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310章 你是故意的

我的书架

第310章 你是故意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涣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满眼疑问:“国师,刚又怎么了,这脸怎么说红就红,连一点准备都没。”

  东方晞把果子放进果盘,端起就走:“不能吃太多。”

  杨涣:“……”

  什么毛病,脸红也就算了,还翻脸?

  正想起来跟他理论,他已经又回到了床边:“我也累了,在你这里歪一会儿。”

  杨涣:“……”

  她才一愣神的功夫,那家伙的已经脸皮极厚的爬到了她的床上,侧身朝里躺了下去。

  且轻声嘟囔一句:“真是累了。”

  杨涣:“……”

  大家忙了两天,都是为她,这会儿把人叫起来揍一顿,似乎真的不太好。

  她松了拳头,默默走回床边,在外侧躺下。

  白天装晕睡的多,并无睡意,便来来回回想傅千歌的那些话。

  说给她听的,说给白晨听的。

  这智谋这城府,若傅千歌有皇子,想要夺位,根本就没别人什么事。

  可她却没有皇子。

  是老天故意这样对她,还是她自己这么做的呢?

  杨涣想过她得宠的原因,却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宠,不过是白晨竖起来的一个活靶子,也难怪他会护着。

  他们算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

  相对于后宫的争斗,杨涣顿时觉得还是沙场上更简单一点。

  可惜,她不知何时还能回去,也不知再为谁而战了?

  无意识的翻了个身,看到东方晞不知何时,也翻了过来,与她一样平躺着。

  只不过他是闭着眼眸,呼吸均匀,显然是睡着了。

  杨涣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莫名的困意就上来了,两眼一闭,也迷糊过去。

  等她睡着,东方晞才把眼睛睁开。

  他的睡眠一向少,一天眯一两个时辰都是常有的事。

  在这里陪着杨涣,不过只是想让她睡个好觉而已。

  此时她睡着了,东方晞起身看了眼杂乱的桌子,还有先前他们丢在地上的果皮,便想起身收拾一下。

  他才一动,杨涣的一条胳膊“啪”就横了过来,直接压到了他的胸口。

  他刚想抬起她的胳膊,她的腿也抬了起来,卷着被子一起,整个人把东方晞抱了个满怀。

  然后像抱着一个超大的,有自带温度的抱枕一样,“呼呼”睡的极香甜。

  次日一早,两人几乎同时醒来。

  杨涣精神饱满,东方晞……

  也还可以,就是手也麻,腿也麻,脖子处还像被人掐了一个晚上似的。

  这也就算了,杨大将军一睁眼,看到他在床上,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真迷糊了,爆出一句“流氓,你怎么会在这儿”。

  然后一脚就踢了出去。

  东方晞的里边是墙,她现在的力气也跟过去不同,“哐”的一声就把他整个踹到了墙上,差点内出血。

  东方晞的整张脸都黑了,眼睛瞪着杨涣:“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杨涣眨巴了下眼睛,一脸懵懂:“故意的,什么故意的?难道是我故意让你睡这里的?国师大人,你可不能冤枉好人,我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小丫头,我今年才十四岁,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东方晞:“……能不演了吗?”

  杨涣:“能,我饿了,你出去让绿珠进来吧。”

  东方晞把自己从墙上扒下来,下了床榻,整整衣冠,这才出去。

  他一出门,绿珠跟着就进来了。

  洗脸漱口换衣,然后送来了早膳。

  那边傅千歌也起来了,收拾妥当过来看杨涣。

  见她欢天喜地在吃饭,嘴角不自觉就也带上了笑意:“昨天看你的样子是真的担心。”

  杨涣起身,拉了圆凳给她:“我又没事,姐姐知道的。”

  “知道也担心啊,高公公带的人,没轻没重,万一扭到你那里,也够你疼一阵子的。”

  杨涣笑笑:“我没事,姐姐陪我用早饭吧。”

  两姐妹轻声聊天,慢慢用饭。

  等饭毕了,傅千歌才说:“虽然广明殿里没有外人来,可宫中到底是是非之地,既然已经对外说了你醒了,还是早些出宫去养的好。”

  说完又道:“昨日父亲也入了宫,我听说是向皇上请罪的。”

  杨涣“呵”了一声:“请罪,他给我认了什么罪?”

  傅千歌按住她的手道:“你别生气,他这个官当的不易,自然处处小心。左右你现在还未嫁出去,如果傅家真的出事,对你也不好,所以再忍忍吧。”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你若真是不想看到他,此次回去暂住到国师府里也行,反正外面人都知道你是病着的,虽然国师照料。”

  杨涣眨着眼睛看她:“姐姐,这不合礼制吧,我还未成婚呢,怎能住到他家里去。”

  傅千歌的面颊上显出一片红晕:“姐姐知道,可相府我着实也不放心。”

  “既然这样,我就答应你了,让姐姐放心。”

  傅千歌:“……”

  她怎么觉得这小丫头很乐意去似的。

  出了一趟门回来,过去对国师的排斥一点也没有了,每次提到他,还能带着笑脸。

  看来真是女大不中留了。

  要是她能早一点与国师成亲,那傅千歌在宫里也会少了许多顾忌。

  绿珠进来收拾东西,顺便跟杨涣回:“小姐,瑶嫔娘娘听说您病了,昨日就要过来看您,被国师挡了回去,今日又来了,您可要见她?”

  杨涣不自觉往傅千歌处看一眼。

  她道:“先不见吧,你假受伤的消息,外面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西瑶应该没事吧?!”杨涣还是想见她的,毕竟那小丫头对自己很好,也算是她用傅清歌这具身体,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然而傅千歌却摇头:“她虽无事,可身边的人却不好说,你听姐姐的,先回去养病,等下次好好的进来,再去见她。”

  杨涣点头。

  绿珠自是出去回话。

  这天上午,一顶软轿进了广明殿,抬了被衣物遮的连脸都看不到的杨涣出去。

  到了宫门口,自有国师府的马车接住,一路往回走。

  相府里已经得到消息,他家入宫的三小姐,受了重伤,今日要回来了。

  傅柏游虽不乐意,但还是叫家丁仆从在门口迎接。

  可等到午后也没见人回来。

  到外头一打听,杨涣竟是去了国师府。

  傅柏游当下火起,带着人就去找东方晞算帐。
sitemap