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87章 很有手段,也够狠(1)

我的书架

第187章 很有手段,也够狠(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跟绿珠商量几句。

  对于眼前的局面,她们除了看着,倒真没了别的办法。

  因为军中她们信得过的人,已经被清理干净,临时插进去的秦隐,虽证了清白,又下落不明。

  “国师的话,再等等吧。”杨涣说。

  绿珠默然。

  这时,红叶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牛管家来啦,可是有什么事?”

  牛管家慌的不行,话都结巴了:“三……三小姐在吗?”

  “在呀,你走这边,那边雪还没清……”

  牛管家已经两三步趟进雪里,也不管衣摆鞋子是不是湿了,只管往花厅的门口而去。

  慌里慌张地进门,见杨涣正看着他,又忙着想去门边的炉子上烤一烤,被叫住了。

  “发生了什么事,慌成这样?”

  牛管家喘着粗气,抹了一把脸上冻住的冰霄:“三小姐,夫人那边出事了。”

  杨涣挑了一下眉:“她会出什么事?”

  “她……她出去看木家那个丫头,被人撞见了,捅到了大理寺,现在大理寺去抓人,把她们两个都抓了起来。”

  牛管家歇了一口气:“相爷急的不行,也不知道怎么办好?”

  杨涣就更奇怪了:“父亲急什么,就算是她们两个被抓,他也撇的干净的。”

  牛管家又慌又恼,牙齿都咬上了:“木家丫头暂住的宅子,是在相爷的名下。”

  说完,又想起什么似地补充:“上次木家丫头欺负咱家五小姐,不是被赶出去了吗?

  相爷也是可怜她,便在城西买了一处小宅子,把她安置进去,谁又会想到出这样的事?

  现在大理寺要来找相爷问事,还提到了上次大少爷出走的事……

  相爷虽回了他们,可这会儿也急的不行,生所他们再做文章。”

  杨涣明白了。

  木挽香就是故意的。

  她故意把傅柏游拖下水,把整个相府拖下水,就算死,也报了一半自己的仇。

  反正她的儿子没事,她的女儿应该也会提前安排出去。

  只要把傅柏游弄进去,丞相府立时便会倒地不起,再难翻身。

  谋划的不错,也成功了。

  杨涣先安抚住牛管家:“你不用怕,父亲是丞相,没你想的那般不堪一击。”

  她的话还是很有作用的,就算话里空无一物,就这份镇定自若,就是很多人做不来的。

  牛管家悄悄缓了一口气,仍是担心:“可现在大理寺有明明白白的证据,连那房子的地契都拿到了手;

  还有,大少爷咱们也找不回来,万一他们又把刺杀魏忠义的事提了起来……”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才又往下接:“连二少爷也会受了牵连。”

  杨涣“哦”了一声:“关二少爷什么?”

  牛管家道:“说咱们是一家子的,出了这样的事,难免二少爷不会参与什么的。”

  “……”

  大理寺卿秋代宇,可真会办事。

  先将牛管家打发走:“你先回去,我去兰台院里见父亲。”

  得到她的允诺,牛管家跟听到相府无事一样开心,忙着说:“好的好的,辛苦三小姐出来一趟了,外面冷,您多穿点……”

  他走后,杨涣才换了衣服,往兰台院里去。

  傅柏游是真愁上了,而且很气。

  在杨涣的印象里,傅相一向都是老神在在,不喜形于色的。

  她以前入朝,也会跟这些文官们见面,虽不是很熟,但出现在朝堂上的面孔,还是有所了解。

  以前傅柏游给她的印象不算坏,因为太低调了,很少在朝中明确表示自己的观点和立场。

  就算皇上提了他的名,也都是含糊其词的。

  他这么做,自然就是谁的一边也不站,不得罪人,保持中立,算是很明智的人。

  当然,也会给人以老奸巨滑之感。

  自从杨涣进了相府,以前的印象便慢慢龟裂。

  傅丞相,很坏呀,杀妻杀女的事情都干得出来,遇事也没什么担当。

  而且真的不算老奸巨滑,反而事事慌张。

  看来这些年,相府能完好地撑着,傅千歌立了不少功劳。

  他看到杨涣,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话语很急:“歌儿可是想到了什么办法?”

  杨涣摇头。

  傅柏游的神色立马就暗了下去,抓着她肩头的手也松开了。

  “这可怎么办?大理寺那边已经向皇上申请抓人了,这个年为父要去牢里过吗?”

  杨涣心里冷笑:去体验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嘴上却是安慰他的:“怎么可能?父亲不用慌,此事皇上那里不是还没下旨吗?”

