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214章 盛情难却,睡了(3)

我的书架

第214章 盛情难却,睡了(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成群的毒蚁,嗅着特殊的味道,从门缝里钻进去,很快就到了杨涣的床下面。

  此时杨涣已经洗干净手脚,安静地坐在火炉旁。

  她看着那黑乎乎的蚁群排成一条线,在她床下四下寻找,还在某个地方转了好几圈。

  最后,又绕回原路上,慢慢往外爬去。

  它们一只挨着一只,像一条细细的黑线,很快便出了杨涣的房间,到了外面的廊下。

  然后并未停,接着往前爬去。

  最终一群蚂蚁全部到了白筠的房间门口。

  几乎未做停顿,它们便从门缝里爬了进去。

  白筠并未梳洗,她还在等着外面的好戏,如果卸去头环钗带,到时候出去看戏,可就不美了。

  所以她此时也安静地坐在屏风后,为了营造她已经休息的事实,还刻意把屋内的灯熄了几盏,只留一点微弱的光。

  但耳朵却是竖起来的,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

  时间一点点往前推进,宫女们等的都打起了哈欠,赶紧用自己的手捂了,偏开头去。

  白筠也有些累,这一路都在坐车,腰酸背疼的,她此时特别想躺下去。

  但,还是要坚持。

  实在太累就站起来走一走。

  她的心思全在杨涣那边,根本没注意到屋子里的变化。

  毒蚁进来以后,便寻着味道开始满屋子找,最后找到了白筠的脚边。

  那味道在她身上最为浓郁,它们迫不及待的要往上爬。

  此时白筠正好走到灯烛旁,看到烛芯暗了,便道:“从安,这灯太暗,看的人眼昏,你收拾一下。”

  从安赶紧过来,拿剪刀剪了烛芯,灯光“腾”一下亮了起来。

  而她在收回眼神时,不知怎的目光往下一瞥,看到了白筠衣摆上的一点黑。

  并没有多想,只是处于平时的习惯,走过去说:“公主走了一路,甚是辛苦,连衣服都脏,奴婢服侍您换下吧。”

  说着话,还伸手拍打了两下她的衣摆。

  这一拍,毒蚁就粘到了她的手上。

  白筠也看到了,她眼尖,一下就认出来那东西根本就不是脏的。

  “你手上……”

  她目光迅速移到了自己的衣摆上……

  愣了片刻,突然发出一声尖叫,人也跳了起来。

  此时从安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比白筠利落,一下子奔过去:“公主,快把衣服脱下。”

  她一把抓住白筠的衣服,手忙脚乱地往下扒。

  越是慌,越是乱,平时繁复的腰带衣襟,此时成了最大的障碍,扯了好几下都没扯下来。

  从安急的不行,看着蚁群还在往上,直接拿手去拍打,看着它们落下一些,才又去解白筠的衣服。

  旁边的宫女全部都吓傻了,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忘了反应。

  可能有个别还是清醒的,可这种情况,谁敢往上扑,扑上去那就是死。

  倒是向安,从外面回来,看到这一幕,赶紧过来帮忙,急急把白筠的衣服扯了下来。

  一块沾乎乎,白腻腻的东西,也跟着从她的衣服里掉出来,落在地上。

  黑色的毒蚁停顿片刻,立马调转方向,往那处爬去。

  从安已经把白筠的衣服卷起来,直接从窗口扔了出去,然后厉声叫着宫女们:“还愣着做什么,去给公主打热水来。”

  又让人去请太医,她则急步出去,敲开了毒师的门。

  外面乱成一团糟,除了白筠的尖叫,还有宫女们跑来跑去的声音,个个都急的不行,楼上楼下的跑。

  杨涣缓缓起身,打开窗户往外面看了一眼。

  驿馆的院子里,两个太医被临时叫起来,一边拉着未系上的衣服,一边提着药箱。

  他们很快穿过院子,进了她们所住的这栋房舍,接着就是楼梯上“咚咚”的脚步声。

  宫女们端着热腾腾的水,也散乱地往这边跑。

  把窗户关上,杨涣伸了个懒腰,重新蹲下去看了看刚才黑蚁爬过的地方,正想凑近了闻闻,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就听到外面叩门的声音。

  “进来。”

  东方晞进来,先问她:“你没事吧?”

  杨涣蹲在床边,没起身,只是歪了一下头,看着他问:“我有什么事?这不好好的吗?”

  他往地上看了一眼,又往里走。

  伸手把杨涣从地上捞起来:“这东西毒的很,你没碰到?”

  杨涣有点好笑:“要是碰到,现在是不是都死了,那国师也来的太晚点?”

  东方晞:“不晚,还有时间救你。”

  见杨涣笑着不说话,他又说:“好了,玩够了,早些去休息吧。”

  说着话,牵了杨涣的手腕,往外面走去。

  “嗳,国师,我的房间在楼上,你这是把我往哪儿带?”她一边走,一边扭头往后看。

  东方晞不说话,拉着她只管往下走。

  他们刚到下面,就听到楼上又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这叫声有别于白筠的,并非惊吓,而是绝望,声音又惨又长,余音带着尖利,划破原本就乱糟糟的夜,听的人心惊胆颤。

  杨涣停步,抬头往上看着说:“上去看看吧?”

  东方晞摇头:“没什么好看的,你赶快休息,不然明儿坐车的时候会更累。”

  他将杨涣带到另一处隔开的小木楼里,打开了其中一间房。

  里面点了灯,放了炉子,到处都是暖融融的,连床铺上的被子,都比那边要软和一些。

  杨涣笑咪咪睃了一圈,问他:“这是谁的房间?”

  东方晞回:“你的。”

  她又问:“那边呢?”

  “空着。”

  好吧,盛情难却,睡了。

  东方晞把她安置好,才又开门出去,往白筠住的地方去。

  他本来是不想去看的,只是怕那些毒蚁处理不当,再有无辜人丧命,只好再过确认一下。

  沈霖萧已经在了,强行弄了一脸怒气,但那双桃花眼,一看就是在憋笑。

  从安倒在地上,手指早已经乌黑,且一直往上延深到脖颈,脸颊。

  两个毒师被抓了起来,五花大绑正往楼下带。

  宫女下人们,抖如筛糠,跪了一地,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白筠包着一床被子里,趿了一双不知谁的鞋,恍惚不安地站在廊下。

  她看到从安的尸体,眼泪一下子就又出来了,忙着拿了被子把脸也包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