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196章 不是自杀,是他杀(5)

我的书架

第196章 不是自杀,是他杀(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宛的领土,也是在别人的鲜血上建立起来的。

  杨涣无言以对。

  既是杨家没有参与此事,但作为将率,他们听从帝王的命令,有一天真让他们去做这种事,应该也是会做的。

  他们的英勇,终归是要用别人的血,来做证明。

  东方晞看她神色暗淡忧郁,不动声色地把话题又拉回傅柏游身上。

  “以他的秉性,花溪夫人国破家亡,在相府当然没有立足之地,能活到你出生,真的已经是极不容易的事了。”

  杨涣点头。

  是啊,傅柏游想让她死,木挽香更想让她死,而她又不能启用花家残存的力量。

  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她还能把傅千歌姐妹两个养大,且送入宫中,真的是一个极有智慧的女人了。

  至此,杨涣才算明白,为何花如烟,傅千歌都不告诉她这些事。

  大概白晨也不准别人提起吧,到底也不是什么光辉历史。

  以她的猜测,花如烟他们肯定是不死心,还想向大宛的皇帝寻仇。

  主子没了,便要扶起一个小主子,此事便落到了傅千歌,或者傅清歌的身上。

  杨涣问东方晞:“花溪的事发生在二十年前,你来大宛的时候,应该已经禁止谈论了,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东方晞眨了一下眼,里面有些许狡黠的光:“国师嘛!总要知道些别人不知道的事,不然怎么镇得住人。”

  杨涣给他一个白眼。

  他轻松抚了抚自己的衣服说:“不早了,莫寒到现在还没回来,应该是大理寺那边的事情比较复杂,你要不先休息,明早再看?”

  “不用,再等会儿吧,反正午后睡的多,也不困。”

  她不睡,东方晞自然相伴。

  接近午夜时,莫寒才回来,裹了一身寒气。

  “不是自杀,是他杀,利器穿入颈项,一招致命,狱卒发现时,血已经流了一地,人也死了。”

  杨涣站起来:“这么大的事,他们敢说是自杀?没有仵作验尸的吗?”

  莫寒回:“做的很用心了,角度和伤口都像自杀的,而且她手里也拿着凶器。”

  杨涣问:“那你是怎么发现是他杀的?”

  莫寒抬眼看东方晞。

  “直说。”

  莫寒:“手上有被人抓过的印记,衣服和头发也很散乱,显然是挣扎过。

  死的地方,有后脚跟用力蹬过的痕迹。

  看上去应该是有人进了牢房,握住她自己的手,往颈间刺了一下。

  对了,利尖是一根筷子粗细,不太长的铁锥,很容易携带进去,如果是女子,藏头发里就可以。

  而且这些留下来的证据,很快就会消散。

  我去的及时,才发现了异常,到明日,把尸体拉出来,牢房随便一打理,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

  杨涣转身问东方晞:“会是谁做的?大理寺吗?”

  他摇头:“不太像,他们没有这个必要,案子还没弄清,人死在大理寺的牢里,无论是他杀,还是自杀,大理寺都难逃其咎。”

  “那会是谁,有如此本事,又能轻松进入牢房的?”

  这次东方晞没答。

  有这样的本事的人很多,只是谁会赶到这个时候,对一个本来已经无关紧要的人动手呢?

  两人推测一番,没有结果,夜却越来越深了。

  杨涣的身体到底是经不得熬,今天又各种事掺到一处,东方晞怕她思虑过多,再生了病。

  所以给了她一粒药,让她吃过先睡,剩下的事明早再说。

  次日一早,拜年的人群就开始了。

  无论相府发生多大的事,可别人家里没有发生。

  人家要过年,要走亲串友,渲染喜气。

  相府往年,都是由傅柏游和木挽香,一同接待来往宾客。

  而傅宏轩,则带着相府的礼,代表傅柏游去别人家串门拜年。

  今年这两个人都不在,前期傅柏游还愁了一番,后来还是杨涣告诉他,可以用傅志轩,才把这事解决了。

  但傅志轩是庶子,出门就比别人矮一头,实在有些丢他们相府的脸。

  所以这天早上,别人都上门了,傅柏游还在跟傅志轩交待话述。

  见到别人应该怎么说,问起他是庶子怎么回,还特意把礼品办了比往前厚重一些。

  杨涣懒得管这些事,一醒来就叫来绿珠:“你去一趟国师府,看看有没新的消息。”

  白云过来给她梳洗,顺便回了傅柏游的话:“小姐,相爷让您起来了,去兰台院里坐会儿,有些官员家的女眷们来了,咱们相府总得应府一下。”

  “人家要主母接待的,我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去坐着干什么?”

  叫了红叶:“你去回他,就说我昨晚太累了,身体不适,起不了床。”

  红叶可跟她一心了,颠颠地就往前头去回话。

  杨涣梳洗完毕,吃了早点,绿珠也从外面回来。

  白云一看她有话要说,赶紧收拾了碗筷先退出去。

  “国师那边也还没准确的消息,但猜测是花楼那边做的。”绿珠说。

  杨涣愣了一下。

  “她们?她们为什么……”

  随即想到自己昨晚跟东方晞说的话,已是了然。

  花溪的属下,大概要恨死木挽香和傅柏游了,哪里会不想杀他们?

  不过她还是有点奇怪,她们为什么会选在这个时候,又是怎么进入大理寺牢房的。

  那地方是白慕的,关的又是木挽香,他难道不会想到杨涣,或者国师会做些什么,然后守的更紧吗?

  而且这事出了以后,皇上一定会问大理寺的罪,也会对他们有所影响的。

  还是有太多问题不解。

  所以她想出门,找东方晞当面问问。

  都换好衣服出来了,白云提醒一句:“小姐,您刚才还跟相爷说不舒服,起不来床呢。”

  杨涣:“我现在又好了,不行吗?”

  白云:“……”行的。

  路过正院的时候,看到傅柏游迎着一脸笑,正跟人说话。

  杨涣一转头便过去了,当没看到他。

  家里几个月间,死了好几个人,甚至木挽香的尸体还在大理寺里摆着。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相府是不是真的就摆脱干净了,这个案子到底何时落地,不再追究,都是个未知数。

  他竟然还能笑的出来,真是太强大了。

  如果没有一颗很冷的心,应该做不到这个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