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63章 不纯粹,不长久(5)

我的书架

第163章 不纯粹,不长久(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往外走,红叶她们也顾不上再吃再玩,赶紧跟过来。

  “小姐,这是要走了吗?”

  杨涣转头:“不然呢?你还没吃饱?”

  红叶:“……”

  她转头悄悄去看国师。

  东方晞则一直看着杨涣。

  敏感,又固执,死守着底线,哪怕只是言语上的触碰,也会让她炸毛。

  出梅院之前,他还是赶了过来,帮着她把衣衫整理好,斗篷戴上,脖子里又围了一圈白狐毛。

  “只是想让你乐一乐,没别的意思,不用理会莫寒怎么说。”他道。

  杨涣抬头看他,目光是冷静的。

  “我知,谢谢国师的好意。”

  转身要走时,又回转身,唇角已经带上一抹浅笑:“我是说真的,谢谢你这份深意,我领情。”

  东方晞怔神看着她往门口走。

  莫寒待她走的远些了,才急步跑过来问:“主子,三小姐生气了?”

  “应该没有,她可能只是玩累了。”

  莫寒拍着胸口松气:“吓死我了,这三小姐的脾气说来就来,还真是难伺候……不是不是,主子,三小姐好伺候着呢,我去备马车,送她们回去啊……”

  他倒不是嫌弃杨涣,就是觉得自家主子太苦。

  不显山不露水的好,把一片真心都剖出去了,可这位三小姐就是看不见,还到处怀疑他。

  哎,离娶回来遥遥无期呀!

  红叶也吓的不轻,以为是自己说错话,惹了小姐不高兴,一出惜花院,就忙着向她道歉。

  杨涣笑着摇头:“不关你的事,咱们玩了这大半天,也是该回去了。”

  绿珠往她那边看了一眼,缄口不言。

  莫寒绕了近路,已经把马车备在府门口,车凳也放的整齐。

  丫头们扶着她上车,自己都跟在车旁。

  一路上众人都没怎么说话,安静回了相府。

  到下车的时候,杨涣才说:“莫寒你等一下,我有件东西要你带回去。”

  莫寒赶紧站直了:“是,奴才等着三小姐。”

  她们进去后,红叶单独出来一趟,拿了一只红木的盒子。

  莫寒赶紧问:“里面是什么?”

  红叶摇头:“我也不知道呀,小姐私下放的。”

  “那是……礼物?”

  红叶摇头。

  莫寒把盒子接过去,围着边缝看了一圈,还是好奇:“你家小姐准备什么,你们都不知道的吗?”

  红叶有些恼:“你拿回去给国师打开不就知道了,在这儿猜什么?”

  说完转身回去了。

  莫寒捧着盒子愣了下,又朝着红叶的背影翻了个白眼,这才赶了马车,急急回府。

  才进大门,就喊了起来。

  “主子,主子,三小姐送你礼物了……”

  “什么?”东方晞的脚已至他面前,垂眸看到他手里的盒子,伸手拿过,就往里走去。

  莫寒的手还端着,愣愣站在雪地里。

  半晌才嘟囔一句:“也太快了吧,比接圣旨都麻利。”

  随即又想起什么,赶紧追着东方晞过去:“主子,三小姐送你的什么呀?”

  可怜他家主子已经进屋,且把门关了起来。

  莫寒在门口敲了两下,见里头无人应他,便不敢再多声了。

  红木盒子很普通,书本大小,方方正正,像是从别的礼物上扒下来的。

  但因为是她送的,又很不普通。

  东方晞把手放在盒盖上,面色平静,眼底却掩饰不住起了一层水光。

  他轻轻把盒盖开了一条缝,里头立马有一丝香味钻了出来。

  心尖便随着那香味动了一下,颤颤的,痒痒的。

  终是感动了她,不顾从前以后,愿意回应他的现在了吗?

  再开,一段梅花置于盒中。

  正是他昨晚送去的,花蕾还未谢,开在枝头两三朵,被杨涣折断,横于盒中。

  梅花的下面,是她写的几页纸。

  笔迹仍然是柔婉的,故事却很冷硬,讲一个开头各怀鬼胎,中间各取所需,最终分道扬镳的故事。

  不知是不是她刻意避开,里面的人物换成了两个兄弟。

  只是她最后加了一句评语:不纯粹,不长久。

  东方晞用手摸了下已干的墨迹,心思飘乎。

  这字是她很早就写好的,只是不知是不是,一开始就打算送予他?

  既是冷语,东方晞还是看了一遍又一遍。

  最后小心地放回盒子里,连那段折枝梅花都没落下,一并收了进去。

  拿回自己房间,收藏了起来。

  莫寒在外面猜到头大,小声问莫冰:“你要不要猜猜,三小姐送主子的礼物是什么,猜对我给你十两银子……行行行,二十两可以了吧?”

  莫冰直接把脸转了过去,做他自己的事。

  莫寒不死心,又问:“会是什么呢?香囊,绣了名字的手帕子?好像女子都喜欢送这些……”

  莫冰走开了。

  他的队友话又多,人又蠢,他怕自己被传染。

  以杨涣的性格,要是会送这些女儿家的东西,他莫冰都敢穿女装出门了。

  呕,这个咒有点毒,还是收回去吧。

  万一呢?杨大将军的套路,就是没套路,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抽抽了。

  就像今天玩着玩着,就没兴趣了;就像他们谁也没想到,她气着走了,还能送份礼物回来……

  哎,女人,海底针!!!

  终于把东方晞等出屋门,莫寒“嗖”一下就扑了上去:“主子,三小姐送你什么了?”

  东方晞没应。

  他赶紧又问:“给属下看一眼呗,说不定我能给你出出主意,咱们回个礼什么的。”

  “不用。”东方晞漠然看他一眼,“你没事吗?没事去府门口蹲着。”

  莫寒:“……”

  他做错了什么?

  不远处的莫冰默默摇了下头。

  他就知道……

  远离猪队友,才能活的更自在。

  才一回头,就看到东方晞站在他身旁。

  “去马圈刷马。”他说。

  莫冰:“……主子,里面有马夫。”

  “你刷的更好,去吧!”

  前头已经走开的莫寒,发出一串大笑,在看到东方晞的脸色时,赶紧闭嘴,快速跑了个没影。

  院子里清静了,东方晞才转身回屋,铺纸研墨,开始写一封回信。

  寥寥数语,宽慰她心而已。

  其他话,说多错多,不如不说。

  行为示之,日久终见人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