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40章 是赐婚,更是真心(2)

我的书架

第140章 是赐婚,更是真心(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入夜。

  国师府的墙头跃进去一抹影子。

  那影子轻车熟路,左转右绕,很快就来到了一间房门前。

  屋内亮着灯,却安静的没一丝声息。

  沈霖萧刚想伸手抠烂窗户纸,看看里头是什么情形,就听到一声冷淡的“进来”。

  他悻悻的,推门入内。

  不忘损人褒己:“你这宅子也太松散了吧,我都到了门口,才被你发现。”

  东方晞没说话,视线在他周身绕了一圈,最后停在他的手腕上。

  沈霖萧顺着的他视线,也看向自己的手腕。

  那里不知何时缠着一根红线,在他暗红色的衣服上,几乎察觉不到。

  沈霖萧:“……怎么了?不就是一根线……”

  他一边说,一边把线扯下来,恨恨扔到地上,还孩子气的踩了一脚。

  东方晞则凉凉地提醒他:“那是进来时,莫寒缠上去的。”

  这种纯武力的辗压,让他男性的自尊受到了不小伤害。

  “知道啦,你家莫寒最厉害,行了吧?!”

  他走过去,曲着一条腿,没形没状的架到东方晞对面的椅子上,再用一只手撑起自己的脑袋,开始仔细端详这位神秘的大佬。

  东方晞不是大宛国人,也不是他们华月国的。

  具体是哪国人,又要做什么事,沈霖萧一概不知。

  他只知道,好多年前,此人还是少年,就已经武力非凡,医术无双,还会神奇的推星占卜。

  当时的华月国弱小可欺,周边相邻国家虎视眈眈已久,那一年终于找了一个机会,群起而攻之。

  灭华月,瓜分其国土,是那些人的最终目的。

  沈霖萧的父亲,是一位有血性国君,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国破家亡。

  他呼吁全民皆兵,誓死为国,战死不屈。

  那时候沈霖萧还小,对战争、民情并不了解,但是他看到了自己的家园被鲜血染红。

  敌人打入华月京城,从城门口一路杀到皇宫的门口。

  又破宫门,往里屠杀。

  血流成河,人头似球,被踢来踩去。

  沈霖萧完全吓傻,连哭都不会哭,被他母妃带着东躲西藏。

  就在两人躲到一处假山,以为藏的很安全时,却有一小股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敌军,瞬间把假山围了个水泄不通。

  沈妃跪地求饶。

  对方一句话没说,直接一刀将其毙命。

  热乎的血溅了沈霖萧一脸。

  他忘了哭,忘了跑,忘了叫喊,忘了一切,小小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腿却软的厉害,“咚”地一声就栽到在地上。

  但并未晕过去,而是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向他靠近。

  他们手里有明晃晃的刀,眼睛都是嗜血的疯狂。

  沈霖萧那个时候,其实没感觉到痛苦,也不害怕,他差不多是失去知觉了。

  因为眼前的冲击太大,已经超出他年幼的所有想像。

  所有的刀一齐向他捅去,眼看就要扎往胸口,却听“锵”的一声响,然后“哗啦”一声散去,接着是“扑通通”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滚了下去。

  他都来不及看那是什么,就被一个白衣少年抱了起来。

  少年的年龄不大,看起来好像也只比沈霖萧大几岁而已,但是手臂特别有力。

  抱起他后,身子一轻,已经离开原来的地方。

  他手里拿着一柄又细又长的剑,所到之处,无人能挡,顷刻就为两人杀开一条血路。

  后来怎样了,沈霖萧已经不太记得。

  他生了一场大病,完全清醒后,华月国已经恢复从前的模样。

  如果不是他的母妃没了,他都怀疑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而那场战争,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再后来,从父亲的嘴里得知,此少年名唤东方晞,不知来处。

  华月国将灭之时,是他带了一队奇兵,从天而降,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他在华月国住过几年,担任的职责,类似于现在的国师。

  帮沈霖萧的父亲制订国策,训练士兵,还教会华月国百姓谋生的技能。

  因他们国家多山多水,草木丰茂,可种植粮食养蚕桑,喂牛羊采草药。

  不过几年功夫,已洗去过去的颓败之相,换成一片欣欣向荣。

  沈霖萧之父沈傲,是把他当成救世主一样尊重,整个华月国的百姓,也敬他如神明。

  东方晞在华月国里的声望,要比他们的国君还大还管用。

  也只有沈霖萧,因为从小跟他相处,便少了几分外人的拘谨,难免在他面前皮一下。

  但如遇正事,他是半分不犹豫,绝对听东方晞的。

  此时,那位过去的白衣少年,已经长成风度翩翩的魅力男子,安然坐在他对面,眼皮都没抬一下,认真看几张写好的字。

  沈霖萧也瞟了一眼那字。

  很秀美,出自女子之手。

  还算有几分聪明:“傅家姑娘写的?”

  东方晞没应他,看完一张,又换另一张。

  沈霖萧有些郁闷地坐回去,又很心虚:“你别生气呀,你也没提前跟我说你俩的关系……”

  说到这儿,突然想起什么的,又坐直了:“对了,你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你不是冰山美男吗?你不是从来不看美女的吗?怎么……怎么还抱着人家?”

  东方晞终于把几张字看完了,小心收好,放在一旁,用一块镇尺压着。

  这才抬头看着沈霖萧道:“离她远点。”

  “行。”答应的十分干脆,但问题也来的利索,“但你得告诉我,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东方晞:“她是我未婚妻。”

  沈霖萧:“???”

  他吃惊地看了东方晞好一会儿,还是不相信。

  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像他提亲白筠一样,权宜之计。

  于是又问:“是大宛皇上赐婚?可你是国师,他们不是一直很依重你吗?这种事应该能挡过去吧?”

  “是赐婚,更是真心。”

  沈霖萧:“……”

  真心这东西,对于在政局中翻滚的人来说,就像一个笑话,他们谁也不会去提的。

  尤其是东方晞这样的人,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见过的人也太多了。

  要说他这一辈子不找女人,一个人终老,沈霖萧是绝对相信的。

  要说他对一个女人动了真心,而且还能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那绝对会令他怀疑人生。

  怀疑自己遇到一个假的东方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