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74章 撕打(1)

我的书架

第174章 撕打(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日并不太平。

  才不过几天而已,建安城里又发生了两件大事。

  二皇子的舅舅,如今在刑部的吴炎,收到了一封匿名信。

  信里揭露庄太傅在自己的封地上,增加劳役税负,还因民众反抗,打死过数十人。

  除了相关证据,里面附加万言书,直接被吴炎呈到了白晨的面前。

  另一件大事。

  原先一直运气不错的袁长东,经不起袁夫人和女儿的唠叨,终于还是向庄家提亲了。

  这消息一传出来,立刻就在建安城里炸了锅。

  庄彪气的差点没把袁长东的脑袋拧下来,根本没让他们进门,就让门房赶了出去。

  可话题随风滋长,这个节骨眼上,哪怕一丁点事,就能被人玩出花来。

  有人立马就猜测,庄太傅是急了。

  女儿在宫里被禁足,儿子又进了大牢,他手里没人,连一个户部侍郎都要拉拢。

  还有人说,庄彪一向贪婪,早就想把户部弄到自己的手里。

  只不过以前魏忠义在,不是他的人,他左右没法,才忍了这么多年。

  现在魏忠义一倒,他就跟袁长东联系上,大概想通过这门亲事,通过袁长东的手,把户部收进自己的囊中。

  没人考虑此事是否合理,就像谣言传说,没人去深究其逻辑一样,“哗啦啦”给庄彪扣了好几口大锅。

  白晨受各方压力推挤,只能令刑部也对这位庄太傅立案。

  只不过这次,他换了一个监察的人,用了圣宣王白慕。

  杨涣听到这消息,正琢磨白晨要做什么,相府里却先闹了起来。

  起因是木语聆。

  她被木挽香带回来时,傅柏游怒气冲冲地去了一趟幽香阁。

  本来以为会把她赶出去,结果不知这夫妇二人都谈了些什么,最后傅柏游竟然接受了她的存在。

  只是有一点,不准她在外面乱跑,活动范围限止在幽香阁以内。

  关于此事,傅柏游还郑重叮嘱过牛管家,不准府上的人乱说话,并且也跟杨涣通了气。

  杨涣没那么在乎,睁只眼闭只眼,看他们怎么玩儿。

  这天也是不巧,木语聆被关了多日,刚趁着新下的大雪,想出来走走,正巧就碰到了傅念歌。

  木王府到底为何会倒,像傅念歌这样的小姐,是不会知道的。

  但她知道木王府犯了罪,是被皇上满门抄斩的。

  这个全建安城的人都知道。

  乍一在自己家里看到木语聆,可想而知有多震惊。

  而且她还想到了,在争奇盛会上,就是这位木王府的小姐,第一个跳出来,找他们家三小姐的麻烦。

  所以震惊之余,就是转身跑掉。

  别的她没多想,但给杨涣通风报信这事,必须得做。

  木语聆是什么人?

  曾经木王府的傲娇小姐,就算怀着家仇大恨,卧薪尝胆做了一段时间乞丐,骨子里的气性也不会一下子就灭完。

  她原本看到瑟瑟缩缩的傅念歌,是瞧不上的。

  一见她转身跑,又神色慌张,顿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说时迟那时快,双方也只是对看一眼,一个转身跑,一个拔腿就追。

  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儿,体力也没差多少。

  一个跑的快,一个追的更快,没多时已经穿过相府大部分院子,往清芷院而来。

  傅念歌是很害怕的,即便知道木家有罪,她也不敢惹木语聆。

  所以逃的异常慌乱,眼不择路地“卡卡”几脚,就踩进了路旁还未来得及打扫的新雪里。

  雪深过膝,立马拽住她的脚。

  木语聆也第一时间追了过来,二话不说,上去就揪住她的头发撕打起来。

  她在街头闯过,从别人的手里抢过食物,跟野狗赛过跑,练出了几分野性,对付像傅念歌这样的,完全不在话下。

  一手挽住傅念歌头发,狠劲往雪里一拽,抬脚就往她脸上踩去。

  红叶在清芷院内,听到外面有响动,忙着出来看,正好就看到这么一副画面。

  她飞跑过去,是想把两人先拉开。

  但对木语聆来说,清芷院里的人,或者说此时出现的任何人,都是她的仇人。

  她红了眼,连带着红叶一起打了起来。

  红叶自然不怕她,可一个近乎疯狂的人,一时半会儿也很难止住。

  到杨涣她们出来时,三人都滚进了雪里,打的难舍难分。

  绿珠一出手,就没她们几个什么事了。

  三两下就把人拉拔开,并且顺手给了木语聆一个耳光。

  干净利索,连犹豫都没的,一巴掌下去,木语聆的嘴角就带血丝了。

  她张狂的要命,犹不服输,还要往绿珠身上扑。

  杨涣冷冷说了一句:“把她困了送到大理寺去。”

  木语聆:“……”

  似乎一下子想起来,自己还是个逃犯。

  扑往绿珠的手脚也凝在那里,半天没动一下。

  红叶喘着粗气,脸红脖子粗,咬牙瞪着她。

  傅念歌被拉起来后,就躲到了杨涣身后。

  她的头发被薅掉一小簇,黑发扔在白雪里,带着血迹。

  脸上,头上,浑身上下全滚成了雪,眼泪也出来了,但没出声,紧紧抿着嘴。

  木挽香闻讯赶来,一看眼前的场面,就猜到发生了何事。

  她倒没横,立马向杨涣道歉。

  木语聆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姑母,你为何要向她低声下气,她们刚才那么多人,也打我了。”

  她十分委屈,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想到自己以前在木王府的日子,何时受过此等欺凌?

  她一哭,木挽香也难受,姑侄俩同病相怜,共忆过去的光辉岁月,再想想如今人在屋檐下,被人贱踏欺辱。

  那叫一个惨!

  杨涣身上裹着厚厚的雪狐毛斗篷,冷眼看着她们。

  绿珠站在她身边,也是一脸冷淡。

  画面有点滑稽,木挽香也察觉到了,抹了抹有些红的眼角,开始给木语聆说情。

  杨涣只有一句话:“送她走吧。”

  木挽香还未说话,木语聆先抓狂了:“傅清歌,你算什么东西,你说让我走,我就要走吗?这里是相府,我姑母才是主母。”

  杨涣本来都打算走了,听到这话又转回头来。

  她没看木语聆,压根也没把她放在眼里。

  只对木挽香说:“以前怎样我不管,但今天之后,若我在相府再看到她,一定会让她后悔留下来的。”

  ------题外话------

  荐大耳朵尾巴新文:《异能女王之系统他又醋了》

  云西,一朵人人唾弃的黑莲花,更是会毁灭世界的异能女王。

  黑化前,白衣少年倏然降落。

  “异能不是这样用”他说,“天赋超异能天生就担着救世的责任。”

  她不屑,“所以我是救世主?”

  “空间清洁工。”

  ...

  云西愤而掀桌,“毛线的清洁工!你想都不要想!”

  “也可以做达斯曼。”

  “大司马?”她有点期待,“听着挺帅,又是干什么的?”

  “dustman——英语版清洁工。”

  云西:...

  周围被忽视的恶人们:...

  恶人一拥而上,把我们当空气?简直活腻了!

  云西不屑挥手施展异能。

  一双翅膀瞬间张开,挡住攻击和她的异能。

  霎时天地倒悬,恶意飞散!

  -我说过,异能不能这么用。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世界欠你的爱意,我给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