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301章 老奴多有冒犯

我的书架

第301章 老奴多有冒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权至上。

  当皇帝大怒时,谁上去讲理,谁就是自寻死路。

  杨涣知道以她目前的处境,根本不能为傅千歌做些什么,但关于烟州的事,她也不能让她背锅。

  无论如何,她得先把傅千歌撇出来。

  可就在她跟思棱往宫门口走时,宫门却先一步打开。

  为首的就是高公公,后面跟着一众宫人,根本不容杨涣说话,扣下她就往禁宫而去。

  杨涣能跟白筠打,此时却不能打高公公。

  因为白筠只能代表她的儿女情长,可高公公却是带着白晨的口谕。

  她敢动高公公,本来没有的事,也会因为她动手,把傅千歌害死,为了姐姐,也冲动不得。

  况且打了高公公,后面还有大内侍卫,除非她此刻也造反,不然只会死的更惨。

  禁宫是所有在宫里犯了错的人,要被关的地方。

  这里不比外面的大理寺或刑部,这里没有讲理的地方,犯了错,到了此处,基本就等于死了。

  内宫之中的人,哪个不知道点隐晦的秘密,所以很多人,根本就不用审,一关进来,直接弄死灭口,就是最好的结果。

  高公公把人送到门口,由禁宫的人出来接了,便转身离去。

  他一转身,那几个扭着她的宫人,立马就在手上加了力道:“贱婢,把身子弯下去,抬那么高做什么,还以为是在外面做贵人小姐的时候。”

  说着话,一人抬脚就往她的膝盖窝里踢了一脚。

  杨涣抬腿躲过,猛然转身,眼神如狼地盯着那人。

  那人心里一滞,莫名就把又抬起的脚放了下去,可声音却并没小,还在骂骂咧咧,吆喝着把人往里带。

  “把她送去五号刑房,交给肖嬷嬷,那老婆子最会治人不服。”领头的人说。

  禁宫里面多的是暗无天日的囚牢,还有种类各异的刑房。

  每一个里面,都有一些令人闻风丧胆的刑具,不会立刻要人命,但绝对会让人生不如死。

  这些在后宫中,过的不如意,又无处宣泄的宫女太监,在此处恣意发挥自己的残忍,折磨那些落于末势的人,就是他们的最大的乐趣。

  杨涣被拖进一间,门口用圆形木牌写着“五”字的房间里。

  进门就看到一个一人多高,木制的十字架,上面的血迹一层掩着一层,已经看不出木头原有的颜色。

  架子前方,放着一个大的火炉子,炉里的炭火烧的很旺,烤红了人们的脸,更烧红了上面放着的一个个形状不一的烙铁。

  架子周围,放着其它的刑具,各式各样,墙上还挂着长短不一的皮鞭,还有一些根本叫不上名的东西。

  但无一例外,所有东西上,都带着血迹,也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上面。

  宫人推着杨涣进去,手脚熟练地把她绑到上面。

  然后假笑着说:“肖婆婆,外面新送来的,今晚就辛苦你了。”

  一个干瘦的婆子,一脸阴郁地站在炉子旁,并未应声,只是挑挑捡捡在烙铁上扒拉,好像一位准备出门的小姐,正在精心挑一件衬心满意的衣掌。

  送她来的人,见此情景,陆续退了出去,且贴心地为她们关上了门。

  干瘦婆子终于挑好了烙铁,跟她一样也是干瘦的,但顶头很尖,被火烧的红彤彤的,如果朝着某处扎下去,怕是能把人的皮肉一下扎透,烧出一个黑色的洞来。

  她拿着烙铁往杨涣面前走。

  杨涣就看着她往自己的跟前走,眼里寒意浓浓,找不到半点惧怕。

  肖嬷嬷抬头,冷漠地盯了杨涣半晌,然后靠近她,声音低沉喑哑:“硬茬?很好。”

  杨涣看她的样子,突然想笑:“怎么,激起了你的残暴想法?”

