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240章 对他太不好了

我的书架

第240章 对他太不好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语成谶。

  绿珠匆匆忙忙赶到驿馆,果然看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雨丝慢条斯理地下着,冲刷了院内的一切痕迹。

  她快速往房内去,先开了东方晞的房门,里面没人。

  再开沈霖萧的,也没人。

  其它房间,皆是空的。

  到她出来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两个人,挡了她的去路。

  这两个人一看就是烟州本地的,穿着和神情都不一样。

  而且他们一出现,就下杀手,一人手里拿着一把短刀,往绿珠的身上砍去。

  绿珠此时急着想知道这里怎么了,所以手下没点留情,出手也是死招。

  她身子一弯,躲过一个人的刀后,就把自己身上的匕首抽了出来,左右挥开,刀子在两人身上经过,他们便僵到了雨里。

  一人脖子中刀,一人腹部,刀尖横切过去,又快又狠,血溅出来的热气还没散,两个人已经倒了下去。

  可还未等绿珠奔到驿馆门口,就看到一群蚂蚁一样的,黑乌乌的东西,从门口爬了进来。

  她侧目看了眼地上的两个人。

  原来他们只做拖延时间之用,虽然没拖多长,可还是给了对方机会。

  她咬咬牙,想从那些虫子上面踏过去。

  脚才刚抬起来,就听到有人喝住:“别动,有毒。”

  声音是从她身后传来了。

  当绿珠快速转过头去,看到身后的人,竟是站着半天未动。

  那人一把将她拉开:“走另一边。”

  他的声音很快,动作更快,拉起她就往另一侧走去。

  驿馆的围墙相当高,他们想从上面跳出去不太容易,所以那人先拉着她跃到树上,又从树上往墙头上飞去。

  脚还未落到墙头,数支短箭便“嗖嗖”地从雨幕里穿过,往他们身上射过来。

  还好秦隐的功夫一向厉害,“嘶”地一声就把自己的衣衫拽了下来,然后在手里一卷,冲着那些箭矢而去。

  数把羽箭,就这样被他收缴到一处,两人也顺势从墙头落了下来。

  半刻未停,身子一闪,又躲过数处攻击,然后一路往偏僻的街巷里逃去。

  等终于甩开那些人的攻击,他才停下来。

  皱着眉头看绿珠:“你怎么在这儿?”

  绿珠也问他:“你怎么在这儿?”

  秦隐默了一下,还是说:“我找到了一些关于七星煞血阵的信息,来这边看看。”

  他没提西北守城的事。

  绿珠也没再问,把自己陪她家小姐出来看病的事说了。

  秦隐道:“这么说,你们是跟靖柏公主的车驾一起来的。”

  绿珠点头。

  他又问:“你家小姐呢?”

  “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回完,才又问他:“驿馆里发生了何事,里面的人都去哪儿了?”

  秦隐摇头:“不知道,我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没人了,里面被人做了埋伏,还好你进来的晚。”

  后面的话他没说,大概是如果绿珠先到,肯定现在已经中招了,毕竟她的功夫,跟秦隐还差很大一截。

  两人在雨中又走了一段。

  这段时间,绿珠一直在犹豫,是不是把杨涣的居所告诉他。

  结果她还没开口,秦隐却先说话了:“我就把你送到这里,宝泽城不安全,你们不要出来乱跑。”

  绿珠忙问他:“你住哪里,如果有事,我们能去找你吗?”

  当然不是找他帮忙,不过是确定一下他住的地方而已。

  但秦隐却回:“没有固定居所,后悔有期。”

  他说完,身影一闪就消失在雨幕尽头。

  绿珠回到药铺子时,浑身都湿透了。

  杨涣急忙拿了巾帕过来。

  绿珠抽过去擦了一把脸上的水,先跟她说:“驿馆出事了,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我进去后差点中了埋伏,幸好遇到秦隐。”

  杨涣愣了一下:“谁?秦隐?”

  绿珠点头:“嗯,是他,他说来这里是查七星煞血阵的事。”

  杨涣再次愣住。

  秦隐在西北守城,被张子充扣了一个勾结敌军的罪名。

  说是就地诛杀,但实际上东方晞算到他还活着,但当时并未说他可能在何处。

  杨涣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来烟州,而且还是为了查七星煞血阵的事。

  她先让绿珠回屋去换衣服,自己才坐下来慢慢捋这里面的细节。

  按秦隐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应该与害自己的人无关,而且是真心要找到凶手的。

  所以他去了西北之后,就从那处着手,应该也是查到了什么珠丝马迹,所以有人便害怕了,于是想出这么一个招数,想置他于死地。

  谁也没想到他还能活下来,并且来到了烟州。

  不过从地型上来看,守城离烟州确实要近一些,他来这里显然是最合适的。

  到绿珠换好衣服过来,杨涣已经把关于秦隐的细节想通。

  绿珠问她:“既然确定她不是害小姐的人,那要不要告诉他真相?”

  杨涣摇头:“先不说,现在还不知道这个阵法到底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我到底能活多久。

  现在跟他说了,让他高兴一场,结果没过多久,又死了。

  那不是让他又多担心一层?而且还有可能为了这个事冒险。

  对他太不好了。”

  绿珠看她的眼神里,就多了些光亮,莹莹润润,浅浅一层,很快又被她转脸抹掉了。

  东方晞一直到这天晚上才回来。

  他回来时,身上的衣服也湿了个透,原本很飘逸的头发,被雨水打湿,贴在头上,更是衬出一片浓郁的黑。

  杨涣一边拿帕子给他擦,一边问:“出什么事了?”

  他简单把事情说一遍:“白筠中了子母蛊,昨晚受母虫的招呼,深夜出了驿馆,沈霖萧为了摸清她到底是去干吗,中了别人的圈套。”

  杨涣忙问:“他现在怎样?”

  “他没事,但华月带来的人已经死伤过半,还有大部分中了毒。”

  “那他们现在在哪里,可还安全?”

  东方晞点了一下头:“已经把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也把毒解了,现在已经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

  宝泽城里的情势极为复杂,就算杨涣不出去看,根据他们来后发生的事,也能猜出几分。

  这里官民勾结,他们根本就没处躲藏。

  而且里面还有个白筠做引子,救不救她都是个事。

  这一趟,他们不应该来的。

  ------题外话------

  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因为书的成绩不太好,已经被编辑说了。

  我自己每天万更也累的要趴下,所以后面会减到四千更,也就是一天两章。

  对此,豆子真的很抱歉,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豆子感念于心,希望我们以后仍然相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