  傅柏游一下就把头转了回来,话急的喷出一口吐沫星子:“待皇上下旨就晚了。”

  杨涣侧身躲了过去。

  看着他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还是问了一句:“夫人拿走你的地契,你都不知道的吗?”

  傅柏游愣怔在那儿。

  半晌,一拍大腿说:“对哦,是她偷偷把我地契拿去了,安置了别人,是我治内不严。”

  杨涣挑眉问他:“那父亲为何要置办那样一处宅子?相府不够大吗?还住不下吗?”

  傅柏游:“……”

  他又在屋内走了起来,脚步又急又快,走到一头“唰”地回转身,接着往另一头走。

  杨涣看着他像热锅上的蚂蚁,除了团团转圈,好像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心里道,真是又笨又坏,到底是怎么当上丞相的?

  傅柏游转了几圈,最终回到她面前,焦急地说:“当时买这宅子,是木挽香的主意。

  为父也想着,木家的人反正都死光了,留这一个弱女子,也成不了什么事,就当可怜她。

  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都怪为父……”

  然后,又急急道:“现在是连你大哥也找不到,就更说不清楚了,大理寺揪着这个事,肯定能给我扣上一个,指示儿子刺杀朝廷命官,包藏犯人的罪名。”

  杨涣问他:“你在官场上这么多年,又有丞相之职,就没有关系可走动吗?”

  “怎么走动,现在大理寺卿听圣宣王的,满朝上下,除了皇上,还能有跟圣宣王斗的吗?”

  杨涣的脸色冷了片刻,才道:“这么说来,是圣宣王记着以前的仇,要毁了咱们家?”

  傅柏游愁肠百结地点头:“他以前想拉拢我,向你提亲,这事原本我就没同意,后来又被国师掺了一脚,他早就怀恨在心了。

  再后来,又发生了魏忠义的事,都不用想,肯定也是他从后面推波助澜的。

  如今找到这么一个机会,皇上又正好在气头上,定然会拿此事杀鸡儆猴……”

  杨涣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父亲错了,皇上并不想杀鸡,也没有猴可儆,不然圣旨早就下了,容不得你在此焦急。”

  这话一下子点燃了傅柏游的希望。

  他终于不走了,忙忙在杨涣对面坐下:“歌儿此话怎讲?可是知道什么宫里的消息?”

  杨涣都不想看到他了。

  “我日日连门都没出过,又哪里知道宫里的消息,但大凡君王,还是希望天下太平,朝臣和睦的。

  前阵子宫里已经乱七八糟,这才刚歇下来,就又人揭起内斗。

  再加上边疆的事,还没完全过去,皇上的心里肯定也不好受的。

  父亲只要把这关系理一理,给皇上一个合适的理由,此事定能过去。”

  傅柏游暗淡的脸上出现了光。

  他看着杨涣,两眼里都是希翼:“歌儿真的长大了,沉稳又冷静,不愧是我相府的女儿。”

  杨涣插问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父亲,我们几姐妹的名字,末尾都是歌,为何你单单叫我歌儿?”

  傅柏游明显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这个问题跟他刚才说的话,有什么联系。

  好一会儿才开口,语气放松,不甚在意。

  “你们几姐妹的年龄相差不多,名字也相似,小的时候又尝尝在一处玩。

  为父叫了歌儿,便是把你们每个人都叫到了,既省事,你们也高兴。

  不为因为此事,觉得父亲厚此薄彼,先叫了谁后叫了谁。”

  说完还很得意地看了一眼杨涣,大概对自己这等机智很满意,觉得是个公平公正的好父亲吧。

  杨涣也是愣了。

  她真的没想到,既是一个名字,傅丞相也能做到这么抠门,这么省事。

  一个名字可以同时叫来五个孩子,这他娘的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才能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

  这些孩子们,原来在他心里,从来没什么不同,都是一样的。

  而他只所以现在单单这么叫傅清歌,大概也是因为只有她,还能叫得上名字,且能为相府分忧吧。

  傅千歌和傅玉歌,已经是皇上的妃子,他自然叫不得。

  傅念歌庶女加懦弱,已经被他踢出注意范围。

  傅雪歌除了找事,还是找事,好不容易不找事了,在他眼里也成了废人。

  拔拉着手指一算,可不就剩傅清歌一个人了吗?

  原来丞相并非傻笨,而是一个极其机智的人。

  他不用自己多努力,只要把身旁的人架上去,或者傍到有权有势的人,便是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从前的木挽香,花溪是,如今的傅千歌,杨涣也是。

  很有手段,也够狠。

  直到此时杨涣才觉得,傅柏游和木挽香真的很适合做夫妻。

  这两人全是为了自己的目的,连血脉亲情都不要,只管一把黑手抓到底。

  只不过傅柏游是为了前程富贵。

  木挽香则是为了同归于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