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斗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看清那人的面貌时,杨涣刚才的淡定,一下就散没了,两只眼睛生了根,盯在被他们拖着的人身上。

  一口气悬在心头,堵的她呼吸凝滞。

  东方晞没被烧死。

  这是好事,可看他现在的情况似乎一点也不妙。

  浑身像炭烤过一样,乌漆麻黑,只有脸上留着一块干净的,能分清他是谁。

  一声不吭,半死不活,被两个人拖着,从屋里扔到八卦台的边上,连一点声息都没发出来。

  杨涣向他走了一步。

  天玄子沙哑的声音随之而来:“认识他?”

  杨涣顿住脚,回头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你在外面看了我们那么久,不知道我们认识,你有病吧?”

  她这会儿是真气了。

  暂且不管天玄子把他们抓来是为什么,反正现在以她的力量,想出去比上天还难。

  东方晞如果没事,万事好说。

  但……

  杨涣再次看了一眼这里的大殿,除了天玄子,这里竟然还有别人,这是他们原来没想到的。

  所以,就算现在她表现良好,这鬼东西也不会放他们走,干脆就说话不客气了。

  所幸天玄子并不生气,只不过用目光在她身上来回扫。

  杨涣也看着他,手里的银针已经捏紧了。

  “那东西没用,伤不到我。”天玄子说。

  杨涣对这个传说中的,邪毒并用的大巫师,也是很不解的。

  按着传言走,他应该不是废话很多的人,像东方晞他们两个这样的,直接灭了,会少许多麻烦。

  可他不但把他们抓了进来,还没杀,现在竟然还跟她唠了起来。

  难道他真的是在地下关的太久,没人说话,所以寂寞了?

  现在见杨涣能说能笑还能调侃,所以话也跟着变多了?

  既然这样,那就唠吧。

  杨涣把头一歪,看着他笑道:“那你告诉我什么能伤你,我武功不行,可以试试你说的方法。”

  天玄子:“……”

  若不是她还有用,他倒真想把她的脑袋拧下来,挂到柱子上风干,看她还会不会再说话。

  他开口:“好好说话,不然他会死。”

  他往东方晞那边看了一眼。

  两个把他拖出来的人,一边一个,手里各拿一把长刀,刀尖对着东方晞。

  杨涣:“好,你问,但你敢伤他,我保证,你一个字也听不到,既是我死。”

  天玄子终于把他脸上的黑布拿掉了,一张脸又瘦又白,像纸画出来似的。

  开口说话时,里面露出森森白牙,跟脸上的白是一个色。

  “你是重生的?”他说。

  杨涣点头。

  可能跟他预期的答案一样。

  他的脸色没变,威胁东方晞的人也没动。

  又问:“怎么做到的?”

  杨涣一指东方晞:“问他,这事都是他干的。”

  天玄子的目光往那边一瞟。

  两个刽子手的刀就要往下落。

  “娘的,你敢动手试试。”杨涣大吼,手里的银针放到了自己的死穴上。

  刀尖贴着东方晞的腹部,堪堪停住。

  杨涣松一口气,嘴上却没停。

  现在也只有嘴能用了:“天玄子,你真他娘的有病。

  你这么神通广大,又跟我们这么久,不会不知道他是大宛的国师吧?

  那你会不知道他有这等本事?

  就算不知道他,你还可以出去把外头那个蓝老头抓进来。

  那老头的医术也是举世无双的,而且他也懂得重生之术。

  你把我弄来,问我怎么重生的,我他娘的要是懂这个,还会被你害死?”

  天玄子没说话,眯着连眼睫毛都是白色的眼睛看她。

  直到杨涣说完,他才道:“看来他对你真的很重要,你什么都肯说。”

  杨涣提了一下嘴角,差点又破口大骂了。

  天玄子问:“大宛国西北守城的兵力有多少,三军主帅是谁,如今部属如何?”

  杨涣神色未动,心里却冷笑一声。

  老东西,还来诈她,所幸她这几个月在相府里,光是跟人斗阴谋了,不然倒要被他忽悠了去。

  他的重点根本不是重生之术。

  更不是现在所问的守城的兵力。

  而是大宛的皇城建安。

  但杨涣有一点不明白,他既然都跟守城的兵将勾结,可以置她于死地,关于建安城的事,难道不可以从别人那里得到吗?

  这么一想,又觉得天玄子连这个也是诈的,一时间倒不知他到底何为?

  脑子里飞快转着念头,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反而问他一句:“你知道我是谁?”

  天玄子没说话,眼神像一条快死的鱼,大概脸上的白太多了,那一点点黑眼珠显的弱小可怜,随时要翻过去,把眼睛也跟脸弄成同色的。

  “既然知道我是谁,应当也知道我离开守城快一年了,那里如今什么样子,我怎么会知道?”

  天玄子:“你身为曾经有三军主将,对兵力部属应该清楚。”

  杨涣不动声色又往东方晞那边移了一点:“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可自从我被奸人所害,便没这自信了。

  再说了,军中之事,瞬息万变,守城又常与幽龙族征战。

  这一年来,兵力损了多少,补了多少,那边的主将又会如何调整,哪是一个外人知道的?”

  都是事实,杨涣没有半分假话。

  看天玄子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这会儿是怎么想的,反正眼睛一翻一翻,随时要翻过去似的,倒没有蒙着那块黑布好看。

  她又悄悄往东方晞那边挪一步。

  也不知道这家伙怎样了,是晕过去了,还是被喂了药,怎么这么久了都没一点生息?

  天玄子也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又问:“建安城呢?你也不知道吗?”

  杨涣:“看你问什么事,你要问相府的事,我当然知道,哦对了,你们烟云国之前的大将军木千承之女,曾经是丞相傅柏游的夫人,你是想问这个吗?”

  天玄子:“……”

  他又想上去拧她脑袋了。

  缓了一下,看着她又往前走了一步,才道:“白晨你知道多少?”

  杨涣看着他笑。

  笑到到天玄子差点又恼了,眼一直往上翻,那一点黑眼珠许久都没回来。

  杨涣还以为走丢了,他的主人也要跟着蹬腿了,才听到他阴哑森寒地道:“你最好老实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