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226章 你这丫头好玩

我的书架

第226章 你这丫头好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进了铺子,看到里面比外面还要陈旧。

  破破烂烂摆着几架柜子,看上去好像是药柜;

  药柜的前面是一个黑乎乎的柜台;

  此时柜台上趴着一个人,看到他们进去,懒洋洋地抬了一下眼,连话都不说,就又垂了下去。

  东方晞走上前搭讪:“您好,找蓝老头。”

  那人这才把头抬起来,定定看了东方晞片刻,起身,往墙后一扇不太显眼的门走去。

  将门打开,后面是一个开阔的后院。

  那人把他俩放进去,重新把门关上。

  院子很大,里面却很空,只种着一棵树,枝叶尽数抽条,伫在院子中间。

  树下放着一张竹编的摇椅,里面躺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

  看不太准年龄,因为除了头发胡子很白外,他的脸上可谓红光满面,甚至都找不到皱纹。

  身上穿粗布衣衫,但不像时下老人穿的那么陈旧,他的带着几分时髦,甚至衣服后面还有兜帽,前头则不伦不类地缝了两个大口袋。

  “来啦?!”大概是听到了响动,他懒洋洋地说了一句,连眼都没睁。

  东方晞应了一声,也没多话,反而从旁边拎了椅子给杨涣坐下。

  待杨涣坐好一抬头,蓦然就接触到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他的眼睛真的太大了,大成圆形的,完全睁开时,好像上眼皮都没有了,只看到一个圆圆的眼珠。

  说实话,这种眼睛有些吓人,可配到他的脸上,又显不出吓人来,只是有些滑稽。

  杨涣心里疑问,面上却恭敬,甚至还扯出了一抹笑:“蓝老头好。”

  基本礼貌,她有。

  蓝老头大眼睛一扑闪,转头就去看东方晞:“竟然没被吓着?你这丫头好玩,你从哪儿弄来的?”

  杨涣:“……”

  她错过了什么?

  不过就是垂眼坐一下椅子而已,怎么气氛就变了?

  她转头去看东方晞。

  那家伙只是朝她笑笑,然后回了蓝老头的话:“确实不错。”

  接下来,她就听到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夸她,问她是哪儿来的,还能不能再找一个的话。

  杨涣有种她是谁,她在哪儿,这是在干什么的错觉?

  东方晞最初带她出来时,说的可是找了一位神医,要让他给自己看看符毒的事。

  最初看到蓝老头的时候,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现在……

  两人头抵着头,已经讨论到她什么时候过门了。

  东方晞说:“这事还没定下来,她还小,且身子不好,得再等等。”

  杨涣:“……”你在说啥?

  蓝老头说:“要我说,你说的这些都不叫原因,就是你太古板了,你瞅瞅你的那样儿,长的虽是俊的,可心思比我还老。”

  杨涣:“……”

  她的眼神,轮番在两人脸上移动,仍没看出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直到她从椅子上站起来。

  对,她站起来了,准备走。

  要不是来治病,她干吗听这两人毫无边际的胡扯?

  东方晞一下子就住了话头儿。

  蓝老头也“咳咳”几声:“小姑娘,坐吧,把伸过来,我给你把个脉。”

  嘴里也没闲着:“小姑娘,你不光长的好呀,运气也好,想我老头子,在外面悠了好几年,这才刚回来,就被你们撞着了,真是……”

  话就此打住,他的手还放在杨涣的手腕上,脸色却变了。

  东方晞看到他神色有变,也敛了先前的笑意,一脸严肃。

  有一刹那,杨涣想,是不是她马上要死了,还能抢救吗?

  许久,蓝老头才放开她的手,问东方晞:“她是从七星煞血阵里出来的?”

  此话一出,杨涣和东方晞俱是一震。

  杨涣的身体,早就死到了七星煞血阵里。

  她是重生归来,用了傅清歌的身体,才得以存活。

  蓝老头的医术再高明,他把的脉也是傅清歌的,不可能是已死的杨涣,那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是从那里面出来的呢?

  阵法的创伤,只能对身体,可傅清歌的身体里,只受过符毒的伤。

  他诊过脉以后,没提符毒,反而先问了七星煞血阵,这又是为什么?

  两人惊诧之际,蓝老头已经开口解释:“她身上有七星煞血阵的气息,被符毒一催更浓了。”

  气息?

  杨涣一点也不懂。

  转头看东方晞时,他的脸上也一副莫测高深,完全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半晌才道:“确实是从里面出来的,可是有什么问题?”

  “问题可大了,”蓝老头说,“七星煞血阵是整个烟州最毒的一种东西,既是她换了身体,只带一些气息,也很难解掉。再加上还有符毒的催化,现在等于是两毒夹击。”

  东方晞明显有些急:“可她最近体力比从前好许多。”

  蓝老头把手一挥:“回光返照听过吗?就是临死前,总有一段时间让人觉得是要活了,其实很快就会死。”

  杨涣:原来她真的要死了,既是借了别人的身体,仍然躲不过这个凶阵。

  她倒没慌,只是觉得意兴阑珊。

  原本还一心想着报仇呢,这下好了,还没等到报仇的时候,自己就被这个血阵二次伤害了。

  有其这样,倒不如当初没活过来,也不用白折腾这一回。

  正思及此,就听到蓝老头问:“你当初是怎么让她重生的?”

  杨涣的眼睛一下就看了过去。

  这个问题,她也很想知道。

  又玄又邪,她好奇很久了。

  然而,东方晞却没回,只问他:“应该还有方法解决,如果我们一次只解一个,比如先解符毒,然后再去七星煞血阵……”

  蓝老头又摆起了手:“没有用的,要真能分开,你也得先解七星煞血阵,然后才能把符毒留下的病根去了。”

  在他们的交谈中,杨涣虽然没听到自己活的希望,但听到了关于七星煞血阵的详解。

  这个阵法,在外面传的很邪乎,而且是传了很久,每个人说起来都是脸色大变,带着恐惧。

  可传说的都是这个阵法,会带来怎样的杀伤力,进去的人会死的多惨。

  当初杨涣也是在死了许多将士,又没破阵的情形下,突然想到这个的。

  其实那会儿,她并不能十分肯定,但为了破阵,试也是要试一下的。

  后来验证,她的猜测是对的。

  但外人所知,也只有这些,具体这个阵法怎么摆,又会不会带出别的后遗症,却是无人所知。

  ------题外话------

  先一更,剩下的明天,抱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