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92章 大将军值得所有人另眼相看

我的书架

第192章 大将军值得所有人另眼相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绑架。

  道德绑架啊,拿着她的心软,硬是把她绑到上了莫寒的马车。

  兴奋异常的丫头们,也赶紧收拾收拾,随车而行。

  一路上都能听到红叶的声音,叽叽喳喳问莫寒,国师府到底备了什么?她们这么多人去,国师会不会烦之类。

  杨涣默默叹气:她都快听烦了。

  还好,一进国师府,人员就被分流了。

  东方晞全力接待杨涣,而丫头们自然跟国师府的下人们,打成一片,早不知去哪儿玩去了。

  杨涣进屋,脱去外面又厚又重的一层衣服,就累的瘫倒在椅子里。

  “去里间歇会儿吧,备了床榻,你稍躺一躺,再起来玩,会有精神一点。”东方晞说。

  杨涣问:“你早早让人把我接过来,就是为了睡觉?”

  话一出口,就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但杨大将军多刚呀,就是说错,也坚决不反悔不脸红,而且还要紧紧盯着面前的人,也不能胡思乱想。

  东方晞倒是配合,面色不改地应道:“只是午歇片刻,去吧。”

  杨涣起身往里走,他唇角的笑才露了出来,且微摇了一下头,对她刚才说错话后,如临大敌的样子更喜几分。

  床铺很舒适,一躺上去,便睡了个昏天黑地。

  她醒来时,已经是半下午了。

  没想到自己会睡这么久,所以起来有点慌,忙忙穿上衣服,朝外边唤了一声:“绿珠?”

  绿珠没应。

  外间响起东方晞的声音:“起来了?!”

  杨涣出了里间,看到他坐在一张书案边,案上铺着纸张,手里还拿着笔,不知在写什么。

  “我得出去一趟,你忙你的。”

  说完又问:“绿珠呢?”

  东方晞已经起身,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你先别急,你的丫头们都在外面,我马上叫她们进来。要出去的车子也备好了,就在门口,你梳洗一下再走也不迟。”

  他顿了一下,眼神移到杨涣的头发上说:“总不能就这样出门吧?”

  杨涣转脸寻了一圈,看到屋子角落里好像有一面铜镜,就过去照了一眼。

  好家伙,进来时好好的一个头,现在成了鸟窝,乱七八糟堆了一头顶,还有几根不受管制的斜逸旁出了,随着杨涣的动作一颤一颤。

  睡的太久,眼睛浮肿,就算傅清歌长着一双秋水翦瞳,此时也失了几分颜色。

  还有嘴角……,那两道白是怎么肥事?口水流过的痕迹吗?

  她自己都看呆了,喃喃问了句:“我每天起来都是这样?”

  这期间白云和绿珠已经进来。

  两人手里拿着漱洗的工具,水盆之类。

  看到她这个样子,也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小姐起来了,让奴婢给您梳妆吧。”

  杨涣非常纠结,薅着自己的一缕头发问她:“每天都这样?”

  白云赶紧摇头:“当然不是,小姐每天起床都是整整齐齐的。”

  杨涣:“那为什么在这儿起床就变了?国师家的床上有妖怪,故意把我弄的这么难看?”

  白云:“……”

  答是答不上来的,赶紧梳洗端正是正事。

  两个丫头忙着手上的事,东方晞也出去回避了。

  待杨涣收拾整齐,差不多又花了半个时辰。

  外面因为还在飘雪,天色阴沉的好像要掉下来,光线也很暗,明明离天黑还早,却是已经朦胧不清。

  绿珠陪她出门,东方晞也送出来,帮她打了车帘,扶着上去后,还跟绿珠说:“照顾好她。”

  杨涣在上面道:“国师你太啰嗦了,要不一起去?”

  “好。”话音没落,人已经上了马车,且对前头的莫寒说,“走吧。”

  杨涣:“……”

  也太不客气,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吧?没听出来她在讽他吗?

  人都上来了,赶下去也不太好,但杨家的门他是不能进的。

  于是跟莫寒说:“去醉乡楼。”

  东方晞道:“冷,还是去门口吧,我在外面等你。”

  杨涣看他,没应话。

  马车也已经启动,往前行去。

  街上行人稀少,这个时间点应该都在家里准备年夜饭,只有几个小孩儿,手里拿着烟火鞭炮,在路边玩。

  雪花飘了他们一头一身,也挡不住他们欢快的笑声。

  杨涣看了几眼,才把目光收回来。

  在东方晞身上睃了一圈,问他:“这些东西都是你准备的?”

  杨涣上车就看到了座位上堆的礼物,好几盒,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嗯,都是薄礼,果子糕点之类,当是我的一点心意。”他回。

  杨涣问:“我记得你以前跟杨家不熟,心意何来。”

  他半分也不回避:“来自于你。”

  杨涣:“……”

  可以的。

  换个话题。

  “你是不是还派人盯着他们?”

  东方晞看她,眼神是一贯的澄澈:“他们有什么好盯的,忠臣良将之后,又不藏私纳垢。”

  杨涣的目光里都是探讯:“那我就不明白了,国师这么高高在上,为何偏偏对我另眼相看。”

  “大将军值得所有人另眼相看。”

  语气淡然,眼里却盈着温润的光,让杨涣看的心里一跳。

  半晌才道:“以前怎不知你有如此心思?”

  东方晞内心:如果你以前能看到我,当知这种心思,我已有了许多年。

  嘴上却说:“总是要失去后,才知道其重要性,你看现在边疆,已经乱了,往后还会更乱。”

  杨涣挑了一下眉尖:“这么说,你是为了皇上,为了大宛,才把我复活的?”

  东方晞并未答此话,只深深看了她一眼。

  车轮碾着雪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行的不快,半个时辰左右,才看到杨家的宅子。

  都要靠过去了,莫寒却在前面说:“主子,这里不对。”

  东方晞想都没想道:“别减速,往前走。”

  杨涣掀开车帘看了一眼,果真看到有几个行为诡异的人,在杨家门口徘徊。

  远处一座稍高的楼宇上,也开了一扇窗,窗口有一个人影。

  有人在监视杨家。

  为什么?

  会是谁?

  她想到了前次苏进的那封信。

  “绿珠,你去一趟醉乡楼,注意周围是不是有人跟着?”

  车子这个时候已经从杨家的门口经过,因为他们没停,外面走着的人也未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