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227章 七星煞血

我的书架

第227章 七星煞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七星煞血阵,是按北斗七星定位的。

  这七个定位,本身就带有血气。

  如果是小阵法,只伤十几二十个人,那么大概杀几只鸡布阵,也就成了。

  原先这个阵法也只有这么个功能。

  但随着人们的贪心,对阵法的需要也越来越大,便想通过它伤更多的人。

  一代代演变出来,最后就成了杨涣遇到的那种,能拦住千军万马,血气冲天的煞阵。

  七星煞血阵摆的时候,就要用血去祭。

  所以杨涣他们没进去前,阵法里面已经是死过人了。

  生人祭过的阵法,又用无数张大戾大凶的符纸震住,摆在两军相接的位置。

  只要把人引进去,在不破阵之前,死在里面的人越多,这个阵法就会越强,血气也就越足。

  直到被取过血,重点要弄死的人,再用自己的血祭一次阵,才会破开。

  不然它会把进去的人全部磨死。

  杨涣听的一阵冰寒。

  幸好那个时候她没有犹豫,直接自己跳了进去,不然她大宛数十万兵马不是要全部血祭了?

  由此也看得出来,布阵人的狠毒。

  还有一件事,杨涣以前也不知道,就是这个阵法的起缘,竟然是烟州。

  七星煞血阵虽在外面传的广,可已经失传很久,后来人大多都只听说它厉害,却不知道他从何而来。

  蓝老头说:“阵法里,有血祭,有符毒,还有阵法本身产生的巨大能量,这些都是只有烟州才会有的。小丫头能活下来,真是命大呀。”

  哪里是命大?她已经死了,现在又要准备死第二次。

  东方晞的脸色极不好看,眼神里带着冷肃,盯着蓝老头问:“可还有别的办法?”

  杨涣觉得他有点魔怔了。

  人老头都说了好几次,没有办法,她现在就是在回光返照,该吃吃该喝喝,准备时限到了,一命升天。

  他却像是没听懂,还要一遍遍地问,问到她都听不下去了。

  从椅子上起身说:“好了,国师,老人家不是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咱们还是走吧。”

  老头一下就竖起眼睛:“我可不老,小丫头不要乱说话。”

  杨涣:“???”

  难不成我要叫你“年轻人”?

  到底是有关生死,杨涣虽没有平常人那么在乎,却也再无心玩笑,把东方晞拽了出去。

  两人回到巷子里后,东方晞就变的异常沉默,脸上的笑也没有了。

  杨涣反过来安慰他:“是我要死,又不是你,怎么你的脸比我还苦?”

  他抬眸,看她的眼神十分复杂,里面好像藏着千言万语,可惜他一直闭着嘴,一个字也不往外吐。

  杨涣竟然觉得他十分可怜。

  扯了扯他的衣袖说:“你其实不用难过的,就算现在我真的死了,别人也还是觉得国师很厉害,不会砸你的牌子的。”

  东方晞震惊又奇怪地看了她许久,才问:“你以为我在乎这些?”

  杨涣两手一摊:“不然呢?咱俩就算从小认识,你也没必要为一个快死的人难过吧?”

  东方晞:“不单是认识,是……”

  他停顿了一下,才道:“对我来说,你是很重要的人。”

  杨涣一脸问号,完全不知道自己重要在哪里?

  甚至还说:“我知道,未婚妻嘛,对不对?这个并不重要的,就算我死了,你可以再找一个嘛,建安城里那么多大家闺秀,也有好多中意你的人。”

  东方晞实在不想说这个话题,尤其不想听她一句一句地说将要死了。

  他心里又酸又疼,只想快点找到七星煞血阵的破解之法。

  “回去吧,你不用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他道。

  杨涣不置可否。

  不过东方晞把她送回驿馆没多久,就又出去了。

  这次出门他没跟杨涣说。

  自从他们离开建安城后,两人同乘一车,同吃一桌饭,连住的地方都是挨着的。

  东方晞平时出门,或者有时候只是离开一会儿,都会过来跟她说一声。

  极少像这样,一声不吭就走的。

  对了,走的时候身边还跟着莫寒。

  自从进入宝泽城,莫寒差不多成了杨涣的护卫,绿珠在屋内,他就在屋外。

  平时有个闲杂人等靠近杨涣,他都要出来过问一下。

  “有问题呀,他们要去做什么?”杨涣站在窗口,喃喃自语。

  绿珠正在看驿馆送过来的茶水,确认没问题了,才端到杨涣面前:“小姐刚是在说国师?”

  杨涣“嗯”了一声,并未多解释。

  对于她快死的事,也没跟绿珠说。

  这种事,连东方晞都没办法,绿珠就更不用提了,说给她听,不过是让她也跟着着急而已。

  她嗅了一下杯子里的茶水,味道还是一样的难闻,就放了回去,问道:“宝泽城里的酒不知如何,没事你弄两坛来尝尝。”

  绿珠马上道:“国师说了不让小姐喝外面的酒,况且这里的酒都是什么蛇蝎之类泡出来的,看着就……”

  “那都是补酒,肯定还有普通的,未必就不能喝,你一会儿去驿馆里问一下。”杨涣打断她说。

  绿珠出去之后,她试练了几个习武的动作,确实感觉力气有所恢复,而且精神状态也比过去好很多。

  可为什么就要死了呢?

  真是一个心塞的问题。

  更让人心塞的是,既然都要死了,她有必要去华月国吗?

  到时候客死异乡,连自己亲人的最后一面都见不着,像上次死在沙场上一样,多没劲呀。

  倒不如现在回去,第一跟家人好好相处,当然是杨家的人。

  无论用什么名目,好好陪在他们身边就行。

  第二个,趁着这点时间,再努力一把,也许能把当初害她的人找出来呢?

  实在不行,就去找白慕推牌,看看他怎么说。

  她还就不信了,自己这么大的变故,重生归来又面临死亡,把整件事甩到他面前,他不会露一点破绽出来?

  正胡乱想着,绿珠已经回来了。

  手里果然提着两坛子酒,只是说:“这酒是外面买回来的,也不知能不能喝,要不还是等国师回来看看吧。”

  杨涣把酒坛子拎过来,先揭了口闻一下,确实酒香没有问题,才道:“好,那就等着他回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