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220章 中毒了(4)

我的书架

第220章 中毒了(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在那人也是匆匆看过,很快便离开了。

  杨涣微微喘了一口气,却又开始担心绿珠。

  希望不要正面遇到他们,不然是很难脱身的。

  东方第一缕亮光穿过树林,撒到杨涣身上时,已经又过了一个时辰。

  这些人果然没有太多,粗略算一下,也就一两百个。

  只不过他们身手矫健,又有计谋。

  现在看来,他们昨晚的想法,应该是想从东面和上面攻击,把人往西边赶,正好赶到他们的毒气袋里,便不费吹灰之力,一举拿下。

  见这些人不上当,又返回东面与他们正面打起来,才不得不把毒气赶出来。

  但这个时候已经失去先机。

  沈霖萧的队伍肯定死了人,但应该也不会死太多。

  只是绿珠到现在都没消息,杨涣心里有些着急。

  又在树上蹲了一会儿,四下里张望。

  绿珠还没回来,东方晞他们也没找到这里。

  这事就越来越奇怪了。

  他们肯定会发现自己不在,寻着痕迹往上找,找到这边来,是杨涣一开始计划好的,可为何到现在都没看到半个人影?

  时间等不得,别人不来,她也得去找绿珠。

  从树上下来,她开始往房子的位置走去。

  晨光中,那些房子的轮廓看的更清,像是普通的农家小院,一片连在一起,有的里面甚至还晾着洗好的衣服。

  但越靠近,越发现问题的严重。

  首先是地上开始发现毒草。

  这些草才刚刚发芽,但外面上已经可以看得出来,并非善类,估计是汁液沾到身上,也会中毒的那种。

  而且她注意到,凌晨那些人回来时,都是躲着这些草走的。

  再往前,就是他们设在杂草中间的陷阱,还有一些类似线铃之类的东西。

  总之如果有人从这儿通过,碰到这些,屋子里的人应该是能发现的。

  杨涣越来越担心绿珠。

  她是白天进的,对丛林战术也有一定经验,再加上提前观察,所以并未踩雷,很顺利地就摸到了房子的侧面。

  但绿珠是夜里来的,她肯定看不到很多东西。

  杨涣焦急地观察了一阵,见院子里活动的都是女人和孩子,凌晨回来的男人们,不知道是在休息了,还是又做别的事去了。

  没有绿珠的相关消息。

  她在院子外面蹲了一个时辰之久,把腿都蹲麻了,才看到二三个孩子走出院子,往她边走来。

  应该是出来玩的。

  杨涣活动了一下手臂,从腰间拿了一根银针备上。

  终于有一个孩子往她这边靠近,杨涣尽量表现出和善,只用两根手指拽住他的衣服,轻声寻问,他们可有在此处看到一个陌生的姑娘?

  奇怪的是,孩子们看到她,也没有惊叫,只是歪着小脑袋,好像很认真地听她讲话。

  只不过等杨涣讲完了,轮到他们开口,杨涣一下子就崩溃了。

  他们竟然说烟州话,她一句也听不懂。

  连说带比划,闹腾了半天,孩子们你看我,我看你,仍然一脸茫然。

  孩子们的异样,很快吸引了院子里大人们的注意。

  一个女人往这边走过来。

  出于安全考虑,杨锁把银针拿了出来,并且把一个孩子扣到了手里。

  女人一过来,立马发现情况不对,朝着下面的房屋就叫了起来。

  不过片刻,十几个男人已经急步往这边走来。

  杨涣也从地上站起,拉着孩子的手紧了紧,银针几乎扎到他的脖子上。

  她再次重复之前的话,问绿珠在不在这里。

  这些男人无论高矮胖瘦,皆是一脸冷峻,他们看杨涣的表情里,带着莫名的仇恨。

  这仇恨似乎并非只因为眼睛的孩子,还有些别的原因。

  但她此时没有时间多想,见他们不回,便又重复了一遍找绿珠的事,也是一脸冷色。

  所幸,这些人里有听懂她话的,但只是向她摇了一下头,用生硬的她能听得懂的话说:“没有。”

  只这么简单两个字,杨涣已经揣测出来,这些人应该知道他们是谁。

  从他们眼里的仇恨来看,大概也是因为知道他们是谁,才会动的手。

  这中间是有什么误会吗?

  原因不清楚,但有一件事却是清楚明了的,今天她怕是很难离开这里,哪怕她手里扣着一个孩子。

  一个男人往前一步,伸手去拉她手里的小孩儿。

  杨涣马上把银扎往下挪了一点:“有毒的。”

  听到这话,那些人先是一愣,随即,脸上就出现了不屑和挑衅。

  那个拉住小孩儿的男人并未放手,又使了一点力,想一把将孩子拽过去。

  被众人围攻的感觉并不好,尤其是现在的她,并无实力突围。

  在紧急情况下,她没有多想的机会。

  趁着那人还在拉孩子,顺势把孩子一把推过去,但下一刻,她身形一矮,已经闪到了男人的身边,并且出手极快地把一根银针扎到他腋下的一个穴位上。

  那男人的动作当即凝住,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烟州人善用毒,所以当杨涣说出有毒时,他们并不在意。

  还有比他们更毒的吗?

  可一根小小的针,瞬间让一个大男人失去行动的能力,这在他们的眼里就很震撼了,大概比得上邪术。

  那些本来还一脸不屑的人,这会儿全都露出惊恐之色,警惕地看着杨涣。

  她也看着他们,已经又抽出一根银针,冷静地说:“我再问一遍,那姑娘到底在不在这里?想好了再说,不然他可能会死。”

  虽然害怕,但那些人这次仍是摇头。

  找不到绿珠,她也不能把这些人全部弄死,现在要怎么办?

  正在僵持,却看到一个人,从旁边的草丛里歪歪扭扭站了起来。

  杨涣一看到她,声音都慌了:“绿珠,你没事吧?这边来,快点。”

  那些人的反应也很快,几乎跟杨涣同时看到她。

  立马有两个男人过去,应该是想对绿珠动手,至少这样他们可以交换人质。

  但是当他们走近,仔细看到她的样子后,就又退了回来,眼里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

  杨涣不知发生了何事,还在叫她:“过我这边来,你怎么回事?受伤了吗?”

  绿珠又往前迈了两步,走的无比艰辛,随便绊住一棵草就栽了下去。

  她的声音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小姐……中毒了,不要管我,你快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