  肖嬷嬷不吭声,拿着烙铁,突然戳向杨涣的身侧。

  “滋”地一声响,一股衣服烤焦味,混着皮焦肉烂味刺了人一鼻子。

  杨涣一脸惊愕,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看着面前一脸凶狠的肖嬷嬷。

  外面趴着门缝偷看婆子们,相互看了一眼,露出了早在预料中的,了然的笑意。

  早就知道,多硬的骨头,到了肖嬷嬷手里,也是烂泥。

  瞧那小丫头,连声儿都发不出来了,眼珠都快瞪了出来。

  他们敢保证,下一刻,肖嬷嬷能把烙铁盖到她的脸上,看她还仰着头在外面招摇。

  不过这种深夜烫肉的画面,他们没打算看下去,所以悄声的,从门口退开,回了自己的睡房。

  肖嬷嬷冷眼瞥了下门口,确定那些人真的走了,没有人再滞留在门口,才又转头去看杨涣。

  杨涣长了见识一般,也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冷脸:“肖嬷嬷,你刚才这是……”

  肖嬷嬷眼神有些奇怪,紧紧盯着杨涣的脸问:“姑娘可傅丞相家的三小姐傅清歌?”

  杨涣的眉尖挑了一下。

  情况不太对呀,肖嬷嬷的眼神语气,都不像对待犯人,再加上刚才那一下假烫,实在叫杨涣想不明白。

  肖嬷嬷似乎早就知道外面有人,刻意先立了个下马威。

  却不是给杨涣看的,而是给外面的人,实则刚才她的烙铁,只烫了杨涣的衣服,然后又戳到她身后木棍上。

  也不知道那棍子上都弄了什么,闻着竟然会有肉烧焦的味。

  肖嬷嬷用这一招,就是把门外的人支手,而有机会跟她说话。

  杨涣想:莫不是傅千歌在这里也有人?

  又觉得不太可能,如果真是傅千歌的人,应该不会问她这样的话,早就知道她是谁了。

  除了傅千歌,那就是东方晞。

  他在宫中数年,倒有可能在各处安有自己的人,而且他与杨涣订了亲以后,就搬出宫去,如果真有人在此处,倒有可能真不认识她。

  这么一想,倒也坦然认了:“是,我就是傅清歌……”

  “咚”肖嬷嬷手里还拿着烙铁,人却已经跪了下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杨涣都懵了,低头看着她,舌头打结没找到合适的话说。

  就算是国师的人,也不用这样吧?莫寒平时见她可是皮的很。

  她还在愣怔,肖嬷嬷却是趴在地上开口:“老奴叩见小主子。”

  杨涣:“……”

  一声“小主子”,拔开了杨涣一脑袋迷雾。

  花如烟的人。

  没想到她竟然能把人安排到此处,而且还做成了头目。

  肖嬷嬷俯地杨涣的脚边,态度虔诚:“小主子,老奴刚才多有冒犯,还请您能原谅。”

  这会儿杨涣倒不好像从前,拒绝花如烟那样,理直气壮地拒绝她了。

  就算她不会真的翻脸,在自己身上烙几下,但花如烟数次示好,又跟傅千歌有联系,这事她还是先接着吧。

  “起来吧。”杨涣说。

  肖嬷嬷从地上起来,把手里的烙铁放回炉子里,之前脸上的冷漠早已退尽,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激动,以及有些红的眼圈。

  她轻声道:“小主子,老奴现在还不能放您出去,但您放心,只要在这里,谁也不能伤您半分。”

  她把杨涣身上的绳子松了,扶着她往一面墙边走。

  刑房的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小小的隔间,地方很小,但是里面却收拾的很不错。

  放着一张软榻,软榻旁边是一个小木几,脚边则放着炉子。

  肖嬷嬷说:“老奴听说小主子中了毒……”

  她的声音有些哽,顿了一下才又接下去:“这里暖和,您先坐着,老奴去给您泡杯茶水来。”

  一刻钟左右,肖嬷嬷就回来了,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茶水,点心,还有一盘果子。”

  看来关于她的喜好,在这群人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连宫中一个老嬷嬷都会知道,可见花如烟对她的态度有多友好。

  杨涣看着她把东西摆好,恭敬地垂手站在一边,仿佛她真是一个王者,而肖嬷嬷就是王面前最忠实的奴仆。

  杨涣在软榻上坐下来,才问:“是谁让你们今晚对我用刑的?”

  肖嬷嬷半点不隐瞒:“是玉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