回。

  若不是他昨晚来,自己也不至于睡那么晚,真是一个麻烦精。

  下了两天的雪,停了以后,路上还堆了厚厚一层。

  沿途可以看到,负责城中清洁的小吏们,正带人紧急清扫。

  行人不多,铺子倒是全开着门,但是进去的人很少。

  寒冷让人懒于外出走动。

  杨涣包在一堆毛呀絮呀中间,只露一张小脸在外面,时不时的掀车帘往外看一眼。

  心里着急,除了时间,还要尽快想一个办法,能让华月国王子顺利见自己。

  她问绿珠:“提傅柏游的名字能行吗?他是当朝丞相,应该有点份量吧?”

  绿珠道:“小姐应该知道,华月国这几年发展很快,尤其是在兵力上,他们说与大宛是兄弟国,相互友好,但好像并不怎么买这个兄弟的帐。”

  “这么说,傅柏游不行?”

  绿珠没说话,但表情已说明一切。

  杨涣的手指缩在袖子里,无声地扣着毛皮的袖筒。

  半晌,才又问:“那说国师呢?”

  绿珠看她:“国师的份量倒是比丞相足,但能不能行,也不好说。”

  她掰着手指头算,自己手里能有多少人可以用。

  且仔细衡量了东方晞和德贵妃,到底两人谁在华月王子跟前的面子更大?

  实在不行,就把两个人都提一下。

  总之今日她一定得见到这位王子。

  车子很快出城,又往西行进几里路,便看到了大片的帐篷,以及兵马守卫。

  他们的马车还未靠近,就被前头的守卫喝停了。

  两人腰间挎着长刀,脸色很凶:“行人绕路。”

  绿珠已经跳下马车,先向人鞠躬,然后才道:“两位大哥,我们是来见华月国王子的?”

  两名侍卫正要问她们是谁,一个清朗的声音先插了进来:“你为何要见他,没听说过华月的王子最好色吗?像你这么标志的姑娘,主动去见他,可是羊入虎口哦!”

  绿珠往他那边看了一眼。

  妖里妖气,出言不逊。

  心里有小火,但没发出来,只道:“是有要事想求,还请几位大哥通报。”

  红衣妖绕青年已经到了她身边,伸手就要去撩她的下巴,被绿珠一侧身躲了过去。

  “哟,功夫还不错,好玩。”男的说。

  嘴里说着,竟然跟绿珠过起招来。

  绿珠是来办事的,自然不能真把他打趴下,而且她也发现了,此人的武功也不弱,要想打趴,还真不容易。

  她往后躲,那男的就往前进,而且动作和言语里都是调逗,好像故意要激得绿珠出手一样。

  眼看两人打到了车马旁,杨涣从里面出声了:“绿珠,不可对王子无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