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250章 近墨者黑

我的书架

第250章 近墨者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些事东方晞早有预料,所以他同时也让沈霖萧传信给了华月。

  希望两边兵将能来一部分,无论哪边,都能助他们脱困,平了烟州。

  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华月的将领一得到消息,知道自家的王子在烟州被困,立马就出兵来助。

  可在入烟州边界处,却被大宛的军队拦了下来。

  理由再简单不过,烟州是大宛的地界,就算真有事,也是大宛自己的军队去解决。

  华月带兵入境,这不合两国邦交协议,他们不会把人放进去的。

  如若华月强行入境,那大宛便要兵戎相见。

  一旦打起来,事情就会弄的更大,且一时半会儿也没人再有空来烟州救人。

  所以就出现了前面杨涣的话,他们在烟州苦等数日,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却没有半个人来此接应。

  反而是伏铎,通过这一战,把舒昀杀了,把他手里仅剩的一点兵权捞了过去,彻底成了烟州的霸主。

  他又是先朝皇族的太子,在一众伏家人支持的情况,干脆把此事挑明,竟然把皇宫里的死尸一收拾,就地登基,成了新皇。

  杨涣他们的脸色,没有一个是好的。

  特别是秦隐,整个脸色几乎阴出水来,好几次都要再次闯入宫去,直接把伏铎杀了。

  以前他们还拿着太守当掩护,现在却是直接反了。

  对于他一个守卫边疆多年,做过将军的人来说,这种气哪里受得了?

  这里面的人,没人跟他熟,也没人强硬的劝他。

  东方晞别说不劝了,就算是劝,他也未必能听,只得杨涣出面。

  当然,现在她傅三小姐的身份,跟秦隐也不熟,而且她心情也不好,根本没有最初在建安城里见他的心态。

  所以,她把秦隐叫出去以后,脸色比他还冷。

  “很冲嘛,以为自己天下无敌,进了宫里就一定能把伏铎杀死,那你在烟州几个月,怎么就没把这事办成了呢?

  你如果一早把这个人渣杀了,我们也懒得现在费劲,说不定真能像你说的那样,只剩找天玄子了。

  现在情况乱成这样,你要冲进宫去,小伙子很热血嘛,但除了送人头,这个行为还有别的意义吗?

  秦隐,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我记得你大战之前,从来都是很冷静。

  现在怎么了,没人管你,昏头了?”

  她声音不大,但每个字都几乎咬着牙说的,眼神也很凶狠。

  然而,此种软绵绵的声音,说话再狠,在秦隐听来,也没多大威力,只不过这话他听着有些耳熟。

  他看着杨涣,半晌才问:“你以前认识我?”

  杨涣冷笑:“不认识还不能听说吗?你别忘了,我可是杨将军的好友,她在皇上面前还经常提起你,在我面前更是无所顾忌。”

  秦隐:“……”

  过了一会儿,秦隐才道:“你说话的语气,跟她真像。”

  杨涣半分也不客气:“近朱者亦,近墨者黑,我与她交好,有些她的气势,也没什么。可秦将军你,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难道都没学会她的沉着冷静?”

  这话杨涣说的甚是脸红。

  她跟秦隐在一处时,一向都是军师比她冷静。

  尤其是在处理一些军中小事时,她听到一点消息就炸,这种时候全靠秦隐从中规劝和协调。

  如今异身而处,再翻起这些话,却是另一番味道。

  不过,还算有用,两人聊过之后,秦隐总算安稳下来。

  但新的问题很快又出现了。

  蓝老头回来了。

  他一回来,立马在院子里嚷起来:“我找好地方了,符纸也在那儿备好了,咱们现在就去,尽快把七星煞血阵的毒压制住,省得再生变故……”

  话还说完,他就看到院子里多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秦隐的。

  他皱眉看着蓝老头,明显被他刚才的话所吸引。

  蓝老头也看着他,大概不知道这小子是哪儿冒出来的。

  东方晞已经出来,客气地向两人介绍,说秦隐是他们的朋友,蓝老头是这里的大夫。

  杨涣在屋内已经心慌气短了。

  如果秦隐知道她是从七星煞血阵里出来的,重生这事还瞒的下去吗?

  要是这次解毒,她能好好活下去,也便罢了,知道就知道,以后还是好兄弟。

  可她不过是增加一点点活的时间而已……

  杨涣郁闷的很,生怕他看出什么眉目,自己又不好出去再解释,两只眼睛就紧紧盯着东方晞。

  只听他说:“我们也查到七星煞血阵来自烟州,所以正在想办法对付。”

  解释的很生硬,而且驴唇不对马嘴。

  秦隐脸上虽有疑问,竟然也没说什么,此事总算掀了过去。

  可随之而来的是,杨涣要不要当下就跟蓝老头去医治。

  按东方晞的想法,当然是马上就去。

  但她自己觉得,现在她半点感觉都没有,并不像快死的样子,还是等宝泽城里稳定下来再说。

  当然这些事情,他们都是瞒着秦隐在商量的。

  杨涣:“他找的地方在哪里?要去多久,如果这段时间,这里再出什么事怎么办?你别忘了,沈霖萧还被你放在树林子里,他们在那儿这么多天,吃什么喝什么,你想把他们饿死吗?”

  东方晞:“那边我自有办法,你只管跟他走,你的事拖不得。”

  杨涣摇头:“我的事是小事,宝泽城里的事才真正拖不得,你那边到底能不能行?不行我们要尽快想别的办法才是。”

  白筠已经死了,沈霖萧先前要来此处找人,在这种状况下,估计应该不会再坚持。实在不行,他们也只能先逃出去,只是怕逃出去都难。

  除了这个药铺子里还算安全,凭着他们几个人,从宝泽城里出去容易,但想从烟州的大山里出去,简直比登山都难。

  商议未果的情况下,莫寒倒是抽空去看了趟沈霖萧他们。

  回来后脸色更难看了,苦着脸说:“那一边山上,草根都要被他们挖出来吃了。”

  华月王子带的人虽死了大半,却还剩小半,小半也有几百人。

  这几百人没有粮食的供应,只靠山中野物过活,自然很难。

  再加上东方晞怕伏铎的人追杀他们,又在山林周围布了阵法。

  这样以来,很多大点的动物就不会往里面闯,更是把他们害很苦。

  莫寒说:“再不想办法,都不用伏特出手,他们就得全饿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