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304章 看她是不是死了

我的书架

第304章 看她是不是死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说的很细致,每件事都说到了,时间点也都对得上。

  唯一没说的,他真正找到这里的原因,是感受到了杨涣受伤。

  不然,他也不会第一眼看到她,就去查看她的伤口。

  杨涣没有点明问,把该说的话说完,就把头往他身上靠了靠,喃喃道:“坐着也是累,我眯一会儿眼。”

  东方晞伸手拉了软榻上的薄被,轻轻搭在她身上。

  也没把人放回榻上,而是趁着软榻,让她靠躺在自己的腿上。

  杨涣很快就睡着了,睡的特别香,连中间东方晞喝茶添火,她都不知道。

  第二天,禁宫里十分安静。

  皇上没让人来把她带出去,也没听到外面有什么消息。

  肖嬷嬷偷摸摸往隔间送早点时,看了杨涣好几眼。

  因为有东方晞在,她还是什么也没说,又默默出去了。

  杨涣就着炉子上温热的水洗漱,随便吃了些东西,才对东方晞说:“你不出去看看?”

  “要去,你跟我一起走。”他道。

  杨涣摇头:“我还是先不出去了,私自把人从禁宫带走,会犯皇上大忌。”

  东方晞:“这忌是我犯,与你无关。”

  杨涣抬手就在他额头上捣了一下:“你是三岁小娃吗?你因为我犯了他的忌,他还不把我们两个都恼上?

  听话,赶紧出去看看,我也不知德贵妃怎么了,在中定宫跪一夜,可不是好玩的。

  你见了她,一定要告诉她我没事,让她放心。”

  东方晞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眼睛还看着杨涣的脸。

  去年这个时候,杨涣想拉住他前襟的衣服,都要踮起脚尖。

  如今也不过一年过去,她再踮起脚尖,手已经能够到自己的额头。

  他的小女孩儿长大了。

  傅清歌的这个身体,终将会配上她过去的灵魂,震惊世人吧?

  杨涣转头,见他还不走,干脆两手在他后背推:“愣什么呀,快去吧,我真的担心德贵妃,快帮我去看看。”

  被她推出门的人,转身安慰她:“好,你在这里等我,很快就会出去,别着急。”

  “不着急,快走。”

  把他送走,肖嬷嬷才进来。

  “小主子,您跟国师……”

  “有婚约,如果时间允许,将来可能也会嫁给他。这个花如烟没跟你们说吗?”

  肖嬷嬷忙把头低下去:“老奴不是有意打听小主子的私事,只是……只是国师他,他是站在大宛皇帝那边的。”

  杨涣笑道:“他要是真站在皇上那边,昨晚就不会来看我了,所以嬷嬷你不用担心。”

  主仆二人说几句话的功夫,就听到外头有人说话的声。

  肖嬷嬷忙低声说:“小主子,您先在这儿歇着,我出去看看。”

  杨涣“嗯”了一声,身子却已经贴到了窗边。

  在这儿,刚好能听到外面人说话的声音。

  是外头来的一个太监,向禁宫人打听她,听那语气和意思,大概是问她昨晚死了没有。

  肖嬷嬷赶着上前,黑瘦的脸上看不出喜悲,把身子躬下去道:“用了刑,但老奴听说,她是国师大人的未婚妻,真的要……”

  太监瞬间生气:“你一个禁宫的奴才,管的事还不少,玉妃娘娘叫你做什么,你照着做便是了,那人是谁,是你等贱奴该打听的吗?”

  肖嬷嬷低头不说话。

  太监往里走:“人呢,带我去看看。”

  他当然不止看看那么简单,大概是想,如果杨涣还没死的话,他就补上一刀。

  肖嬷嬷倒是没慌,随着他往里边走边道:“安公公,你有什么事,吩咐奴婢们去办就好,禁宫里血腥气太浓,怕是会冲撞了您。”

  安知喜“哼”了一声:“交待的好好的,你们这帮废话,办事如此不利,我现在必须亲眼看到那丫头死,才能放心。前面带路……”

  肖嬷嬷低头躬身,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在想着对策。

  反正现在小主子也没在刑房里,他进去不会找得到,到时干脆说她跑了,自己把罪扛下来就行。

  这安公公是玉妃的狗腿,一大早的来此,就想要她家小主子的命,定然是料到,今日事情有变,所以才想先下手。

  所以,只要自己拖的时间够长,事情很快就会有转机。

  这么想着,脚步都不由自主慢了下来。

  杨涣所在的刑房,背面临着禁宫的院子,走正门进去也不太远。

  就算肖嬷嬷再拖延时间,其实也拖不了多久。

  当他们站在刑房门外时,安知喜等不及似的,一脚就把刑房的门给踹开了。

  但他的人却没进去,而是目瞪口呆地立在门口,像被人定住一般。

  肖嬷嬷往里瞅了一眼。

  刑房的正中,站着一个人,雪衣白衫,墨发冠玉,一脸冷漠,负手而立。

  赫然正是早上从这儿走的国师大人。

  只不过这点时间,他已经换了衣服,梳洗整齐,且回到刑房。

  他面向安知喜,却像是根本没看到这个人似的,目光冷淡疏离,语气冰凉不耐:“傅三小姐在何处?”

  肖嬷嬷连忙躬身下去,却不是告知杨涣的下落,而是说:“国师大人,安公公也是来找她的,你们……”

  东方晞的目光终于分到了安知喜的身上。

  在接触到他目光的一瞬间,安知喜只觉周身一凉,人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眼皮也跟着垂下去,连看国师的勇气都没有。

  “国……国师大人,奴才只是听主子的令,来看看三小姐,怕她在禁宫里受委屈。”

  东方晞:“是吗?确定不是来看她是不是死了?”

  安知喜赶紧把笑堆上脸:“哪儿能呢?三小姐可是我家主子的亲妹妹,我家主子确实是担心她。”

  “最好如此。”

  安知喜忙着又请了安,往外退去。

  出了禁宫的门,还是一阵懊恼。

  他家主子早知国师会来,却不想他会来的这么早,自己这是晚了一步,没能看到傅清歌的死活,回去要怎么跟主子回话。

  另一边,肖嬷嬷拿了一床毯子,上面染上血迹,裹到杨涣的身上。

  又在她的脸和手臂上,也涂抹上血道子,再把头发打乱。

  一眼望去,这个在禁宫里过了一夜的傅家三小姐,已经被打的惨不忍睹,奄奄一息。

  而东方晞铁青着一张脸,把她抱起来,往外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